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316閱讀
  • 4回復

[劇情]霹靂劫之紫錦囊相關口白劇情(01-05)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7-07-21



——本帖所有文字對話劇情,版權皆屬霹靂國際多媒體公司——



第一集  地獄鬼王棺




火龍舌——

(火龍舌大車拼,万俟焉一人打退花影人、竹虛、燈蝶三人;另一方面,欲闖入天下第一棺之內偷取《俠道追溯》的織夢師也被擊飛受傷,一場混戰就此結束)


***


雲渡山——(秦假仙與蔭屍人為了拿取《異佛心經》的註解,而進入一頁書與靈心異佛兩人的房間)

蔭屍人:這間就是一頁書坐禪的石室?

秦假仙:是呀。

蔭屍人:怎麼這麼簡陋?應該裝潢一下才對!

秦假仙:裝潢什麼!修道人要儘量遠避紅花綠柳,越樸素越好

(以下略)

秦假仙:整個雲渡山只有二個房間,方才那間是一頁書在使用,這間是屬於靈心異佛的。老弟你看,牆壁上還貼著佛祖的圖像。


***


野地——(崎路人找上紫錦囊)

崎路人:紫錦囊啊!

紫錦囊:嗯?(趕緊後退一步)

崎路人:怎樣呢?紫錦囊?

紫錦囊:抱歉,變體晶液變幻莫測,我不得不提防。崎路人,你由集境帶來什麼消息呢?

崎路人:修萬年尚留在苦境。

紫錦囊:哦,那他一定藏身在九層蓮峰。

崎路人:我也這樣想,這次絕對不可讓他再逃脫。

紫錦囊:好,我配合你,馬上向九層蓮峰進發。

崎路人:且慢,讓我先見百里泣一面,然後再行動吧。

紫錦囊:也好,我在雲渡山等你,請。


***


雲渡山.異佛房間——

紫錦囊:佛祖圖像上的那顆紅心已經破矣,看來秦假仙得到註解了。(忽然間一陣天搖地動)

    嗯,為何忽然山動地搖?看來!


雲渡山——(天下第一棺從地底竄出)

紫錦囊:雲渡山出現了一具巨大的棺材,這具棺材會是天下第一棺嗎?(玩命浪子來到)

玩命浪子:沒錯,它就是天下第一棺。聽說只有天下第一人才能進入棺材之內,玩命浪子今天特來經驗。

就在玩命浪子欲打開棺木之時,在不遠之處,天禍妖狐出現了。


天下第一棺為何會來到雲渡山呢?莫非紫錦囊真的是天下第一人?


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7-07-21



第二集  震天一響




雲渡山——(玩命浪子對上天下第一棺,紫錦囊走出)


玩命浪子:天下第一棺,玩命浪子今天要將你打開!


紫錦囊:為什麼?


玩命浪子:證明我是天下第一人。


紫錦囊:不可輕易妄動!


玩命浪子:閃開啊!(推開紫錦囊)


     哼!本大爺來陪你了!呀——(縱身往天下第一棺跳去,天下第一棺開了棺蓋、伸出魔手,擋住玩命浪子的攻擊又順手將之丟出,玩命浪子狼狽墜地)


天下第一棺:哈哈哈哈哈……小子,你還不夠資格當上天下第一人。


玩命浪子:講什麼!喝——(怒氣衝天的再往天下第一棺跳去,天下第一棺魔手放出一道氣功,尚未近身就被震開,紫錦囊將之救下,玩命浪子安然落地,但也口流鮮血)


紫錦囊:玩命浪子,知難而退才不會喪命。


玩命浪子:閃開!(手一震,將紫錦囊揮開)


紫錦囊:你的五臟六腑被震傷了。


玩命浪子:小事一樁。


紫錦囊:不可逞強。


玩命浪子:不打開天下第一棺就不是玩命浪子,閃!(再度推開紫錦囊)(這人還真是堅持|||||||||


紫錦囊:(暗忖)天下第一棺可能是針對我而來,只要我離開,天下第一棺也許會跟著我離開。對。(轉身速離)


天下第一棺:嗯∼(天下第一棺沉入土中,追逐紫錦囊而去)


玩命浪子:天下第一棺你別走,本大爺還沒玩夠!(天禍妖狐背後現身,身法快速靠近玩命浪子,織夢師見狀趕緊趕上)


天禍妖狐:要玩,我陪你。


織夢師:天禍妖狐,以你的個性,應該不會趁人之危才對。


天禍妖狐:呵呵呵……後會有期。(鬼魅身法瞬間消失)


織夢師:玩命浪子,你受傷了。


玩命浪子:什麼,這算傷嗎?


織夢師:我不相信像你這種年紀的人,連什麼是傷都不知道,逞強要看場面、看對象,自古以來每一名成功者,通常都懂得如何愛惜自己的羽毛。


玩命浪子:哈哈哈,我是一個只求燦爛、不求永恆的人。(離去)(太中二了||||||


織夢師:玩命浪子,讓我替你療傷吧。(跟上)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


紫錦囊為了救玩命浪子一命,而引開了天下第一棺。(奔馳一段距離後——)


紫錦囊:停,好了,此地沒有第三者存在,你可以說出你為何要跟隨在我背後。


天下第一棺:哈哈哈……放眼當今的武林,只有你,夠資格躺進天下第一棺!


紫錦囊:你胡說什麼!天下第一棺所要裝的是天下第一人,我紫錦囊哪有這份能力成為天下第一人呢?


天下第一棺:哈哈哈哈……天下第一棺潛伏在地下數十甲子,遊遍了三山五嶽、天涯海角,觀察過無數的高手、異人,直到最近才發覺你的根基、功力遠超過以往我所觀察過的每一個人。


紫錦囊:你的觀察未必然是事實,一個人武功的好壞,不是用看的就看的出來。因為武林的形態已經走向勾心鬥角、明不及暗的趨勢,每個人、每個派門都會因此而隱藏實力。


天下第一棺:你的意思是指我所觀察到的只是虛偽的一面嗎?


紫錦囊:沒錯,除非在生死攸關之際,否則很難看出人的真性以及他所擁有的潛能。


天下第一棺:哈哈哈,天下第一棺有一套看人的本領,這種本領稱得上所謂的稀世奇學。我可以不必經過互相比試就能夠看出一個人的根基,論定一個人的成敗。


紫錦囊:哦∼真的嗎?那我問你,崎路人的根基你有觀察過嗎?


天下第一棺:有。


紫錦囊:燈蝶的根基呢?


天下第一棺:一清二楚。


紫錦囊:那這兩個人互相比較,你的看法如何?


天下第一棺:六比四。


紫錦囊:六比四?何者六、何者四?


天下第一棺:燈蝶六,崎路人四。


紫錦囊:照你所講,修萬年應該穩操勝算,那為何燈蝶會敗在崎路人手中二次?


天下第一棺:這有兩個原因。第一、燈蝶心虛膽怯,致使他的戰鬥力減少一分;第二、崎路人心中的恨火增加了二分戰鬥力,一加一減,相形之下燈蝶當然要遭受失敗。如果燈蝶和崎路人二人在相同的心情、相同的意志力之下決鬥,那崎路人非死不可。


紫錦囊:燈蝶為何會心虛膽怯呢?


