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1513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W8bh49 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8\V  
'aj97b;lpG  
-- r .&<~x  
NOzAk%s3I  
JI"&3H")g%  
|->P|1 P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8:D|[u;iG  
397IbZ\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6R`q{}.  
S9cAw5E(yN  
bQTkW<7gh  
Nj p?/r  
*#{V ^}  
d3,%Z &  
* * * |8m2i1XG  
8ch^e[U`  
`<cn b!]  
S)n+E\c  
DK6^\k][V  
q3_ceXYU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sWG_MEbu  
_"4u?C#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f+WN=-F\  
L\GjG&Y5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:gwM$2vv  
vq?aFX9F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b235Zm  
5LYzX+a)  
著實、無聊。 WP}NHz4H  
j0X Jf<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]cKxYX)J  
;A\SbLM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ZcQ@%XY3~  
Y|3n^%I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:(?F(Q^  
llK7~uOC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%fF0<c^-U  
}%}yOLo: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';vL j1v  
E3~Wyfd7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|[3%^!f\  
K}feS(Ji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^sP-6 ^  
|jhu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\Ctl(uj  
UVUoXv)N  
「喔?」 JNL9t0 x  
EyK F5TP0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0;/},B[A  
'[zy%<2sL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?E6 C|A$I  
vxt<}h5J/!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D\LXjEm e.  
wj$WE3Y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gY/p\kwsj  
_q1b3)`D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T[\?fSP  
wticA#mb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n%&+yg   
RK\$>KFE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?(2^lH~6h  
S uo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{IG5qi?/E)  
KwxO%/-}S  
NU/:jr.W#  
P7|x=Ew;`  
)W0z  
56l1&hp8In  
VPI;{0kh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LmjzH@3  
}Q#3\z5  
-d8U Hc  
.{ -C*  
\ QE?.Fx  
*L+)R*|:&  
KOYcT'J@vR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|9x H9@^f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a%NSL6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;eQOBGX9  
k/]4L!/ T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RP|/rd]-k  
}{#ty uzAo  
U\~9YX8  
|ryV7VJ8  
/t"F Z#  
   fqp!^-!X  
   jPc"qER!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'2X6 >6`w  
   O~~WP*N  
   qGVf! R  
   6zR9(c:a~  
   CaE1h9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h}$g}f%$+  
   Ef~Ar@4fA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ta+MH,  
   XV %DhR=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}"x#uG  
   Q /zlU@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hteAuz4H  
   kH'zTO1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=IH~:D\&  
   ! %X#;{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1W r,E#+C  
   }5]2tH${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%iR"eEE  
   wG@f~$   
   YG_|L[/#  
   hZ`<ID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5_7y1  
   iu.v8I ;<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urhOvC$a  
   CuT50N;tk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0PD=/fh[  
   Jo''yrJpB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Ef$a&*)PH  
   ZM16 ~k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UR~s\m  
   w ZfY~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UZpQ%~/  
   hVIv->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UC_o;  
   Cto>~pV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GL%)s?   
   U"RA*|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n^|SN9 _r  
    SQ&}18Z~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Gz52^O :  
   M`n0 q y  
   Ma4eu8  
   %l?*w~x  
   #jJ0Mxg  
   fA"c9(>m%]  
   }@"v7X $  
  * * * 5=\^DeM@ H  
   =YIosmr  
   T% GR{mp  
   -24ccN;  
   B2Rpd &[  
   !1%Sf.`!_  
   J:J/AgJuH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VCVKh  
   K:A:3~I!NW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~!M"  
   @REMl~"D5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JP(0/?Q  
   HYG1BfEaW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{6%-/$LX  
   x0%yz+i{: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# 2FrP5rC  
   9Fw NX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8C? E1fH\  
   _k;HhLj`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aK]AhOG   
   2Q7X"ek~[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7F_N{avr  
   :6Tv4ZUvcG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}$sTnea  
   ;.rY`<|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P!IXcPKW53  
   o9yUJ@ :i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K`60[bdp  
   ^t*Ba>A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Sqyju3Yp  
   9'e<{mlM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@?;)x&<8?3  
   B52dZb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Z c#Jb  
   y+V>,W)r7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\PFjw9s  
    c,M"a  
   W7@Vma`  
   W^S]"N0u  
   yu > ;m.e_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I)0_0JXs  
   JsMN_%y?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OsVz[wN  
   t]iKU@3  
   '<*%<J{(  
   {ot6ssT=D  
   %da-/[  
   yS[HYq  
   4cJ/XgX  
   C7}iwklcsa  
   >Rb jdM5K4  
   'aEN(Mdz1e  
   d>c`hQ(V  
   kho0@o+'^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e eyZ $n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"T<7j.P?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+%~me?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6Bexwf<u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f>Tn#OW  
wawJZ+V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6.|[;>Km  
"K;""]#wg0  
Tv|i CYB?  
