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3275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CtwMMZXX3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ruM16*S{=  
8Ua ;< h%  
-- [o)P  
q2}<n'o+  
#`5 M( o  
$smzP.V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.}.5|z} A  
Au'[|Pr r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STp}?Cb  
4.bL>Y>c  
eRllF` *  
W`] ,  
dX0A(6  
+x$;T*0  
* * * DUiqt09`~  
krm&.J  
8}m] XO  
=rS z>l  
zw^jIg$  
u2'xM0nQ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C,-q2ry  
)Rla VAtM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c]O3pcU  
}Tn]cL{]C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d;|Pp;dc  
ZbCu -a{v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D %~s  
)DuOo83n["  
著實、無聊。 z= vfP%  
ro7\}O:I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? e%Pvy<i  
E N%cjvE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Z<z(;)?c  
3t[2Bd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(4n8[  
"#d}S)GlXM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FVsVY1  
f$9V_j-K+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py9(z`}  
HE. `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zS18Kl  
-?' r_t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rgdDkWLXC  
M?x/C2|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2#ND(  
6<.Ma7)lA  
「喔?」 { :'#Ts<  
tM <6c+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:84fd\It4  
DzYi> E:*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L|EvI.f  
ihBlP\C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i-~HT4iw  
\I1+J9Gl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rg)>ZHx  
6MvjNbQ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PsMoH/+"  
m!SxX&m"G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q asbK:}  
YvL5>;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1[OCojo<  
#S)+eH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k#NIY4%.  
UUJbF$@;  
4qXO8T#~J=  
o8;>E>;  
GM=r{F &  
uOUgU$%zqH  
s.`:9nj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T1 >xw4uo  
n4\UoKq  
c u*8,*FU  
r0t4\d_&  
+A%|.;  
Yci>'$tQ  
`u6CuH5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qg1s]c~0u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d1]CN6 7{G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gpw,bV  
qdnwaJ;&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6?(yMSKa  
!!k^M"e2  
zm!M'|~@7  
|:w)$i& *  
fc&djd`FuX  
   9-+N;g!q  
   "&:H }Jd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ri Z :#I  
   NkV81?  
   D7r&z?  
   e9RH[:  
   ?W>`skQ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_\8jnpT:  
   Lb?WhjqZ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.07"I7  
   %8H$62w]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dS8ydG2  
   d_,Ql708f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n2 can  
   km*Y#`{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m lxtey6H3  
   le' Kp V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]>Ym   
   A%2B3@1'q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wfv\xHG  
   ohbU~R3{U  
   }h sNsQ   
   D>8p: ^3g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-K lR":  
   gs3c1Qa3b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s1E 0atT  
   0%Le*C'yk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H[nco#  
   4 ob?M:S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/{:XYeX  
   '#yqw%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ImG8v[Q E  
   ht*(@MCr<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EcL6lNTR+  
   AmHj\NX$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1I`F?MT  
   _}Qtx/Cg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'iF%mnJ  
   S't9F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,@c1X:  
   {?`7D:]`^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F \ls]luN  
   YTFU# F  
   cz,QP'g  
   F$DA/{.D  
   r@}`Sw]@  
   !p/SX>NJ  
   zwZvKV/g  
  * * * ?[d4HKs  
   u+Ix''Fn#%  
   3nG.ah  
   {iX#  
   CyR`&u  
   ~*7$aj  
   tO{{ci$-T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LWv<mtuYf  
   y62f{ks_/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$ uHQl#!;  
   ,_u7@Ix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{lWVH  
   "G [Nb:,CR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KE3`5Y!  
   UqI #F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7. <jdp  
   y017 B<Ou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4j=3'Z|  
   xT"V9t[f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`f;w  
   ;|WUbc6&g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ZU`9]7"87B  
   #@B"E2F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oRCc8&  
    Lto*L X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BuV71/Vb{Q  
   f\hMTebma$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A4tk</A  
   "tCTkog3]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&IQ=M.!r  
   @GN2v,WA?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49; 'K  
   +]%S}<R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\P.h;|u  
   O=2|'L'h!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+X/a+y-  
   wmr?ANk  
   gyvrQ, u  
   ({!!b"B2  
   Ks%0!X?3q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\1<'XVS  
   Wzl/ @CPM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~*iF`T6  
   z+"$G  
   }:#WjH^  
   )s $]+HQs  
   x0<;Rm [u=  
   Ooz ,?wU6  
   u<S`"MR:J  
   t$!zgUJ  
   Ce}`z L  
   *igmi9A  
   U?0|2hR~  
   kOQ)QX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:'p)xw4K|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w5m /[Z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N )Z>]&5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layxtECP(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$oW= N   
J`5VE$2M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?i<l7   
v/ry" W  
[+WsVwyf?  