天下第一棺:這是因為風雷六聖的名氣所導致。燈蝶原本就被六聖的名氣所震驚,現在崎路人又集六聖的絕學於一身,你說燈蝶會不膽怯嗎?


紫錦囊:好,那我再問你。前一陣子你是不是有出現在火龍舌?


天下第一棺:你所到的地方自有我的存在。(........XDDDDD


紫錦囊:那我問你,万俟焉與太幻樓之主,誰的功夫比較好?


天下第一棺:伯仲之間。万俟焉可說是苦境數一數二的高手,不過與你比起來尚有差別。


紫錦囊:嗯,既然你認定我是天下第一人,那我試問你,世上有誰可以讓我躺進天下第一棺呢?


天下第一棺:哈哈哈哈……很好的問題。坦白對你說,我是專門收天下第一人、再造天下第一人的人。


紫錦囊:你這樣做有什麼好處?


天下第一棺:維持大自然的循環,縮短特權者的時間。


紫錦囊:你的棺木之內到底裝了多少天下第一人的屍骨?


天下第一棺:自盤古開天以來,大約有四千人左右。


紫錦囊:這種工作,你要做到什麼時候才罷手?


天下第一棺:直到天下第一棺無法再容納,我就停手。紫錦囊,你想進入天下第一棺裡面參觀嗎?


紫錦囊:求之不得。


天下第一棺:那就進入吧。(空中出現電流,地獄鬼王棺現身)


鬼王棺:不必進入,天下第一棺裡面沒有什麼值得你觀賞的,如果你想看到武林道上所無法見到的景物,如果你想增加你的見識,請就請你進入地獄鬼王棺。(指著頭上的棺木)


天下第一棺:紫錦囊是我的!(二話不說、出掌攻擊,一掌轟至鬼王棺身體上,鬼王棺元神被擊出,將氣勁卸於無形再回體)(XDDDDDDDDDD


紫錦囊:稍等一下,紫錦囊在此鄭重宣布,我不屬於任何人。我的命很好取,但是要看他是否有這本事,請。(轉身離去)(XDDDDDDDDDD


鬼王棺:今天這一掌我記住了。(隨著紫錦囊的腳步離去)


天下第一棺:想要與我爭奪紫錦囊,鬼王棺,你太不自量力了。(亦跟上)




ps:可見紫錦囊明白天下第一棺不是信口雌黃,而是有他的依據,才會與他交談那麼多。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(紫錦囊找上時空超越人)


紫錦囊:時空超越人,稍等一下。


時空超越人:喔,是你紫錦囊,聽說你中了燈蝶的暗算險些喪命。


紫錦囊:你的消息真是靈通。


時空超越人:消息不靈通,就不夠資格在武林道上打混。


紫錦囊:就是因為如此,所以我才來找你,來麻煩你。


時空超越人:哈哈哈,你紫錦囊在我之上,不在我之下,今天講出這種話,真是讓我震驚。


紫錦囊:人不是萬能,有些事情你知道,我不知道;有些事情我知道,你卻不知道。因此人與人之間要互相通往,互相交換知識。


時空超越人:你說的沒錯,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滿足你的需求。


紫錦囊:我絕對不會找錯人。


時空超越人:既然你對我這麼有信心,那我就盡力而為了。紫錦囊,你有什麼問題請講吧。


紫錦囊:有關天下第一棺之事。


時空超越人:天下第一棺專裝天下第一人,僅此而已。


紫錦囊:天下第一棺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呢?


時空超越人:增加份量,加強功力。


紫錦囊:增加份量的意思我明白,可是我就不明白他要如何加強功力。


時空超越人:當然是吸取死者體內殘存的精力啊,而且他所吸取的全是天下第一的高手。


紫錦囊:我了解了,難怪他樂於此道。XDDDDDD


時空超越人:天下第一棺的做法對你有什麼影響呢?


紫錦囊:這嘛……實不相瞞,最近這具棺材時常跟隨在我背後。


時空超越人:哈哈哈,意料中之事、意料中之事,你還記得當初我用迴力盒來試探你的根基一事嗎?


紫錦囊:當然記得,試探起來的結果怎樣?


時空超越人:叫我嚇一跳,空前未有。


紫錦囊:我看是你的迴力盒出了問題。


時空超越人:本來我也是這樣想,但是經過你方才所說,我才證實了我的迴力盒完完整整,毫無損壞。因為你是天下第一人,所以天下第一棺才會跟著你走;因為你是天下第一人,所以你留在迴力盒之上的指數,才會是天下獨一。紫錦囊,不必再偽裝了,坦然承受這個事實吧。


紫錦囊:我一直不相信這個事實,原因是以天下第一棺個人的看法不一定準確。


時空超越人:數百年數千年來,他從來就沒出過差錯,這點我可以肯定。啊……不對、不對,只有出過一次的錯誤。


紫錦囊:喔,既然有一次的記錄,難道不會有第二次發生嗎?


時空超越人:其實那也不完全是他的錯。在七十年前,武林中出現了兩個功夫相當的天下第一人,一時之間天下第一棺無法決定棺木要裝何人,因此他就用了一個計策,來促使這兩個天下第一人相互廝殺。正當這兩個人戰得如火如荼之際,忽然間一道掌風襲入,金娃歲百庚和銀童鶴千齡馬上橫屍當場。這道氣功到底是誰發出的,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,包括天下第一棺在內。


紫錦囊:一道氣功將天下第一棺所認定的二個天下第一人同時擊斃?


時空超越人:是呀。


紫錦囊:那這道氣功如果用在我身上,你看我的下場會變成怎樣?


時空超越人:除了死還是死。


紫錦囊:照你這樣說,天下第一棺跟隨我毫無道理。


時空超越人:你是一個實體,那道氣功是一道無形之氣,他當然要跟隨實體的東西,哪有追隨無形之物的理由。


紫錦囊:可是我並不是天下第一人,如果他追隨我,那天下第一棺這五個字豈不是失去它的意義了?


時空超越人:以目前的武林來說,你是天下第一人並不過分。以後情節要怎樣發展,那是以後的事情。


紫錦囊:好吧,他高興追隨就讓他追隨吧。時空超越人我問你,武林中除了天下第一棺之外,還有一個叫地獄鬼王棺,你知道嗎?


時空超越人:哈哈哈哈……我怎麼會不知道。天下第一棺、地獄鬼王棺、宇宙至尊棺,合稱是混沌三棺,從盤古開天以來就有他們的存在了。可是這三具棺材所裝的是不同性質的人,地獄鬼王棺所裝的是刀王劍王之類的人物,宇宙至尊棺所強調的是拳掌高手,天下第一棺所注重的是氣功、掌風、內力。紫錦囊,你為何突然間提起地獄鬼王棺呢,難道鬼王棺也看上你了?如果真是這樣,那你不但氣功、掌風、內力渾厚,你還是一名用劍使刀的第一高手。


紫錦囊:唉呀,你將我看成是天上的神聖了,紫錦囊只是一個平凡的人。


時空超越人:真相很快就會揭穿,你再神秘也沒有多久了,我會等著看結果。


紫錦囊:恐怕你會大失所望。時空超越人,最後我再請教你一個問題。


時空超越人:只要我了解的我就會告訴你。


紫錦囊:天下第一棺、地獄鬼王棺、宇宙至尊棺是屬於何派何門?