H5CL0#I  
YjPj#57+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~Ds3 -#mMy  
   ~;t/VsgGW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/38XaKc{6  
   Yq{R*HO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Q4g69IE  
   MaF4lFmS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'<6DLtZl  
   I`x[1%y2 F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`1lGAKv  
   0Ld"df*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Fnd_\`9{  
   *De'4r 2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jZiz 0[  
   w/9%C(w6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&#!1 Y[e^  
$M$-c{>s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a&7uRR26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{/qQ=$t  
   ;R$2+9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:BB=E'293  
   2G_]Y8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Q07&7SH_  
   Zh`[A9I/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Tl1H2s=G-  
   bGxHzzU}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`^|l+TJG  
   }]=@Y/p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( k_9<Yb3  
   F3L+X5D.yu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,hm&]  
   \9`.jB~<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#aiI]'  
   ;s-@m<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\ _?d?:#RD  
   9TwKd0AT$&  
   &y7xL-xP  
   <(H<*Xf9  
   ~YByyJG 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n~0MhE0H  
   2jxIr-a1G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^'fgQyj  
   {WQ6=wGpS  
   |dDKO  
   ;lfv.-u:<  
   KP7 {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O%haaL\  
   (/s~L*gF{  
   6ud<U#\b&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96P&+  
   N;k)>  
   $?dQ^]<,  
   X{<taD2~  
   _O ;4>  
   H6Bw3I[  
   B|,d  
   pjs4FZ`Pd;  
   ei{tW3 H$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"a3?m)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,+4T7 UR  
l|E4 7@#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~ {yy{  
.`5|NUhN  
:KA)4[#;W  
eq(h {*rC  
V,0$mBYa  
   5`+9<8V  
   r@qLG"[\c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J -Lynvqm  
   g?Nk-cg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/|i*'6*  
   qHdUnW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O6)Po  
   oYTLC@98}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gh\u@#$8  
   f$kbb 6juL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~jzLw@"~$^  
   '@ Y@Fs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`y^\c#k  
   H1B%}G*Ir-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Ui (nMEon  
   {}k3nJfE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E z}1Xse  
   U'(zKqC 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Gt*K:KT=L  
   ?2~fvMWu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IJ2'  
   y-nv#Ejr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fv+ET:T%  
   z{ V;bi;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oj Y.6w  
   pMHl<HH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'vVWUK956  
   upaP,ik}~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=O0A(ca"g  
   n8;p]{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^`id/  
   6}I X{nQI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7<e}5nA/  
   6}N`YOJ.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dFw+nGN  
   T})q/oUqK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wMR,r@}  
   P8X9bW~GQ  
   pu/5#[MC)^  
   r D <T  
   &nr{-][  
   K\%\p$ZD  
   JYw?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.tG3g:  
   k-n`R)p:  
   1T|")D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"[]oWPOj  
]pB5cq7o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%k?/pRv$>  
j|[$P4w}U  
.?APDr"QQH  
cyd&bxPgj+  
_VgFuU$h  
     a"Iu!$&N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C[Q4OAFG  
   UzSDXhzObf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X)j%v\#`U  
   J3oUtu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ZR=i*y  
   a(fiW%eFb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R= Ig !s9  
   P5G0fq7  
   hEo$Jz`  
   lUq `t K8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Z?[ R;V1j  
   n87Uf$  
   9+ve0P7$  
   6&~Z3|<e  
   Y/m-EL  
   oMM@{Jp  
   8(NS;?  