"W5MZ  
Oem1=QpaC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'pA%lc)  
   ?h`,@~6u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^$oa`B^2JM  
   3Y P! B=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l i<9nMZ<  
   N~|f^#L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%ZRv+}z  
   1'~+.92Y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S[y'{;  
   "pt[Nm76)8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n*GB`I*g  
   ky !Z JR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UL ew ~j  
   og$dv 23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9ZOQNN<ex  
EW]DzL 3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8+!G /p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70avr)OM  
   {X, -T&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C^C'!  
   SMvlEj^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PM*lnd#J  
   ++2a xRl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'\H & EJ'  
   G} [$M"}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 V13^SVM  
   <mLU-'c@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j.Y!E<e4]  
   / pe.?Zd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d}E6d||A  
   o)\EfPT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l7ES*==&@0  
   I2{zy|&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uF,%N   
   -}qay@cDt  
   q+YK NXI  
   $v{s b,  
   K(mzt[n(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-% B)+yq>  
   eF 8um$t9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pv|D{39Hs  
   {flxZ}  
   z<"\I60Fe  
   wW/wvC-  
   b#e|#!Je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MM+nE_9lV  
   Lp||C@h~  
   9hwn,=Vh)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jK=-L#hz  
   @n=FSn6 c  
   +>h'^/rAE  
   +QrbW  
   [\i1I`7pE  
   n;dp%SD  
   ErMA$UkJ  
   D #twS  
   _1Iw"K49Qx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_EZrZB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bEE'50 D  
Q=%1@ ,x"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jdGoPa\  
G_~w0r#  
zR+EJFf  
L= fz:H  
Xj&fWu A  
   A-&C.g  
   a 8Jn.!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%klC& _g~_  
   eFUJASc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61q:nWs  
   Ax4nx!W, 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?1Lzbou  
   Tt.wY=,K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Lc!% 3,#.  
   G-[fz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k1HukGa  
   ++Qg5FukR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GQOz\ic  
   'Jww}^h1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#`rvL6W q}  
   "k(Ee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AXhV#nZt0  
   j()<.h;'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][1 *.7-  
   {%ZD ^YSA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,lLkAd?q  
   x'OE},>i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sHx>UvN6  
   xwr<ib: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ORhe?E]  
   p}%T`e=Z9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o qa]iBO  
   A` x_M!m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ZtPq */'  
   c`94a SnV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]5X=u(}  
   1@*qz\ YY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O`_!G`E  
   7/nnl0u8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]RgLTqv4x  
   WVUa:_5{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 'k[O?}  
   &eYnO~$!  
   =~M%zdIXv  
   R0dIxG%  
   56k89o  
   xxWrSl`fB  
   PMER~}^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g.![>?2$8  
   VhdMKq~`  
   *k)v#;B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oYWcX9R  
<,S0C\la=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Rg*zUfu5%o  
ag6hhkj A  
% I]?xe6  
\R& 4Nu2F  
1k@k2rE  
     H!dUQ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Gmcx#?|Tx  
   1XZ|}Xz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[0GM!3YJ7  
   ) Qve[O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!=#230Y  
   p9<OXeY 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6p/gvpZ  
   }z&P^p)R  
   Fz+0h"  
   2aUz.k8o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LX.1]T*m`  
   $;*YdZ`q  
   qx5X2@-;:  
   o a,Ju  
   WfVkewuPo  
   ,eRl Z3T  
   zY8"\ZB  
   =5&)^  
   {xt<`_R  
   1Qf21oN{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c1/G yq  
   Pi6C1uY6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w_^&X;0^  
   $X5~9s1Wl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:^kP?  
   xy$FS0u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ORa!84L  
   }Iub{30mp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?w# >Cs(  
   >4\V/ I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X5wS6v)#(  
   (W+9 u0Zq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z$G?J+?J  
   1:7>Em<s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,-CDF)~G=3  
   7OtQK`P"A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Z/wh?K3y  
   =(v!pEF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5F2+o#*h  
   [tMf KO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PR|Trnd&D  
   (6+6]`c$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xOT'4v&.  