時空超越人:這個問題嘛,啊,被你問倒了。這件秘密我是一無所知,你自己去調查吧。


紫錦囊:好吧,非常感謝你的指點,後會有期。(欲離開)


時空超越人:且慢、且慢,你問題問一問就要離開,那我呢?我也有問題想請教你。


紫錦囊:你的問題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一頁書所化。


時空超越人:沒錯、沒錯。


紫錦囊:我的回答,我不是一頁書。


時空超越人:喔,那你到底是什麼身世?你與一頁書之間有什麼關係呢?


紫錦囊:我的身世很複雜,不便說起;我與一頁書之間只是朋友,告辭。(離開)


時空超越人:你和一頁書是朋友,我和你也是朋友,哼,這算是什麼回答。(崎路人找上)


崎路人:時空超越人,你有看見紫錦囊嗎?


時空超越人:剛剛才離開。


崎路人:多謝你,請。(離去)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(崎路人追上了紫錦囊)


紫錦囊:不要再靠近。


崎路人:我們約好在雲渡山見面,為何你先離開呢?另外留在雲渡山的血跡又是怎麼一回事呢?


紫錦囊:你是真正的崎路人,很對不起,我不得不提防。俗語所說:「上一次當,學一次乖」。


崎路人:我了解,雲渡山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?


紫錦囊:為了救玩命浪子,一言難盡。(說明原由)


崎路人:原來如此。既然天下第一棺增加你的困擾,那不如將它毀掉。


紫錦囊:不必著急,在敵人未滅之前,千萬不可再樹立另外一個敵人。更何況我也不見得是他固定的目標,也許不久的將來,會再出現比我更加高強的高手。


崎路人:嗯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關於燈蝶之事,你是否已想出應對之策?


崎路人:我希望這樁恩怨儘快有個解決。


紫錦囊:解決之後你就要退隱,還是繼續為社會付出心力?


崎路人:如果情況需要我,我絕對不會推辭。


紫錦囊:由於織夢師思想的偏差,致使素還真被困在過去,缺少素還真減少了無限的力量。我的意思是要你除掉燈蝶之後,能夠代替素還真的職務,直到他脫險為止。


崎路人:這沒問題。


紫錦囊:好,我們馬上向九層蓮峰進發。


崎路人:先到雲渡山,然後再到九層蓮峰。


紫錦囊:為何要到雲渡山,莫非雲渡山有人等你?


崎路人:正是。


紫錦囊:何人呢?


崎路人:風采鈴。


紫錦囊:不夜天的主人。


崎路人:你也知道不夜天的主人不是朱雀雲丹?


紫錦囊:當然,其實真正的朱雀雲丹就是織夢師。


崎路人:什麼!織夢師是朱雀雲丹?


紫錦囊:這件事我會慢慢說給你聽,我先陪你到雲渡山會見風采鈴。




***




雲渡山——


崎路人:風采鈴、風采鈴,我回來了。嗯∼奇怪,沒人應答?


紫錦囊:是不是她已經離開了?


崎路人:看來——(入內找尋後走出)


    她真的離開了、她真的離開了!


紫錦囊:離開就算了,何必如此著急呢?


崎路人:你有所不知,風采鈴的腹中懷著素還真的骨肉。


紫錦囊:那就不妙,若是被魔教的人知道這件事情,風采鈴非死不可。


崎路人:我就是怕這樣。紫錦囊,這要如何是好?


紫錦囊:分路尋找。


崎路人:燈蝶呢?


紫錦囊:燈蝶就讓他多活幾天吧。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


崎路人:找了三四天,仍然找不到風采鈴,照她所講的日子算起來,今天是她生產的日子。


紫錦囊:今天是九九重陽日。


崎路人:是,啊……不妙。


紫錦囊:怎樣?


崎路人:九九重陽是我恩師百里泣與花影人約談的日子。


紫錦囊:你想去幫助百里泣?


崎路人:不是,我是要阻止燈蝶暗助花影人。


紫錦囊:那就馬上趕往九層蓮峰。




***




九層蓮峰——


崎路人:燈蝶,你果然隱藏在九層蓮峰。


燈蝶:哈哈哈,我等你很久了,崎路人。


崎路人:很好,二對二。


竹虛:耶,這沒我的事,二對一,我是旁觀者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讓我紫錦囊來表現一下如何?書書想幫人還說得這麼謙虛又顧及對方心情QQ


崎路人:燈蝶是我的仇人,由我來對付就可以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7-07-21




第三集  聖魔交合




九層蓮峰——


燈蝶與崎路人第三次交戰,兩人來回數百招,戰得日月無光山河動,黃沙飛揚天地轉。


崎路人:喝——


燈蝶:呀——


力戰片刻的燈蝶見崎路人加重了力道,改變招式準備施展「轟天大雷擊」,燈蝶急忙先發制人!


燈蝶:呀喝——


燈蝶使出極殺無盡劍,崎路人閃躲敏捷,極殺無盡劍連連揮動,一時間崎路人無法逼近,燈蝶利用這個機會脫逃了!


燈蝶:走!(縱離)


崎路人:追!


紫錦囊:且慢,崎路人,窮寇莫追,落難之犬只有待人來殺而已。


崎路人:紫錦囊,現在不追要等何時?誰也不能保證詭計多端的燈蝶他日沒有長成的時機,到時候想要除掉他就難上加難了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你欲從何處追起呢?就算你要追,也必須知道燈蝶逃往何方。


崎路人:雖然我不知道燈蝶逃往何方,但是……


竹虛:燈蝶絕對逃回集境找太幻樓之主。


紫錦囊:身入集境非我能力做得到,如果燈蝶真的逃回集境,必定會與他的黨羽集結,如此一來,以你一個人的力量對付群邪,局勢比較不樂觀。何不字幕作「不如」等待燈蝶回到苦境之時,再做打算呢?


崎路人:唉,也只好如此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你身上仍有二件任務尚未完成,一件是風采鈴的問題,另外一件是百里泣與花影人約鬥在五尖湖之事,難道你不想了解你師尊現在的安危嗎?


崎路人:是呀,紫錦囊,沒你提醒我仍然醉心於燈蝶之事,我現在就趕往五尖湖。告辭啊!