   {Eo Z }I  
   Ai 8+U)  
   M`=\ijUwN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~k@{b&  
   {<Y!'WL{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pXQ$n:e  
   J7EWaXGbz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. Z9c.E{  
   Mz) r'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f@Ve,i  
   vgNrHq&2q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!qH)ttW  
   )g-0b@z!n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#{)mr [c|  
   fpzEh}:H\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vON7~KA  
   D iHj!tZN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7D8 pb0`;J  
   - ikq#L){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jW| ,5,43  
   kMa|V0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Q"LlBp>t|#  
   tg%Sn+: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wv%UsfD  
   S->Sp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q.ppYXJUXi  
   yaI jXv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yS#D$q2_  
   3[kl` *`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7Z81+I|&8  
   [Fd[(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Qeq=4Nq  
   4`"Q!T_'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gF~ }  
   HN&]`cr;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iSMVV<7  
   +ldgT"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"[ >ql1t{b  
   !8J%%Ux&M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\#'m([<e  
   sQ82(N7l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w 1O)  
   8qq'q"g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k8ymOx  
   k/%n7 ;1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$K~ t'wr  
   TUR2|J@n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Ni61o?]Nj  
   4--[.j*W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|uln<nM9  
   yLCJSN$7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)u5+<OG}=  
   C5'#0}6i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kT{d pGU9  
   Lc13PTz>>g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K(p6P3Z  
   +# tmsv]2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LD)P. f  
   !qVnziE,,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wO ?A/s  
   y[sO0u\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%u02KmV.  
   );5H<[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$/;;}|hqi  
   jr=erVHK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R3%&\<a)9  
   ;*XH[>I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Vi_6O;  
   [}t^+^/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lr_c  
   ky-9I<Z,,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'PVxc %[  
   }IGoPCV|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:927y  
   ~V6wcXd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A 2Rp  
    q,v)X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;_Z[' %  
   3r-oZ8/n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M=Cl|  
   cHjnuL0fsy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kx31g,cf]w  
   pW4$$2S?9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H^r;,Q$9  
   ~duF2m 72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[h[@? 8vB  
   B Ms?+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fobnK~2  
   <b#1L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^2)<H7p  
   KI Xp+Z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$@^*lUw  
   *r(Qy0(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!hWS%m@  
   *!m(oP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 BDfJ  
   x|`BF%e/v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Lq2ZgKd!  
   &t:~e" 5<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F4DJML-(  
   8/T[dn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\=uD)9 V  
   V@o#" gZ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]FEDAGu  
   # 1 1<=3Yj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s"5wnp6pW  
   ZRj/lQ2D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0+T:};]  
   4*'ZabDD  
   hc*tQ2  
   x Nb7VUV7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1)jea wVmj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ijUu{PG`X  
' Ttsscv  
~( 0bqt3c  
tC(MaI  
9D Nd} rXO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^< ;C IXo  
LnKgT1  
8 aIqc  
97$Q?a8S@  
  * * * lM}-'8tt?  
