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7682閱讀
  • 13回復

[佛學/佛教知識][佛學]佛教的女性觀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巫鴉子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1-05-31
關鍵詞︰ 佛教
以下是部分節錄,至於早期僧團為何作如是想,
日後會補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佛教起源於印度,因此佛教的女性觀,必受到印度當時觀念的影響。佛經中經常強調女身的不淨與污穢,以斷絕比丘修行的妄念。如《淨心戒觀法•誡觀女人十惡如實厭離解脫法》中即敘述女身之惡:「十者女身臭惡不淨常流。春夏熱時,虫血雜下」,《佛說玉耶女經》中提到女性有「三鄣十惡」:

佛告玉耶,女人之法,有三鄣十惡…一者小時父母所鄣,二者出嫁夫主所鄣,三者老時兒子所鄣,是為三鄣。何等十惡,一者生時父母不憙,二者養育無味,三者常憂嫁娶失禮,四者處處畏人,五者與父母別離,六者倚他門戶,七者懷妊甚難,八者產生時難,九者常畏夫主,十者琱ㄠo自在,是為十惡。(CBETA, T02, no. 142a, p. 864, a3-10)

《四分律疏》中亦有「若不聽女人出家,佛之正法,住世千年。今聽出家,減五百歲。」等排斥女性出家的論調,並以「三事隔」、「五事礙」為理由,甚至否定她們修行成就的可能性。《佛說超日名三昧經》曰:

不可女身得成佛道也。所以者何?女有三事隔、五事礙。何謂三?少制父母,出嫁制夫,不得自由。長大難子。是謂三。何謂五礙?一曰女人不得作帝釋,所以者何?勇猛少欲,乃得為男;雜惡多態故,為女人不得作天帝釋。二曰不得作梵天,所以者何?奉清淨行,無有垢穢,修四等心,若遵四禪,乃昇梵天。婬恣無節故,為女人不得作梵天。三曰不得作魔天,所以者何?十善具足,尊敬三寶,孝事二親,謙順長老,乃得魔天。輕慢不順,毀疾正教故,為女人不得作魔天。四曰不得作轉輪聖王,所以者何?行菩薩道,慈愍群萌,奉養三尊先聖師父,乃得轉輪王,主四天下。教化人民,普行十善,遵崇道德,為法王教。匿態有八十四,無有清淨行故,為女人不得作聖帝。五曰女人不得作佛,所以者何?行菩薩心,愍念一切,大慈大悲,被大乘鎧。消五陰、化六衰、廣六度。了深慧行,空無相願,越三脫門。解無我人,無壽無命。曉了本無,不起法忍。分別一切,如幻如化,如夢如影,芭蕉聚沫。野馬電[火*僉],水中之月。五處本無,無三趣想。乃得成佛。而著色欲淖情,匿態身口意異故,為女人不得作佛。得此五事者,皆有本末。

「五事礙」中對女性的描述,「雜惡多態」、「婬恣無節」、「色欲淖情」等,顯然是受到印度社會視女性為情慾與性愛表徵的影響。根據岩本裕的論述,古印度時代的婦女地位,到了「梨俱吠陀」時代以後便逐漸下滑,認為女性在本質上是邪惡的。他引用《瑪奴法典》中,「女人原本即惡性」、「不能誦讀吠陀經典」等文字,證明當時印度社會對女性的苛刻。 女性價值只在於她對丈夫及家庭的責任。《玉耶經》 中提到,女性必須先懂得「作婦之法」、「奉事姑嫜夫主」,盡到作媳婦與妻子的義務。即使是以「四性平等」為宗旨的佛教,也免不了這方面的偏頗。

以僧團戒律為例,雖說因先天條件差異,戒律本應男女有別,但普遍而言,比丘尼戒在數量與罪則上,較比丘戒嚴格。如比丘以香塗摩身者,犯突吉羅罪 ,比丘尼則犯波逸提罪 。又比丘知他比丘有粗惡罪如四棄十三殘,而為他覆藏不舉其罪者,犯波逸提罪;比丘尼知他比丘尼犯波羅夷罪 ,不自表白,不向僧團舉最,犯波羅夷罪。 其中最特殊者,則是針對女性出家所制定的「八敬戒」:

佛告阿難:「今為女人制八盡形壽不可過法,若能行者,即是受戒。何等八?雖百歲比丘尼,見新受戒比丘,應起迎逆禮拜,與敷淨座請令坐。如此法,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阿難。比丘尼不應罵詈比丘呵責,不應誹謗言破戒破見破威儀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阿難。比丘尼不應為比丘作舉作憶念作自言,不應遮他覓罪遮說戒遮自恣。比丘尼不應呵比丘,比丘應呵比丘尼。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式叉摩那學戒已,從比丘僧乞受大戒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比丘尼犯僧殘罪,應在二部僧中半月行摩那埵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比丘尼半月從僧乞教授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比丘尼不應在無比丘處夏安居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比丘尼僧安居竟,應比丘僧中求三事,自恣見聞疑,此法應尊重恭敬讚歎,盡形壽不得過。如是阿難,我今說此八不可過法。若女人能行者,即是受戒。譬如有人於大水上安橋樑而渡。如是阿難,我今為女人說此八不可過法,若能行者,即是受戒。」

八敬戒又名「八敬法」、「八尊師法」、「八不可越法」、「八不可過法」,是佛陀針對大愛道等出家婦女所制定。由八敬戒可以看出,基本上比丘尼僧團是附屬於比丘之下的,無論受戒或修行,都必須得到比丘的許可或印證。從戒律制定的細節看,顯得佛陀不重視女性。雖黃俊威認為這種現象,在過去傳統的印度社會當中,印度的女孩子根本就沒有接受教育機會的大前題底下,或許可以獲得充份的歷史性理解 。但也間接表示不管女性修行有何種成績,地位都無法超越男性。因此在這些以女性為主的經文中,她們的修行與成就經常被質疑,但提出的一方,往往也沒有足以為理據的說法,多以一句「何不棄女身」、「何不轉女身」帶過。《佛說四輩經》中提到婦女「當自賤女人身,願為男子轉身受福」,也未細述原因。顯然在以比丘為代表的思想模式中,光是「女身」就足以構成不成佛的理由。

對於「轉女成男」,最主要的原因即是「女身不淨」,以佛教當時的環境,「轉男身成佛」是關於女性成佛的正統思想。「轉男身」之說法,或許可以視為避免當代的社會的非難和反彈,所作出的權宜之說,而「一切諸法無男女之別」,則是真正大乘佛教的思想歸結 。可見大乘佛教強調的「眾生平等」觀念,成為許多佛經中為女性發聲的基礎。
1條評分貢獻值+30
hiko 貢獻值 +30 - 2011-06-01
Menschen nicht durch Grenzen getrennt, sondern nur durch eine andere Art des Sehens.
把我們和大部分人區隔開來的不是一道界線,而是另一種觀點。
(Hermann Hesse《Demian》)
離線雲山雪影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唔,是的
我記得我們曾做過一個比丘尼的校注
其中四分律和五分律就提到過女性受戒,早期乃是從屬於比丘方能受戒
南北朝劉宋以前,尼眾受戒僅從一眾邊受,即尼未在尼中受戒,而直接從僧中受戒,如大愛道當時的狀況,《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》卷中:“曹魏以來即從一眾邊受。此準五分十一眾受,十僧之外須一尼為和尚,方可行之。”中國的二眾受戒,即尼必須先在尼中受戒,再到大僧中受戒,直到劉宋時期方才開始。
我記得當時查到的情況是這樣,也不知道有錯沒,請指正哈
那時有點納悶,為何需要如此受戒
只是沒想到早期的佛教女性觀是這樣
但是有一疑問
如你所說,真正大乘佛教的觀念是男女平等
那麼這個平等是在後期才逐漸形成的?
還是早期起源本身就有?而那些不平等的觀念只是偏見曲解?
離線巫鴉子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回 1樓(雲山雪影) 的帖子
二部受戒最早的用意,應是藉由比丘僧團來指導比丘尼僧團。
因為尼眾出家時,比丘僧團已經發展出制度和規模了,
反之比丘尼是從零開始,之前印度外道也不允許女性修道。

我覺得「男女平等」是隱含在眾生平等之中的,直到後來才慢慢顯著。
佛陀願意接納女性出家,其實已經是很劃時代的作風 了。
因為那時印度女性的地位非常低,而比丘尼僧團卻有來自各階層的婦女。
不過大環境限制,女性成就不太受注目,《長老尼偈》算是紀錄早期女性修行比較完整的經書。

早期佛教經典之所以苛責女性,記得與結集有關係。
初次結集的五百比丘中,很多是屬於大迦葉的領導之下,而大迦葉是頭陀行門出身,斷念斷欲,
在他們眼中婦女對男人是很大的誘惑,導致僧團對女性觀點非常嚴苛。
我想這部份到後期真的是曲解,因為世尊說法是針對問法的人而有不同回應的。
有些經典的重新編排,就只保留斥責女性的部份,把男性的部分和女性同樣能成就的論述刪除了。