紫錦囊:讓我陪你去吧。(兩人離開)


竹虛:哼,燈蝶你自作聰明,以為你的計畫已經成功了,但不知你自己卻一步一步走入樓主的佈局之內。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闖進來。哈哈哈……




***




五尖湖——


(百里泣與花影人打賭,花影人破了他流金鑠石的武功他便自盡,反之則花影人自盡。最後花影人成功破解百里泣的絕招,花信風重獲自由,百里泣也因此自蓋天靈而亡)


(崎路人與紫錦囊到來,眼觀四方,無人在場,現場亦很完整)


崎路人:此地沒有打鬥的痕跡,師尊可能回去了。(紫錦囊發現地上金粉)


紫錦囊:崎路人,你的師尊已經逝世了。


崎路人:什麼!這……


紫錦囊:我是按照地上的金粉而斷定出來,地上的金粉乃是百里泣的骨灰。


崎路人:啊……師尊,您死得苦狀萬分啊!今後我崎路人不只有燈蝶這個仇家,連花影人也是我必殺的對象!(跪下)


    師尊,我一定會替您報仇,以慰您在天之靈。師尊啊,嗚嗚嗚……


紫錦囊:崎路人,你千萬要節哀順變,此時還有你師尊交代你保護風采鈴安全一事,要儘速找到風采鈴,讓她能夠平安的把孩子生下來。因為這是素還真的骨肉,要好好教育這個孩童長大成人,將來有所作為。


崎路人:啊,好吧,哀傷也不是辦法,還是按照師尊臨死之前所交待的去做,儘速找到風采鈴吧。




***




化醜告訴風采鈴,六個月前一頁書出現在紫竹林,交給她一封錦囊,要她在九九重陽那日打開錦囊觀視,拯救風采鈴母子性命。並寫道在月全蝕之夜風采鈴之子會有一台馬車接走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7-07-21





第四集  天河殞星




野地——(紫錦囊與崎路人尋找風采鈴,數日未果)


崎路人:唉,找了這麼多天了,毫無音訊,風采鈴凶多吉少。


紫錦囊:應該不會才對。(兩口組奔來)


秦假仙:喂,紫錦囊、崎路人,我找你們多久了,你們知道嗎?


蔭屍人:你找書生幹什麼?你不是說百無一用是書生?像紫錦囊這種讀書人,沒出息。


秦假仙:我什麼時候這樣講!我是說,書中自有顏如玉、書中自有黃金屋,讀書人偉大、了不起!


蔭屍人:嘿嘿嘿,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

秦假仙:好了,要講等一下我們一對一來講,現在我要與紫錦囊、崎路人討論大事。


紫錦囊:秦假仙,我夠資格和你討論事情嗎?


秦假仙:別這樣啦,蔭屍人的話你也相信嗎?


紫錦囊:寧可信其有。


秦假仙:好啦,隨便你啦,你要相信誰都不要緊,鐵龍帆的事情比較重要。


紫錦囊:鐵龍帆,你是指九霄鐵龍帆嗎?


秦假仙:沒錯,整棵好好。


崎路人:聽說鐵龍帆是素還真建造的。


秦假仙:內行的。


崎路人:鐵龍帆出現,莫非素還真他——


紫錦囊:不可胡猜,素還真被織夢師所害,這是事實。


崎路人:那這樣是何人駕駛著鐵龍帆呢?


紫錦囊:當然是素還真最親信的人。


秦假仙:不可能!


紫錦囊:為何不可能呢?


秦假仙:因為素還真最親信的人是我。


紫錦囊:你是明棋,他是暗樁,素還真信任你這不可否認,不過還有一個素還真的心腹在暗中替素還真做事。


蔭屍人:嘿嘿嘿……


秦假仙:你在嘿什麼!你以為你這樣嘿嘿嘿,觀眾就會認為你是素還真的心腹?還早的很呢!你的神秘還差得遠。不要在這裡製造氣氛、擾亂情緒!喂,紫錦囊,你想素還真的心腹會是什麼人?


紫錦囊:這嘛,我知道就好,你不必了解。


秦假仙:差那麼多!


紫錦囊:兩個人以上知道的事情就不算秘密。


秦假仙:我又不會講,你怕什麼?


紫錦囊:你是不會故意去講,但是你會不小心說溜了嘴,所以還是不要讓你知道為妙。


秦假仙:有什麼了不起!神氣什麼!我自己會調查,蔭屍人,走!


蔭屍人:重點都還沒講你就要走。


秦假仙:什麼重點?


蔭屍人:鐵龍帆救走一對母子的事情你都沒講。


秦假仙:那沒什麼重要啦,走啦!喂,紫錦囊,有時星光有時月亮,總有一天你也會來拜託我秦假仙啦,哼哼哼!(離開)


蔭屍人:有人說無鼻子較多恨,你不要見怪。


紫錦囊:不會啦,你放心去吧。


蔭屍人:拜拜。(亦離去)


紫錦囊:哈哈哈,風采鈴母子平安了。


崎路人:何以見得呢?


紫錦囊:鐵龍帆所救的就是他們母子。


崎路人:喔?


紫錦囊:我的判斷絕對正確。(一道光芒從崎路人腦頂衝出)


    唉呀,不妙!


崎路人:怎樣?


紫錦囊:崎路人,近日中你有血光之災,務必小心,千萬不可與我分開,否則會有性命之憂。


崎路人:你看得準嗎?


紫錦囊:準。


崎路人:要如何化解?


紫錦囊:沒有化解之法,不過只要你我互相照應,便可渡過難關。


崎路人:我會緊隨在你的身邊。


紫錦囊:來,我帶你去見風采鈴吧。




***




紫竹林——


風采鈴:恩人,妳有沒有發覺續緣的成長速度異於一般的嬰兒?


化醜:我有察覺到。


風采鈴:這是不是一種病症?


化醜:不可胡思亂想。妳這麼健康,素還真也是同樣,由健康的母體怎麼可能生出帶病的後代呢?


風采鈴:那續緣這種異常的成長要做何解釋?


化醜:也許是因為素還真深厚的根基所促成。


風采鈴:如果真是這樣,那到底是喜是憂呢?


化醜:續緣有他一定的命格,妳不必為此而擔憂。


風采鈴:唉,他什麼時候要離我而去,難以預料,我只能在這段相處的日子當中加倍奉獻愛心,減少我內心的苛責。


化醜:風采鈴,也許妳還不明白,續緣會離開妳乃屬天意,這並不是妳所願意,也不是妳心狠手辣將他遺棄,我相信以後他一定會諒解妳的。


風采鈴:我真希望月全蝕這一天,永遠都不會來臨。(崎、紫二人至)


崎路人:風采鈴。


風采鈴:啊,崎路人!


崎路人:為何妳要偷偷開雲渡山、離開我呢?


風采鈴:這、唉……


紫錦囊:崎路人,風采鈴是不想讓她的孩子跟他父親一樣,生活在鬥爭的武林之中,所以才會偷偷離開我們這些江湖人。


崎路人:真是這樣嗎?


風采鈴:唉,請你原諒我,崎路人。


崎路人:唉,我不是已經告訴妳了,妳只有生他的義務,妳沒有支配他行為的權利。


風采鈴:我原本不相信你所講的話,可是經過一連串變故,方知命運使然,無可改變。


崎路人:妳遭遇什麼變故呢?


風采鈴:一言難盡。(說明原由)


崎路人:百世經綸一頁書不愧是一代名人,他能夠在數個月後所要發生的事情做下萬全的準備,真是令人欽佩啊。紫錦囊,你不是也有這種超能嗎?