_ E-\aS{  
7(uz*~Z?`0  
Shn=Q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Rd5-ao4  
*9uNM@7&0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JqZt1um  
RgUQ: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bmK  
ot[ZFF\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2O*At%CzW  
0ju-l= w  
Bpm COA  
tgl(*[T2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y<w_>O  
8a`3eM~?[  
"igA^^?X1N  
gd]S;<Jh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d'ZB{'[8p  
dO%f ;m>#  
  十足挑釁。 +6$+] u]  
s R>>l3H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E;{CoL  
vA!IcDP"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`^[Tu 1  
@s cn ?t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9  @ <  
5,##p"O(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>'W,8F  
]xMZo){[|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;`LG WT-<F  
H`fJ< So?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|8~)3P k  
Y:O|6%00Y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}q]*aADe  
^pd7nr~Y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@O'NJh{D`  
dWiNe!oY2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@(35I  
iTq&h=(n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9ghzK?Yc  
)Cj1VjAg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]  &"`  
; 8DtnnE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(?8i^T?WP=  
xBc|rqge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~mt{j7  
[(_,\:L${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c8[kL$b;j  
R/"-r^j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L-E?1qhP>  
-hW>1s<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)#M$ov  
 <a $!S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Z]Ud x  
7glf?oE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<";1[A%7<  
v{|y,h&]a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]zyT_}&  
fi>.X99(G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u9v,B$ S  
'@+q_v@Jl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.hxFFk%5  
0_ST2I"Ln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tlD^"eq4:  
hy;V~J#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n=JV*h0  
@.a59kP8X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~E8/m_> rU  
hM!g6\ w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!:5'MI@  
8$]SvfX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@<$m`^H  
J5jI/P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g|| q 3  
.YvIVQ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<5j%!6zo  
.p=J_%K}0x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2^`k6V!  
XSN=0N!GB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<>$CYTb  
cy? #LS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%wru)  
vJi<PQ6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x%H,ta%  
CF-tod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2{BS `f  
9 5j`^M)Q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4Ng:7C2  
%zY5'$v `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lcEK&AtK  
=vF!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x)eF{%QB  
Hq gg*4#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ci2Z_JA+  
SvkCx>6/G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..BP-N)V)  
Z;1r=p#s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8_Uh h5[  
@x!+_z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8EdaxeDq  
.I#_~C'\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=w`uZ;l$Q  
]2|fc5G'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q o^mp  
.:Sk=r4u\  
gzKMGL?%?  
Eld[z{n"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:06.b:_  
}><[6Uz%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%*Mr ^=  
W4k$m 2  
=)g}$r &<  
/~;!Ew|q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/hVwrt(  
{n|Uf 5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M?}:N_9<J  
dy5}Jn%L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f##/-NG  
]yqE6Lf9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LA 2/<:  
Piwox1T ;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w >2G@  
   puWMgvv  
   V'Kied+  
   8c9<kGm$E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#s\kF *  
   !'BXc%`x[  
   RU6c 8>"  
   > 3(,s^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pO:]3qv  
   1>L'F8"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~UO}PI`C  
   ~a`  xI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.S/zxf~h  
   ;A7JX:*?y=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ty[p5%L1  
   W,CAg7:*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C|3Xz[k{  
   vo*oCfm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9609  
   h| wdx(4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J+ S]Qoz  
   q jc4IW t~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~XuV:K3  
   #(Gz?kGAH`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ysIhUpd  
   C5TV}Bq\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K@cWg C  
   OM\1TD/-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0!lWxS0#=  
   >J S^yVk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m<>BxX  
   J-dB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C]5 kQ1Og  
   Bz-jy.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[yQ%g;m  
   ~).D\Q\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LAxN?ok9gD  
   fpo{`;&F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b-  t  
   ?%Nh4+3N>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wv{ Qx^  
   ^OWG9`p+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$B%KkD  
   Zc1x"j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w($a'&d`0  
   G)}[!'<rR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XxmWj-=qO  
   qq&U)-`  
   Sf*v#?  
   #vV]nI<MF.  
   EyPJ Jc8  
   mXyP;k  
   L7 }nmP>aR  
   BK%B[f*[OA  
   g[pU5%|"[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8Zsaq1S  
   aHW34e@ebL  
   g-d{"ZXd J  
   <>\|hno}  
   BVb^xL  
   d[3me{Rs  
   = exCpW>  
   L4/ns@e  
   %(eQ1ir+  
KZ7B2  
JL87a^ro  
o[!o+M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:;e OhZ=_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qK%N{ro[{?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=_BHpgL  
B0|W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[ S  
4r4 #u'Om  
0'6ai=W  
U)f('zD  
55s5(]`d  
   BNJ0D  
   h=`$ec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DqWy@7 a  
   zx<PX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Hre&a!U  
   D)x^?!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c=+%][21  
   #pPOQv:~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octQ[QXo#  
   v)*MgfS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>ye.rRZd`  
   U - OD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]@Y!,bw&  
   }v}F8}4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,gNZHKNq  
   _+ 9i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8/j|=Q,5  
   &&l ZUR,`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5ZkR3/h e  
   I,#E`)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k0=!%f_G!  