中國比丘尼戒律,是劉宋才正式成立沒錯。大致情形在下邊。^^
Menschen nicht durch Grenzen getrennt, sondern nur durch eine andere Art des Sehens.
把我們和大部分人區隔開來的不是一道界線,而是另一種觀點。
(Hermann Hesse《Demian》)
離線巫鴉子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1-05-31
校網抽風了啦∼麻煩版主幫刪了。><



【中國比丘尼的出現】

比丘尼為bhiksuni之音譯,指的是「女比丘」或「女乞士」的意思 ,出現較比丘晚了許多。《大愛道比丘尼經》記載大愛道裘曇彌在佛遊於迦維羅衛釋氏精盧時,像是尊請求出家,「我聞女人精進,可得沙門四道。願得受佛法律。我以居家,有信有樂,欲出家為道。 」,後經阿難請求,才使世尊授大愛道十戒,為沙彌尼,故釋寶唱於《比丘尼傳》序中言:「比丘尼之興,發源於愛道。」

佛教傳入中國後,根據《大宋僧史略》記載,漢明帝時有婦女阿潘等出家。但由於漢末由於戒法不全,阿潘等人的「出俗」只限於剃髮及三皈五戒而已,不尚不能稱為佛教所認定的、正式的比丘尼 。雖然竺法護譯經錄中有《比丘尼戒》,但早在東晉就已亡佚。由於缺乏完整的經律、戒本,正式的比丘尼在中國出現,也歷經了一番波折。

中國比丘尼出現的時間,因涉及是否受具足戒等問題,各家說法不一,不過大都以《比丘尼傳》中所記之淨撿尼為主。淨撿為傳中所記第一位比丘尼,聽聞佛法有所感悟而發心出家,傳記言淨撿「聞法信樂,莫由諮稟。後遇沙門法始……始為說法,撿因大悟,……撿即剃落,從和上受十戒。同其志者二十四人,於宮城西門共立竹林寺 」。但因當時中土只有比丘,淨撿的出家自有一番波折,直到升平元年(西元357年)有外國沙門曇摩羯多為立戒壇,才有授具足戒的機會:

晉咸康中,沙門僧建於月支國得《僧祇尼羯磨》及《戒本》。升平元年二月八日,洛陽請外國沙門曇摩羯多,為立戒壇。晉沙門釋道場,以《戒因緣經》為難,云其法不成。因浮舟于泗,撿等四人同壇止,從大僧以受具戒。

由於八敬法中第四條明定:「兩年學法完畢後,於(比丘、比丘尼)兩眾受戒 」,因此淨撿的比丘尼身分向來有所爭議。受戒問題延續到劉宋,一直到僧果尼時,有比丘尼自師子國來,問起中土比丘尼受戒之事,始從兩邊得戒:

王孺童:《比丘尼傳校註》:「及元嘉六年,有外國舶主難提,從師子國載比丘尼來至宋都,住景福寺。後少時,問果曰:『此國先來,已曾有外國尼未?』答曰:『未有。』又問:『先諸尼受戒,那得二僧?』答:『但從大僧受得本事者,乃是發起受戒人心,令生殷重,是方便耳。故如大愛道八敬得戒,五百釋女以愛道為和上,此其高例。』果雖答,然心有疑,具諮三藏,三藏同其解也。又諮曰:『重受得不?』答曰:『戒定慧品,從微至著,更受益佳。』到十年,舶主難提復將師子國鐵薩羅等十一尼至。先達諸尼已通宋語,請僧伽跋摩於南林寺壇界,次第重受三百餘人。」

從此符合制度戒律的比丘尼,在中國正式成立。但即使戒律有所缺陷,淨撿依然是開啟中國比丘尼制度的重要人物,因此《比丘尼傳》云「晉土有比丘尼,亦撿為始也」。

魏晉以來,佛教文化開始進入家庭,女性出家戒律逐漸完備,這些因緣促成了中國比丘尼的出現。另外,過去一生主幹為從父從夫從子的女性,能夠走進寺院出家,代表當時關於女性的禮教有鬆動的現象。兩種機緣使得當代比丘尼人數增加,使《比丘尼傳》得到了立傳的基礎。
1條評分貢獻值+20
hiko 貢獻值 +20 - 2011-06-01
Menschen nicht durch Grenzen getrennt, sondern nur durch eine andere Art des Sehens.
把我們和大部分人區隔開來的不是一道界線,而是另一種觀點。
(Hermann Hesse《Demian》)
離線雲山雪影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回 2樓(巫鴉子) 的帖子