紫錦囊:崎路人,不可話中有話,你暗示什麼我很清楚,不過非你所想一般。言歸正傳,胡猜無益。


崎路人:好,有時間我會與你好好談談。風采鈴,我與紫錦囊想要看一看素還真的兒子。


風采鈴:隨我來吧。(三人進屋,片刻之後走出)


紫錦囊:風采鈴,這個孩子丹墀貫頂,乃王侯之相也。只可惜……


風采鈴:可惜什麼?


紫錦囊:唉,為何在他體內存有一股邪惡之氣呢?而且不是一般的邪氣,我怕這個孩子長大以後會有雙重人格。


風采鈴:雙重人格?


紫錦囊:沒錯,時好時壞、時善時惡、時正時邪。由於他善惡、正邪的區分非常混淆,所以無法斷定他將來對武林是害是益。


風采鈴:紫錦囊,趕快想辦法將這股邪惡之氣拿掉。


紫錦囊:拿掉邪惡之氣會造成這孩子半身殘廢,嚴重的話會害死這個孩童,因此我不便斷然下手。


風采鈴:啊,這該如何是好?


紫錦囊:妳不必著急,邪氣自有聖氣壓制著,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作用,除非邪旺聖衰。


崎路人:聖邪的衰旺,人為的力量控制得了嗎?


紫錦囊:這全靠爾後調教他的人怎麼做。


崎路人:你看這孩子的啟蒙恩師會是誰呢?


紫錦囊:是誰我不知道,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,這個人絕對是超越你我的罕世高手。崎路人,今天看到風采鈴母子平安無事,我們心中的壓力也減輕了,現在你我可以專心應付燈蝶以及太幻樓的人馬。


崎路人:嗯,言之有理。風采鈴、史菁菁……


化醜:請以化醜二字來稱呼。


崎路人:啊,對不起,我一時疏忽了。風采鈴、化醜,妳們二人好好照顧素還真的後代,一切順天意而行,不可違背,我與紫錦囊還有其他任務要辦,告辭。


紫錦囊:告辭。(二人離開)


化醜:崎路人所言甚是,順天者昌。(暗處,花信風看到一切)


花信風:哼!豈可讓素還真的孩子活下去,利用今夜下手殺之!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(金少爺找上紫錦囊與崎路人)




金少爺:喂,紫錦囊!


紫錦囊:嗯,金少爺,你為何不在魔域呢?


金少爺:藝成下山,這次是專程要找天禍妖狐,為我的甜心八面狼姬報仇。


紫錦囊:你現在就要找天禍妖狐?


金少爺:怎樣,你懷疑?


紫錦囊:我不是懷疑,只是照時日算起來,六先知不可能這麼快就將所有的絕學傳授給你。


金少爺:哈哈哈,難道你不知道本少爺的天資跟人不一樣,別人要學十年,本少爺可以在半個月內就練成。


紫錦囊:我知道你是個與眾不同的人,不過……


金少爺:好了!對我沒信心講也是白講,浪費我的時間。請!(欲離開)


紫錦囊:且慢!


金少爺:你又有什麼問題?


紫錦囊:金少爺,想跟天禍妖狐對壘一定要有十分的把握。


金少爺:別說十分,我有一百分。


紫錦囊:這場戰鬥關係著生死存亡。


金少爺:廢話!哪一場戰鬥不是關係生死存亡?打拼靠氣魄!


紫錦囊:只怕氣魄足夠,功夫不夠。


金少爺:功夫夠不夠不是嘴巴講的,要用實際的行動證明。


紫錦囊:對,要用實際的行動證明,現在就來證明。


金少爺:好,讓你心服口服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你先讓開。


崎路人:紫錦囊,小心啊。(退到一旁)


金少爺:紫錦囊,戰鬥之中恐怕功夫不好拿捏。


紫錦囊:無妨,你儘管來吧。


金少爺:那我就失禮了。呀、喝∼殺!


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,金少爺使出全力猛攻紫錦囊。


金少爺:呀、喝——


(紫錦囊輕鬆閃避連番攻擊,連迎面擊來的氣功都能輕鬆揮拳化解)


金少爺:怎樣,不敢再來嘛?


紫錦囊:金少爺,聽我的話再回魔域修鍊,此時你遇上天禍妖狐絕對佔不上便宜。


金少爺:放屁!(離去)


紫錦囊:金少爺、金少爺——


崎路人:金少爺就是這種暴躁的個性,任何人也改變不了。


紫錦囊:只怕一意孤行會遭致失敗,甚至失去寶貴的性命。


崎路人:我認為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補救。


紫錦囊:如意尺。


崎路人:是,以如意尺做為金少爺的兵器,也許可以彌補武功方面的缺失。


紫錦囊:看來也只有這個辦法,快找秦假仙借如意尺。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(二人找上兩口組)


紫錦囊:秦假仙。


秦假仙:哼!


紫錦囊:秦大俠。


秦假仙:哼哼……


蔭屍人:大哥,紫錦囊在叫你。


秦假仙:憑我秦假仙哪夠資格和天下名人交談呢?


紫錦囊:秦假仙,你還為素還真心腹之事而不悅嗎?


秦假仙:不敢不敢,粗俗野夫怎敢了解天下大事呢?


紫錦囊:這件事就算過去了,紫錦囊在此向你賠罪。


秦假仙:唉唷,擔當不起,莫非你是有事來拜託我?


紫錦囊:秦假仙果然是聰明人。


秦假仙:螢火之光怎敢與日月競亮。


紫錦囊:是啦,紫某乃是螢火之光,秦假仙好似日月之明。


秦假仙:我也是這個意思。


蔭屍人:(細聲)不要臉。


紫錦囊:今天的來意是為了金少爺。


秦假仙:金少爺?金少爺是何許人也?


蔭屍人:大哥,金少爺就是那個臭屁子嘛!


秦假仙:哦∼果然是物以類聚,臭屁和臭屁才合得來。


崎路人:秦假仙,為了金少爺的生命安全,希望借用你身上的如意尺。


秦假仙:崎路人,我希望聽到紫錦囊親口講出來。


紫錦囊:是啦,為了金少爺的生命安全,希望借用你身上的寶物如意尺。


秦假仙:如意尺是寶物沒錯,但是要是能借給別人的東西就不算寶物了。所以,唉呀,我也是很為難呢。


紫錦囊:只要讓金少爺順利打敗天禍妖狐,如意尺馬上歸還。


秦假仙:我已經講過了,寶物要是可以借給人家就不算是寶物,我實在很為難。


紫錦囊:只要你肯借出如意尺,什麼條件我們都可以談。


秦假仙:談條件?唉呀,談條件未免太俗氣,何況我開的條件你做得到嗎?


紫錦囊:那你認為應該怎樣做呢?