   Xj+_"0 #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KRlJKd{  
   cO{NiRIb  
  「你說。」 Z<>gx m<  
   VRY(@# q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*:d ``L  
   ):hz /vZ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_+P*XY5  
   @bTm.3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*A!M0TK?i,  
   l opl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}2S!;swg+  
   En7+fQ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='D%c^;O8'  
   B/3~[ '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0_je@p+$  
   *IbDA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n1|]ji[c  
   Z(RsB_u5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mQ}\ptdfV  
   ,[p?u']yZz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NM9ViYm>P  
   'p[6K'Uq5  
   !V#*(_+n  
   u* iqwm.  
   `4@` G:6BL  
   *]q`:~u2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PNLlJlYlP  
   r{yIF~k@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*URY8 a`bO  
   &flcJ`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aAoAjVNkK  
   X+emJ&Z$@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/Y\q&}  
   z}5'TV=^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D//58z&  
   `,GFiTPd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/%?bO-  
   aM[fag$c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mMhe,8E&  
   F+xMXBD@>*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@J@bD+Q+0  
   :]C\DUBo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9D%~~~ %b  
   U/(R_U>=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0XIrEwm@%  
   9qZ|=r]y'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\v9<L'NP)  
   KRcg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qn\>(&  
   / dn]`Ge)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0Zl1(;hx@  
   :\1&5Pm]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z!j`Qoh?V9  
   Ipmr@%~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Ix5yQgnB}j  
   G}~b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8i"{GGVC  
   AB#hh i#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`^N;%[c`z  
   ||,;07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|s`q+ U-  
   D{z=)'/F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eZJOI1wNp  
   Y2D) $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pcl _$2_  
   < ?nr"V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+yea}uUE  
   n<$I,IRE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6$5M^3$-  
   BPOWo8TqD^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 JuI,wA  
   6%xl}z]o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|3cR'|<Ual  
   tw')2UGg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U5PCj ]-Xt  
   LMDa68 s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Mt:(w;Y  
   =@f;s<v/  
   2gv(`NKYE  
   Ek BM>*W  
   s_8! x  
   /L 4WWQ5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G7<X l}  
   N@>S>U8C  
   4c yv 8  
   57}q'84  
   fYi!Z/Ck2  
   |"< I\Vs:  
   >seB["C  
   4Ojw&ys@V  
   d w|0K+-PH  
   YB|9k)Z2[  
   NC}#P< U  
   O#\> j  
   1^3#3duV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'Ot[q^,KRG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[)A#9L~s=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$'{`i 5XB  
Prz +kPP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)"jn{%/t  
 >E ;o"  
aDvO(C  
rRrW   
T^;Jz!e  
  #s R0*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AYu'ptDNr  
NF(IF.8G  
   pXj/6+^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Iki+5  
   ) wo2GF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r2F  
    )P9{47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D)ne *},  
   2{]S_. zV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+6M+hO]  
   |od4kt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q|$>H6H4b  
   &Bz7fKCo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3auJ^B}  
   E,D:D3O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+b,31  
   p1VahjRE-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azDC'.3{p  
   Rp`_Grcd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ZH$sMh<xg  
   ci_v7Jnwo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F`BgKH!  