看來我空閒時,也得追溯一下一些早期的佛教經典
我依然想明白
到底是佛陀早期就因為某些因素而排斥女性出家
還是因為某些教派自身所帶的歧視
或者說,是因為這些經典排列只保留了一部份,以至於後來人解讀致此?
如果是最後一點的話
那麼這個經文追溯不知道要追多遠了、
只怕要回覆到最原始的版本去吧
離線巫鴉子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回 4樓(雲山雪影) 的帖子
佛經要追最早,一般是依據《阿含》系列,
不過編成這幾部經的是本身對女性有歧視的教派,
所以連帶使得世尊的思想有輕視女性的現象。

因為佛在世時只有口述,不是本人親自撰寫,
可以想見弟子在紀錄時一定會有說與聽之間的落差和偏頗。
所以我覺得早期佛教對女性的輕視,
很大一部分是肇因於紀錄的人屬於厭惡女性的派別。

用個不太恰當的對比,就像《論語》相傳是由子思門人集成,
所以弟子中子思的話記最多一樣。XDDD
Menschen nicht durch Grenzen getrennt, sondern nur durch eine andere Art des Sehens.
把我們和大部分人區隔開來的不是一道界線,而是另一種觀點。
(Hermann Hesse《Demian》)
離線雲山雪影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回 5樓(巫鴉子) 的帖子

如此說來
沒能親耳傾聽世尊說法
不由得一絲遺憾
我非常想明白佛陀最初對問題是如何理解的
現在也只能從記載當中去領悟了
離線巫鴉子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1-05-31
回 6樓(雲山雪影) 的帖子
確實啊,雖然後來的經典對女性沒有部派嚴苛,
現在的南傳佛教地區還是維持男尊女卑的戒法。

現在一般講佛教女性觀的書,通常是走大乘眾生平等說的,
可能也和臺灣的宗教環境有關係。
Menschen nicht durch Grenzen getrennt, sondern nur durch eine andere Art des Sehens.
把我們和大部分人區隔開來的不是一道界線,而是另一種觀點。
(Hermann Hesse《Demian》)
離線雲山雪影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2-03-14
親愛的鵶子,在鳳凰網上再度看到與這個有關的話題,所以我將其轉貼過來,希望你看到時,能再作指點哈!
離線雲山雪影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2-03-14
來自:鳳凰網      昭慧法師《佛教与女性——解构佛门男性沙文主义》