秦假仙:你也知道,我秦假仙有辦法在武林揚名完全是我的為人,所以今天我念在你這麼誠懇的來求我,求我你知道吧,我就答應將如意尺借給你。


紫錦囊:多謝。


秦假仙:慢著!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想借如意尺你必須通過我的考試。大家都認為你紫錦囊飽讀書經,腦筋反應是一流的,所以我要考你,通過考試如意尺你拿去;要是過不了,啊哈,那就對不起囉。


紫錦囊:好吧,君子為定。問題出來。


秦假仙:你注意聽,打開中國字典永遠都無法找到的字是什麼字?


紫錦囊:字典之中無法找到的字……


秦假仙:對,什麼字?


紫錦囊:這嘛……


秦假仙:我數到十,想不出來你就算輸!


紫錦囊:這嘛……


秦假仙:一、二、三、四五六七八九十!呵呵呵……紫錦囊,你也不過如此而已,蔭屍人我們走!


蔭屍人:大哥,你實在是——


秦假仙:實在是怎樣?(離開)


蔭屍人:實在很厲害。紫錦囊、崎路人,抱歉啦!(跟上)


紫錦囊:唉,看來秦假仙是不可能出借如意尺。


崎路人:萬一如意尺在金少爺手中仍然勝不了天禍妖狐,那如意尺反而落入妖狐之手,事情是不是更加不妙呢?


紫錦囊:也許這是天意。


崎路人:既是天意,那只好聽天由命了。




(轉鏡頭)




紫錦囊:唉,真是令我擔心。


崎路人:是不是金少爺之事?


紫錦囊:沒錯。金少爺生性頑劣、高傲不羈,我怕他不滿我所講的話,而去找天禍妖狐的麻煩。


崎路人:金少爺和天禍妖狐的這場戰鬥是在所難免。


紫錦囊:我知道,只不過若能夠讓戰鬥挪後,則對金少爺有莫大的幫助。


崎路人:當初你就應該控制他的行動,不應該讓他自行離開。


紫錦囊:唉,這是我的失策。我原本以為秦假仙會將如意尺借我,誰知他是一個不易妥協的人。


崎路人:要將如意尺發揮得淋漓盡致,一定要學成異佛心經,金少爺對異佛心經一竅不通,我想如意尺在他手中也無所作為。


紫錦囊:你有所不知,如意尺是一支伸縮自如、無堅不摧的利器。雖然金少爺對異佛心經毫無認識,他無法心尺合一,但是有如意尺在手,他可以以尺代劍,這對天禍妖狐多多少少會產生影響,同時也會降低金少爺的失敗率。可惜天不從人願,由於秦假仙的刁難,會造成金少爺被殺。


崎路人:現在去阻止是不是還來得及呢?


紫錦囊:嗯,趕往天禍妖狐出入的地方,不歸路。(兩人正欲啟程,出現一人攔路)


梅香居士:等一下!


紫錦囊:朋友,你找我?


梅香居士:不是,我找的人是崎路人。


崎路人:我們素不相識,你找我何事呢?


梅香居士:我叫梅香居士,奉太幻樓之主的命令,送一封信來給你。


崎路人:信呢?


梅香居士:在此。(將信交予對方)


崎路人:梅香居士我問你,燈蝶是不是還在太幻樓?


梅香居士:燈蝶現在是太幻樓的籠中囚,告辭。(離開)


崎路人:燈蝶被花影人所捉?嗯∼


紫錦囊:崎路人,先打開信函,看裡面寫什麼。


崎路人:好,待我觀來。(看信)


紫錦囊:寫怎樣?


崎路人:信中所言,修萬年不肯交出藍圖,花影人無意與他周旋。花影人叫我到太幻樓,他要將燈蝶交由我處置。


紫錦囊:嗯,有詐!我認為花影人沒理由這麼做。你要知道,花影人等這個時刻已經等了數十年,現在被他等到了,他哪會這麼輕易就放棄藍圖,將燈蝶交給你?我想一定是修萬年提出以你的性命來交換藍圖的條件,所以花影人才會佈下此局,等你去送死。何況在數天前我夜觀天象,發現天河殞星,這表示近日之中有一名武林要角必須喪命,如果你此去太幻樓,那我可以肯定這顆殞星便是你。


崎路人:花影人有五天的時間給我考慮,五天後我才講出答案,先前往不歸路找金少爺吧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7-07-21





第五集  一封錦囊




不歸路——(金少爺與天禍妖狐之戰,金少爺敗於天禍妖狐之手,身首異處,首級被天禍妖狐提走)


紫錦囊:金少爺、金少爺!唉,我們慢了一步,金少爺的首級被斷,一命嗚呼哀哉。


崎路人:金少爺是六先知調教出來的,天禍妖狐是阿修羅主宰培養出來的,二者相形之下,六先知不及阿修羅主宰。


紫錦囊:當初我是為了除卻天禍妖狐,不得已才帶金少爺到鬼道院拜六先知為師,六先知原本不答應,是我用激將之策才使得六先知收留金少爺。我自認我的看法不會錯誤,阿修羅主宰絕對比不上六先知,為什麼金少爺的功夫沒達到我預定的理想?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到鬼道院問個清楚。


崎路人:將金少爺的屍體埋葬之後,我陪你到魔域吧。


紫錦囊:可憐呀。(二人處理金少爺後事)




***




第一魔域.鬼道院——


鬼智藏:唉。


藏智鬼:金少爺做事太莽撞了。


藏鬼智:致使鬼道院一敗塗地。


鬼智藏:翻不了身。(紫、崎二人至)


藏鬼智:紫錦囊,你還敢來鬼道院!


紫錦囊:我是專程來報噩耗的。


鬼智藏:金少爺被殺之事我們早就知道了。藏鬼智。


藏鬼智:在。


鬼智藏:將金少爺的首級拿出來。


藏鬼智:是。


鬼智藏: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,為何金少爺的首級會落在我們的手中。


紫錦囊:我想,可能是天禍妖狐帶著他的戰利品來鬼道院示威。


鬼智藏:沒錯。


紫錦囊:我真的不明白,憑你們六先知的根基,應該結果不是這樣才對,莫非發生了什麼變故?


鬼智藏:這是我們魔域的事情。


紫錦囊:好,我不過問。關於當初我們的約定?


鬼智藏:金少爺已經死了,過去打賭的一筆勾銷。


紫錦囊:你的決定我沒有異議。(藏鬼智抬出木箱)


鬼智藏:打開讓紫錦囊觀視。


藏鬼智:是。(打開木箱現出首級)


紫錦囊:唉呀,看金少爺死後的表情好像死得很不甘心。六先知,如果你們想替金少爺報仇或是想要搶回面子,那就儘管來找我,紫錦囊會略盡薄力。請。(兩人離去)


藏鬼智:面子要討回。


藏智鬼:同感。


鬼智藏:聯合外人對付自己派系的人,恐怕會受制裁。


藏鬼智:我們現在這種情形生不如死,與其苟且偷生,不如鋌而走險、放手一搏。


藏智鬼:我贊成藏鬼智的看法。


鬼智藏:好,近日內與紫錦囊連繫。(鬼王棺出現)


    啊,你是何人,敢私闖鬼道院?