   _z(5e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_]D#)-uv}C  
   bDFCZH-:'O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!G"9xrr1  
   N{hF [F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ULNAH`{D  
   +>!B(j\gx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Mi/ &$" =  
   ^L8Wn6s'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+i`Q 7+d  
   Vh#Mp!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x'M^4{4[  
   rZ!Yi*? f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0Y6q$h>4  
   L*UV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hSkc9jBF  
   oxMUW<gYd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;Y@!:p- H  
   Y[ iDX#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O/D Af|X|  
   p- "Z'$A`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(@KoqwVWc  
   C@y}*XV[b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})o~E  
   tLD~  
  「如何說?」 \);.0  
   o%Be0~n'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Sc1+(z  
   Lh8bQH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zU f>db  
   U,Z"G1^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"t[M'[ `C  
   .q0218l:dF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<91t`&aWW  
   H+4=|mkQ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*:=];1 O  
   PUbaS{J7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! jbEm8bt  
   .A3DFm3t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g3|BE2?  
   `IEq@Wr#$!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Gs[Vu@*  
   }qc#lz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8AT;8I<K  
   K!3{M!B 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>|wKXz  
   o_iEkn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\% }raI;Y@  
   O$a#2p&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./$ <J6-J  
   x+4v s s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,{?wKXJ}L!  
   Osnyd+dJY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S|HY+Z6n'  
   kEO1TS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IWQ&6SDW$z  
   M~-h-tG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H ZPcd_(  
   't7Z] G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o~= iy  
   oew|23Ytb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z OtkC3hY  
   _74UdD{^o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>)LAjwhBp  
   cv= \g Z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"=qv#mZ#9  
   i-b1d'?Rb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I:F <vE  
   \*uugw,\y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ha5e(Hj?  
   ]oEQ4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Hq?&Qo  
   VgA48qZ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QWw"K$l  
   ^#;RLSv 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.U 39nd  
   ;|!MI'Af  
   UT4f (Xo  
   bE d?^h  
   J?IC~5*2  
   F$h'p4$T  
   3p_b8K_bG  
   z?kd'j`FG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0R|K0XH#$  
   $T),DUYO  
   #EG?9T  
   y@A6$[%(E|  
   B'p5M.6d#:  
   Y 9i][  
   -L8Y J8J6  
   y"-{$N  
   3D[=b%2\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>jMH#TZaX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BSKEh"f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#C\4/g? =,  
GBbhar},g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R2LK.bTVn  
s'L?;:)dyB  
'm O2t~n  
(X}@^]lpa  
AuCWQ~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}Bff,q  
   G$5m$\K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AyTx'u  
   @ls.&BHUP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\##`pa(8  
    Q2\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G;]:$J  
   VzwPBQ -  
   {4rQ7J4Ux  
   OD+5q(!"a  
   i2`0|8mw'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(wA?;]q(  
   o^ h(#%O  
   FA$zZs10\  
   k dU! kj  
   Z+idLbIs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`6Hf&u<  
   c> G@+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Eark)  
   Vxh.<b6&'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Lko`F$5X  
   1D{#rA.X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G) 7)]yBL  
   P5URvEnz:  
   OE"<!oIs  
   PXEKV0y  
   6Rz[?-mkLO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a %K}j\M  
   r!K|E95oj9  
   |.w;r   
   SrZ50Se  
   e@jfIF0=}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m6U8)!)T  
   E`xU m9F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wkikD  
   u!1/B4!'O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(@Zcx9  
   #s+Q{2s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|Fv?6qw+  
   r/AHJU3&eY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")M;+<c"l  
   _4R,Ej}  
   j>!sN`dBj  
   =Ahw%`/&}]  
   `C'}e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4VFc|g  
   n`<U"$*  
   X47Ol  
   Uu5C%9^s  
   ou6j*eSN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}W}G X(?P  
   AZ wa4n}"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p >aw  
   vlQ0gsXK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RVP18ub.S  
   v3^t/[e~: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-S$$/sR  
   /*P7<5n0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k7T alR  
   Jvj=I82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~4^p}{  
   g7Z9F[d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& rQD`E/  
   CB]l[hM$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%EoH4LzT  
   SG`)PW?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/e<5Np\X  
   o^PuhVu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kaO{#i2-  
   -<d(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D1ZC&B_}-  
   >13/h]3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<Wf0QO,  
   Um'Ro4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9'X@@6b*'  
   K=o:V&  
  「千雪!」 dq2@6xd  