根據經典所述,面對女人可否經修持而證得第四沙門果?既然可以,又有何理由不得出家?這樣的問題,佛陀回答其拒絕理由是:若使女人得于此正法律中至信舍家無家學道者,令此梵行便不得久住。諸部律典依此甚至進而推斷:佛陀起先之所以拒絕大愛道等之出家要求,是因為女性出家能令正法提早五百年滅亡。
阿難仍不死心,又以瞿曇彌大愛為世尊多所饒益……世尊母亡後,瞿曇彌大愛鞠養世尊為理由,試圖以親恩打動佛陀的心。佛陀不否認此點,但認為他也多有饒益于瞿曇彌,因為瞿曇彌由佛教導而得以歸依三寶,聽聞教法,奉持禁戒,成就佈施而得智慧。緊接著,他就開始為女性出家制定八種後世所謂敬法的規約。八種敬法的內容後節再詳。此處先回顧以上這段記載,其中有許多破綻,值得推敲。
第一、假如阿難的第一個理由--女性可以出家修道以成道器——還不足以構成女性可以出家的理由,原因似乎是:整個佛教的久住世間,比世上一半人口的證悟機會,還來得更為重要。這種推理是否合理?一目了然。
第二、即使從臺灣佛教近二十年來的事實加以檢驗,亦適足以推翻女性出家會令此梵行便不得久住的預言:臺灣佛教,近二十年來陰盛陽衰(比丘尼與比丘呈現三比一之懸殊人數),佛教不但未見衰微,反而更形昌盛。比丘尼的總體表現不但不讓鬚眉,而且猶有過之。何以見得女性出家會令此梵行便不得久住?而歷史上,又有哪個時代或哪個地區佛教的衰微,原因出在女眾出家?所以筆者以為:這段話應是佛滅之後,結集經典的比丘們,為了強化其反對女性出家的正當性,而代佛陀做出的宣告。這種無法驗證的罪名,也使得後代的南傳與藏傳佛教,在阻止比丘尼僧團恢復建立時,顯得振振有詞!
第三、依佛典結集史來看,初次結集即已由厭惡女性的頭陀上座大迦葉主導其事;爾後的歷次結集,又都在男性僧伽手塈髡芋C在一個極度歧視女性的社會堙A經典的結集權乃至解釋權都掌握在男性手堙A他們很難不受到文化的影響,將女性視為不潔、穢惡的象徵,修道的障礙。
第四、佛陀並不認同阿難的第二個親恩的理由,因為他認為恩情的施與,在他與瞿曇彌之間都有之,不只是單方的施與。更何況,法不能因人而立,難道可以依親恩之理由,而單獨允准瞿曇彌出家嗎?其他隨行女眾及往後想出家的女性於佛無親恩,又要以什麼理由讓她們出家呢?
第五、 然而緊接著,阿難並沒有提出第三個說服的理由,佛陀就開始為女性出家者制定規約了。這豈不是跳接得太快了嗎?所以筆者推斷:阿難的第一個理由,其實是佛陀允准女性出家的最大因素!作為一個緣起論的覺悟者,他當然在意緣起論所必然推演出的平等精義。一個允准社會上最鄙視的種姓(首陀羅)出家的聖者,不應以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,犧牲女性出家證道的機會。
第六、由於記載中的對話內容,欠缺佛陀教法上的合理性與一貫性,從是研判,筆者以為:當日佛陀並沒有正面答復阿難,他之所以對於女性出家多所躊躇的理由。諸如令此梵行便不得久住乃至其他對女性跡近辱駡攻訐的理由,是比丘們的臆測之詞。
然而佛陀又為何要三度拒絕瞿曇彌的要求呢?筆者以為:佛陀的猶豫,應是來自現實困難的考量。首先,治安就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。律典記載:曾有比丘眾行經曠野,遭遇盜賊,奪其衣物,使得他們不得不裸身行至村落,村民以衣物贈其蔽體。男性身強力壯,遇到劫賊,尚且不免於難,吾人試想:在當日全年以行腳為主,只有三月安居期間是定點居住的沙門生活方式之中,如果加入了女性僧侶,當比丘尼眾共行共住于森林曠野之中,有誰能保護她們,使其免於受到異性的侵犯?如果與比丘們同行,或許可免於前述疑慮,但異性修道人同行雜處,就算是心地純淨,卻又如何避免世間的譏嫌?即使是這一個現實問題,都很難獲得良好的解決之道。
與阿難同樣多聞、睿智而仁慈的印順導師,也是從這個現實考量的角度來研判問題的:在重男輕女的當時社會,女眾受到歧視。據律典說,女眾從乞求而來的經濟生活,比比丘眾艱苦得多。往來,住宿,教化,由於免受強暴等理由,問題也比男眾多。尤其是女眾的愛念(母愛等)重,感情勝於理智,心胸狹隘,體力弱,這些積習所成的一般情形,無可避免的會增加僧伽的困難。但是,釋尊終於答應了女眾出家。因為有問題,應該解決問題,而不是咒詛問題。在慈悲普濟的佛陀精神中,女眾終於出家,得到了修道解脫的平等機會。
律典記載:阿難求佛允准女性出家,這筆帳,直到佛陀滅度了,都無法為厭惡女性的大迦葉之所釋懷,大迦葉在歷史上第一次結集的大會中,曾就此點,對阿難提出嚴厲而有失公道的訶責。當時阿難並不認為自己這麼做有所過失,但是為了僧伽的和合,不願在結集會上節外生枝,引起糾紛,於是向大眾表示懺悔。由此可知:當日那些對男性沙文意識耳濡目染的保守上座,對於女性出家這回事,是何等的心懷介蒂,有何等反彈的心理!
當代佛學泰斗印順導師,從經典有關女性出家的記載中,以道器的平等觀,作了如下的感言:男與女,約信仰、德行、智慧,佛法中毫無差別。女眾與男眾,同樣的可以修道解脫。依這道器的平等觀,生理差別的男女形相,毫無關係。如《雜含》蘇摩尼所說:心入於正受,女形複何為!女眾有大慧大力的,當時實不在少數。但釋尊制戒攝僧,為世俗悉檀,即不能不受當時的重男輕女的社會情形所限制。所以對女眾的出家,釋尊曾大費躊躇,不得不為他們定下敬法。女眾雖自成集團,而成為附屬於男眾的。釋尊答應了阿難的請求,准許女眾出家,這可見起初的審慎,即考慮怎樣才能使女眾出家,能適應現社會,不致障礙佛法的宏通。由於佛法多為比丘說,所以對於男女的性欲,偏重於呵責女色。如說:女人梵行垢,女則累世間。其實,如為女眾說法,不就是男人梵行垢,男則累世間嗎?二千多年的佛法,一直在男眾手堙A不能發揚佛法的男女平等精神,不能扶助女眾,提高女眾,反而多少傾向於重男輕女,甚至鄙棄女眾,厭惡女眾,以為女眾不可教,這實在是對於佛法的歪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