鬼王棺:地獄鬼王棺,我是專程來看金少爺的首級。


鬼智藏:你怎麼知道金少爺的首級在鬼道院?


鬼王棺:哈哈哈,你手中捧著什麼東西你自己不清楚嗎?讓我觀視,我會由衷的感謝你們。


藏鬼智:這……


鬼智藏:讓鬼王棺看吧。


藏鬼智:是。(一道靈光從金少爺首級飛出,鬼王棺打開棺材頭將靈光收入)


鬼王棺:多謝你們,請。(離開)


藏鬼智:鬼智藏,這個人……


鬼智藏:非等閒之輩,他能夠在魔域出入自如,不能忽視。你先將金少爺的首級埋葬,然後再找一處隱蔽的地方與紫錦囊會談。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


崎路人:紫錦囊,照理說應該是我們要替金少爺報仇才對。


紫錦囊:因為葉小釵的關係,所以我們要替金少爺報仇,這是當然。可是拉攏六先知對我們來講並沒有害處,我們與六先知之間的關係非常單純,除了報仇之外,沒有牽涉到其他的事情。


崎路人:六先知會中計嗎?


紫錦囊:打自我帶金少爺到鬼道院之時,他們就中計了,我算準阿修羅主宰絕對不允許六先知栽培金少爺。


崎路人:哦,為什麼?


紫錦囊:因為金少爺和天禍妖狐之間有很深的冤仇,像在不歸路,天禍妖狐殺死金少爺的愛人八面狼姬。崎路人,當你的同門師兄弟盡力去栽培另外一名和你徒弟有深仇大恨的人,那你有何感想呢?我想你第一個反應一定是「這個人會威脅到我徒弟的安全」,當然阿修羅主宰也與你的想法相同。雖然想法一致,可是魔域的人在做事情方面就比較極端,他們是連根拔盡。其實這項計畫近乎完美,唯一的缺失就是為何六先知沒將全部的武功傳授給金少爺,而導致功虧一簣。但不要緊,只要六先知來找我,那我保證阿修羅主宰不會有好日子過。(忽然一封錦囊從天而降,掉在崎路人身上)


崎路人:錦囊,紫色的錦囊,這是你的東西。


紫錦囊:這封錦囊不是我的。


崎路人:可是顏色、大小跟你的錦囊一模一樣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,我一直站在這裡跟你談話,如果這封錦囊是我的,我會不承認嗎?


崎路人:這就奇了,錦囊上面還寫著我的名字。


紫錦囊:打開看看裡面有什麼指示。


崎路人:好,打開。


紫錦囊:寫怎樣?


崎路人:錦囊所指示,叫我將菩薩印這本秘笈交給蔭屍人鍛鍊。


紫錦囊:嗯,菩薩印這種功夫每個人都可以練,只是沒有人敢練到第十式,練成第十式的人生命只有七天。錦囊會指定你將秘笈交給蔭屍人,難道蔭屍人有與眾不同的異能可以練成菩薩印第十式?


崎路人:此時最重要的是調查給我這封錦囊的人是誰。(時空超越人化光來到)


時空超越人:問我就好了。


崎路人:你剛由集境轉至苦境?


時空超越人:是呀,這支金鱗蟒邪我們已經研究過了,現在我要將它送還枯葉。


崎路人:超越人,你知道這封錦囊是何人給我的嗎?


時空超越人:當然知道,我接觸的層面比你們廣闊,當然了解的也就比你們多。


崎路人:是何人呢?


時空超越人:在一頁書前往八口山之前,他交代素還真兩封錦囊,一封是給素還真的,另外一封就是給你的。唉,一頁書為了救你崎路人,不幸在八口山喪命。


紫錦囊:唉呀,傷心的往事何必再提起呢?其實一頁書有死沒死,你比誰都清楚。


時空超越人:紫錦囊,你講這句話就不對了,應該是你比誰都清楚,而不是我呀。


紫錦囊:哈哈哈,大家心照不宣。崎路人,既然這封錦囊是一頁書所寫,那你就趕緊照他的意思去做吧。


崎路人:我會照他的意思去做。超越人,我問你,素還真是不是還在苦境?


時空超越人:唉唉唉,你怎麼問我這個問題?


崎路人:如果素還真不在苦境,那他如何有辦法將一頁書交代在他那兒的錦囊,用氣功送來給我呢?


時空超越人:唉唷,你是聰明人,用想的就知道了,我沒時間與你討論這些問題,失陪了。(離開)


崎路人:紫錦囊,你認為如何呢?


紫錦囊:嗯,素還真不簡單,他的成功不是偶然的。先找蔭屍人將菩薩印秘笈交給他,然後再來討論素還真之事。


崎路人:也好。(兩人離開,隨後時空超越人又匆忙跑回)


時空超越人:喂喂喂……啊,怎麼這麼快就不見人了!崎路人呀、紫錦囊呀,我要將變體晶液的破解之藥交給你們啊!唉,實在真會跑,下一次見面再拿給你們吧。




***




野地——


紫錦囊:秦假仙,由於你不將如意尺借我,致使害死一條人命。


秦假仙:別將責任全都推到我身上來!要怪就怪你紫錦囊,是你無情在前,所以我才無義在後。


蔭屍人:紫錦囊,到底是誰被秦假仙害死?


秦假仙:去你的!連你也這樣講,枉費我將你當成心腹老弟。


蔭屍人:老大,別生氣,先聽紫錦囊講。


秦假仙:要聽你自己聽,我沒時間,哼哼哼。(離開)


紫錦囊:秦假仙恨未消。


蔭屍人:沒鼻子的本來就多恨,別理他。紫錦囊,到底是誰被我老大害死?


紫錦囊:金少爺。


蔭屍人:金少爺,葉小釵的兒子!是怎麼死的?


紫錦囊:在不歸路被天禍妖狐所殺。


蔭屍人:天禍妖狐,當今武林最恐怖的殺手!自從他蛻變之後殺死了不少人,譬如八面狼姬、玩命浪子、以及集境的高手掩日光都是他殺的,這隻妖狐若不除掉,我們就沒好日子過。


崎路人:蔭屍人的話我有同感。(秦假仙突然返回)


秦假仙:我也有同感。


蔭屍人:老大,你不是?


秦假仙:我本來是要離開,但是又想了一下,唉呀,像這種武林大事我若不置身其中,如何對得起天下人對我的寄望呢?所以我又回來了。


紫錦囊:眾人都贊成除掉天禍妖狐嗎?


秦假仙:當然,難道說你不贊成?


紫錦囊:也許可以換個方式,不用興動干戈。


秦假仙:我以為以暴制暴、以殺制殺才是根本的辦法。


紫錦囊:那何人來擔當這項任務,你可有人選?


秦假仙:這個人嘛……啊哈,遠遠在千里,近近在眼前。


紫錦囊:哦,是你囉?


秦假仙:哈哈哈,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!沒錯,是我、所指的那個人、你!


紫錦囊:我?