   _<2 RYXBC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 feN!_ -  
   Y2D >tpqNw  
  「可以。」 nj"m^PmWo3  
   kz_M;h>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5f{wJb2  
   sy=dY@W^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i=V-@|Z  
   }Q ;BQ2[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%VS 2M #f  
   I<KCt2:X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EFD?di)s  
   ]h0Y8kpd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"H@Fe  
   k3#wLJ  
  「嗯。」 `}Eh[EOHJ  
   @H6%G>K,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A^t"MYX@  
   z41D^}b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l -XnB   
   k5q(7&C  
   y]w )`}Ax  
   !#C)99L"F  
   @f\ X4!e*y  
   y>4p~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6R L~iD;X  
   i:;$oT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@kS|Jz$iY  
   9OH.&g  
   6<#Slw[  
   5VuC U  
   /\nJ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wE)] ah:  
   x,}ez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Hi$#!OU  
   i[mC3ghM6,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$ V3n~.=  
   1<;\6sg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Oib[\O7[z  
   u}^a^B$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NJ.rv  
   | pF5`dX  
   ?.]o_L_K  
   )r-T=  
   od;Bb  
   5`(((_Um+  
  * * * t `N ">c"  
   1'(_>S5CG  
   @$2`DI{_^  
   H(  
   :(5]Z^  
   Y{+zg9L*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=x|##7  
   >1#DPU(g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v!WU |=u  
   vo:52tCk}m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9^6|ta0;0  
   K,`).YK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/vFxVBX  
   0X ] ekq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">0/>>Ry  
   )R [@G.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#u}v7{4  
   YyQf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SX1Fyy6 w  
   0 .6X{kO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UUdu;3E=5  
   rw}5nv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/-G qG)PX  
   HJ2]Nz: 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Z9 ;nC zHm  
   ($ [r>)TG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Ee$" O 6*!  
   :F KYYH\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D@sx`H(  
   !}Woo$#ND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WwCK  K  
   aPY>fy^8D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ei|*s+OZu  
   &2<&X( )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:?&WKW  
   e GqvnNv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-Fok %iQ'5  
   gN!E*@7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dc\u$'F@S  
   E{+c*sz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5 vu_D^Q  
   -!bLMLIg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?-.Ep0/  
   |Ad6~E+aL-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vhE}{ED  
   JQbMw>Y  
  「說。」 yTq(x4]  
   {Y@-*pL]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.1[2 CjQ  
   dPyBY ]`  
  「但是?」 faL^=CAe  
   ~d#;r5>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)o'U0rAx|a  
   :zn ?<(sQ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!+|N<`  
   (61twutC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Y=WN4w  
   2t`9_zqLw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(HV~ '5D  
   {,-5k.P[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-RqAT1  
   :86luLFm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<cfH '~  
   W1vAK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Z\gg<Q  
   j@?[vi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_]~ht H  
   +q_lYGTiO  
   |<Dx  
   lTOM/^L  
   18w^7!F?~u  
   8|-mzb&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luz%FY:  
   f$S QhK5`  
   W.6 JnYLQ&  
   n.qxxzEN  
   /%q9hI   
   xd BZ^Q  
   d @kLLDP  
   (#l_YI -  
   DGfQo5#  
   >\oJ&gdc  
   IweK!,:>dN  
   ]pP2c[;  
   =&b$W/l)0  
   a4CNPf<$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x# @D#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QKaj4?p$|S  
ZM^;%(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WT!\X["FI$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kGiw?~t=%  
k#NMD4(%O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n(O p<  
G6mM6(Sr  
PH!B /D5G  
rB|:r\Z(jG  
Awf = yE: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ibUPd."W  
U zHhU*nW  
p: 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b+apNph  
~6i mkv^ F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 2_v+q  
%-po6Vf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C)}LV  
J&1N8Wk)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_'dy$.g  
@|A&\a-"J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uxiX"0)g>  
iGNKf|8{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IFoN<<7/2$  
Ps4A B#3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d}J#wT  
iqP0=(^m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)PNk O3  
X]%4QIeS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:8T@96]P  
Y %8QFM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me\)JCZpb{  
tvCTC ey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`P*j~ZLlXN  
kIo?<=F8T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-q|M=6gOs  
Gl1$W=pR: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e{S`iO  
R_DQtLI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X~!?t }  
|8ZAE%/d  
c~;.m<yrf  
M!@[lJ  
3E:<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l).Ijl}AH;  
   oWOZ0]H1  
   Os+ =}  
AP@d2{"m}  
|V]E8Qt  
(avaTUMOqy  
FA,CBn5%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_bsfM;u.%  
#k, kpL<a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gUQCKNw  
&2^V<(19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TA5M4r6  
I}x*AM 7+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=r8(9:F!  
]T`qPIf;yJ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/8R1$7  
'@bA_F(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yE>DQ *  
llJ)u!=5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wAYc)u#  
3ji#"cX  
  「喔。」 5`Z#m:+u  
IA'AA|v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 'M{_S  
7Ll(,i<,C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:OM>z4mQ  
+tF,E^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z?^p(UH  
>v{m^|QqB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t z{]H9  
-rfO"D>  
  「快、說!」 i%iU_`  
 W~4|Z=f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xXtDGP  
y[vjqfdmU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_)Ms9RN  
\BDNF< _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li[g =A,  
M;OYh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^]kDYhe*Y  
q0}LfXql8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6S(3tvUr  
 2r[,w]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C`ok{SNtUy  
9Y(<W_{/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CH2o[&  
z y.Ok 49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$]9d((u4  
_%x|,vo`(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n\QG-?%Pi  
1\BECP+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22GtTENd1h  
h )w<{/p(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JS4pJe\q  
kmf4ax h1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CyE.q^Wm  
(C!fIRY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K3jno+U&  
N%0Z> G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>0>M@s  
Yd@9P 2C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h"[ ][  
Ys\l[$_`*  
  「嗯……」 %K zURv  
Si;e_a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#pf}q+A  
0j3j/={|.1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/q]WV^H  
A/'G.H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0-=QQOART\  
__zsrIUJ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Bq'hk<ns[  
HzW ZQ6o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0ya_[\  
KxY|:-"Tt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 ?9AByg  
xe 6x!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4p F%G  
0evG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z2-=fIr.h  
}UX>O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1,4kw~tA  
] Qj65]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jLZ+HYyG9  
+W-sb5)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7pkc*@t  
D`Fl*Wc4H  
  「賭嗎?」 Q5baY\"9^  
tk~7>S  
  「賭了。」 TMGZHOAt  
16x M?P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+>{{91mN  
az7L0pp  
  「滾!」 F)!B%4  
o:m:9dn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>a Q; 8  
CI ~+(+q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N9_9{M{  
z9E*Mh(NE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r*y4Vx7  
2#ypM9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zPZy#7/A  
J/WPffqD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dfO84Z} 5  
WY  #pzBA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L/#^&*'B  
n`;=^^B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H"].G^V\6  
3/P2&m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NkA|T1w7  
k oZqoP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(?;Fnq  
u0Irf"Ab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d%\en&:la  
Nq Ve{+1x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/a(xUm@.  
Z[[ @O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`gSqwN<x%  
>a5CW~Z]  
  「嗯。」 4F^(3RKZ|  
ZQZ>{K  
  rs`H':a/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XSkx<"U*  
,=.&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c>,|[zP{  
\J.PrE'(}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&>XIK8*  
37Q9goMov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#"jEc*&=  
'x$>h)t]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CuR.a  
Z ^zUb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3){ /u$iH.  
"u@)   
/4}{SE  
""|vhgP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tF}Vs}  
ROw9l!YF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tsaf|xe  
:OT~xU==H  
,HO~NqmB4  
z%Pbs[*C  
= Bz yI  
3GqvL_  
? BtWM4Id8  
]A+q:kP  
,<!_MNw[  
V4@ HIM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wcDHx#~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