秦假仙:武林中很多人都說你很厲害,你到底是怎樣厲害,是哪一支厲害,你表現一下給我看看。


紫錦囊:我不是適當的人選。


崎路人:紫錦囊,情勢危急,你不要再神秘下去了。你應該大展神通,為民除害。


紫錦囊:這嘛……


秦假仙:喂喂喂,也許你還沒想到金少爺死後會留下什麼後遺症。就以最明顯、最簡單的來講,葉小釵一定會替他兒子金少爺報仇,不歸路必然會再掀起一場血戰,葉小釵若能勝利倒是很好,萬一失敗,那就很可憐了,父子死在同一處。


蔭屍人:哪一處,是不是會流汁的那一處?


秦假仙:拜託一下,你先去把嘴巴洗一洗再來。


崎路人:紫錦囊,秦假仙所言很有道理,為了避免無謂犧牲,你要挺身而出。


紫錦囊:殺死天禍妖狐等於是正式向魔域宣戰,目前的情勢還不容許我們這樣做。


秦假仙:我們和魔域早就起過衝突,這場戰爭是遲早的問題。


紫錦囊:沒錯,是遲早的問題,我認為應該在最成熟的時機才發起這場戰爭。


秦假仙:聰明的人是時時找時機,不是靜靜等時機,你要是沒膽量向天禍妖狐挑戰就坦白說,少找藉口講理由。


紫錦囊:唉,你們無法明白我的意思。


秦假仙:什麼意思?你不講誰會知道!


崎路人:是呀,紫錦囊,你就說出你的計畫吧。


紫錦囊:我的意思是要借重織夢師施展夢幻大法,編織過去之夢,來喚醒天禍妖狐的善性。書書真的是好慈悲QQ


秦假仙:用感情、親情、愛情來感化天禍妖狐?


紫錦囊:是,雖然天禍妖狐被邪魔所控制,但只要是有生命的動物總是脫離不了情絲的束縛。只要織夢師的夢幻大法成功,那天禍妖狐將成為我們佈置在魔域的一顆暗棋。


秦假仙:嘿,我怕天禍妖狐著魔已深,不容易改變,這樣做會害死織夢師。


蔭屍人:害死的好、害死的好,這個婆娘不是什麼好貨色!


秦假仙:人家已經棄惡從善了,做人不要這麼記恨。


蔭屍人:哈哈哈,講到多恨這二個字,老大你就要感到慚愧了,你對紫錦囊不也是?


秦假仙:好了!我不跟你講這些。


紫錦囊:好了,我看還是先遵照我的意思去做,如果真的行不通,我會親手打死天禍妖狐。崎路人,現在可以辦你的事情了。


崎路人:嗯。蔭屍人,我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你。


蔭屍人:什麼東西?


崎路人:菩薩印秘笈。


蔭屍人:你留著自己用就好了,我不想學菩薩印。


崎路人:不行,你一定要學成菩薩印,這是天意。


蔭屍人:秦假仙的天資比我好,他來學就行了,他最適當。


秦假仙:老弟,你還不明白天意這二個字的意思?天意是指上天的意思。俗語說「順天則昌、逆天則勞」,天意不可違啊!你若不學菩薩印就會被天打雷劈。


蔭屍人:阿爸喂,練菩薩印的人都活不長久。


秦假仙:為大眾而死,重如泰山,偉大、高尚!老弟,愛吃什麼就吃,吃一吃好做飽鬼。


蔭屍人:崎路人,一定要我嗎?一定要我嗎?我還沒娶妻、還沒生子,有言道「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」。


秦假仙:這點你放心,我會替你完成孝道,但是你兒子絕對不可能跟你一樣的臉孔。


蔭屍人:啊,怎麼變成這樣?


崎路人:我也是遵照指示而做,秘笈拿去吧。(交付)


紫錦囊:蔭屍人,此事不同兒戲,你一定要練成菩薩印第十式。


蔭屍人:我苦,為什麼會選中我?到底是哪個混球的指示?哼哼哼!


秦假仙:別激動、別激動,我們先去吃碗鮑魚海產粥,然後到萬花樓吃天寶十八鞭,龜鞭鹿鞭虎鞭狗鞭熊鞭猴鞭牛鞭馬鞭羊鞭豬鞭……


蔭屍人:別講那麼多鞭,到底是誰要請先講好。


秦假仙:當然是我請。


蔭屍人:那好,走!(二人離開)


紫錦囊:秦假仙、蔭屍人已經離開,我們也必須到夢仙谷找織夢師。


梅香居士:崎路人,請留步。


崎路人:是你,梅香居士。


梅香居士:沒錯,五天已到,樓主派我來請你到太幻樓。


崎路人:太幻樓之行作罷,如果花影人真有誠意,那就勞煩他將燈蝶送到雲渡山交給我,兩天後的中午我會在雲渡山等候,你回去將我的意思轉告給花影人知道吧。


梅香居士:哈哈哈,你不去就永遠報不了仇了。(離開)


崎路人:唉,我的選擇不知是否正確?


紫錦囊:絕對正確。(一封密函飛入,紫錦囊接住)


    一封密函,看來。


    六先知約我們今夜在毒瘴林會面。


崎路人:哦?看來六先知有意與我們合作。


紫錦囊:有可能,先前往夢仙谷吧。




***




夢仙谷——


織夢師:紫錦囊,我很樂意做這件工作,只是我對天禍妖狐並沒有十分瞭解,夢幻之夢無從做起。


紫錦囊:對天禍妖狐,多多少少我還有一點認識,我可以提供一些資料給妳。(兩口組急急趕到)


秦假仙:糟了、糟了,慘了啦!


紫錦囊:秦假仙、蔭屍人,為何跑得這麼倉慌呢?


秦假仙:葉葉葉……葉小釵,葉小釵到不歸路找天禍妖狐算帳!


紫錦囊:什麼?唉呀,不妙。織夢師,妳隨我趕往不歸路。


崎路人:毒瘴林的約談呢?


紫錦囊:這嘛,秦假仙、蔭屍人,你們代替我們今夜到毒瘴林赴約。


秦假仙:有危險?


紫錦囊:沒有危險性,只是談話。


秦假仙:和什麼人談話?


紫錦囊:魔域六先知。


秦假仙:魔域的人!唉唷,我怕。


紫錦囊:不用怕,六先知有意跟我們合作。


秦假仙:看到人要怎麼講?


紫錦囊:叫他們三天後到雲渡山找我。


秦假仙:好啦、好啦,我會照你的交代去做。


紫錦囊:崎路人、織夢師,我們走吧。(三人急速離開)


秦假仙:老弟,我們也到毒瘴林和人談生意。


蔭屍人:走。




***




不歸路——


葉小釵:喝——


天禍妖狐:呀——


不歸路戰聲再起,葉小釵、天禍妖狐正面接觸!




這方面——


紫錦囊、崎路人、織夢師三人施展輕功,欲趕往不歸路幫助葉小釵,但是很不幸來到中途,九惡道攔住了。


九惡道之一:哈哈哈,此路不通啦!三清子你們仔細看,那名穿紫色衣服的人到底是誰?


柳全真:啊、是、是師叔您!(柳全真定睛一看,震驚萬分)


紫錦囊:唉呀!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