   FZ=6x}QZ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7gVWu"  
   &K>]!yn 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[=U7V;5($  
   EE}NA{b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MruWt*  
   x(]s#D!)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t C6c4j  
   %4 SREq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h*MR5qa  
   $#RD3#=?u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CCEx>*E6c  
   $,aU"'D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2M&4]d  
   keJec`q=X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+W;B8^imG  
   NPoXz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Q|ik\  
   ';ZJuJ.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dlT\VWMha(  
   pM46I"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Nb];LCx  
   |iwTzlt*#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cw5YjQ8 9  
   Qy70/on9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6VE >$`m  
    *$cp"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8uT6QCf  
   BphF+'CM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GDcV1$NA  
   mCE})S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>bZ#  
   h7y*2:l6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L|Ydd!m  
   )F$Stg3e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ho20> vw#  
   |M?HdxPa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%nCUct@c  
   9@1W=sl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@i68%6H`?  
    qN QsU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b5|p#&YK~  
   Jzdc'3dq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g.]'0)DMW  
   64vSJx>u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</=PN1=A  
   VM!x)i9z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D1n2Z :9  
   L C7LO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)QE_+H}p  
   3k<#;(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aOHCr>po,  
   } 8P}L@q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K7.<,E"M.  
   k:TfE6JZ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[:QMnJ  
   -!0LIr:"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c7F&~RLC  
   zK 2wLX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XOCau.#  
   C6VoOT )\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9^^#I ~-  
   ~Z]vr6?$h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'y?|shV{]  
   Hl;p>>n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V,+[XB  
   S=}~I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 nvPE N  
   `#rfp 9w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|y% ].y)  
   ql~{`qoD~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ik *)j  
   ^\&g^T%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"Y]ZPFh#.  
   X-1Vp_(,TP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Jyci}CU3\Q  
   *Qx|5L!_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<aaDW  
   pPqN[OJ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Kk>qgi$  
   6KCmswvE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2A}uqaF  
   ~H|LWCU)K8  
   OgN1{vRFx  
   iM|"H..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=MJ-s;raq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w%8ooQ|C  
W>?f^C!+m  
6`DwEs?Y{  
bIb6yVnHi  
BP[CR1Gs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-[zdX}x.:  
5w,lw  
:$M9XZ~\  
J|gdO+  
  * * * 1A%N0#_(Md  
BaWQ<T8p8  
|TB@@ 2Ky&  
zj~nnfoys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DA+A >5/  
[Krm .)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z'?7]C2b  
|~@x4J5,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w8 ?Pb$Fe  
22)0zY%\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mJ0}DJiX$  
|MTpU@`p5  
K-2.E  
H!unIy|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.abyYVrN4?  
rQ`\JE&`  
SX1X< 9  
p//T7r s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B3y?.  
jMN)?6$=  
  十足挑釁。 XOu+&wOu  
M:R8<.{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\bU`  
EfFz7j&X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tRLE,(S,-  
mbF(tSy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By2s']bw  
D,c!#(v cK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t";{1.  
_~tm7o+js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Vd,'  s  
#X#8ynt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24/ /21m  
y|^EGnaE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B9YsA?hg  
ovo/!YJ2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%Nj #0YF]  
tE[H8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M~als3  
yk<VlS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u+m4!`  
J7:9_/ e0T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rOW;yJ[  
D z@1rc<B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sm1;MF]/u  
EJ`Q8uz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Axlm<3<wf"  
X'f)7RbT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J_PH7Z*=,  
z$|;-u|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sm   
}%$OU =T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+i.u< T  
} ~F~hf>s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/g@^H/DO  
GF'f[F6oI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+Rqbf  
I^G^J M!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Qs l80~n_7  
&RW`W)0;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DtI$9`~  
k][h9'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u]M\3V.  
.x-J44i@/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OPuj|%Wgw  
Xwq]f :@V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 $:EG%jl  
YJ,*(A18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m5*[t7@%  
_ie.|4k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f*m[|0qI<X  
sbnjy"Z%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()\jCNLT  
c)~h<=)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+sf .PSz$  
P!e=b-T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iZxt/}1X0  
{^mKvc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#U ASH&  
C:i|-te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9v?l  
5=L} \ankn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q0./O|Dj   
(D7$$!}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8-M e.2K  
QyGnDomQ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QlEd6^&  
jc:s` 4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)Gk`[*q ;  
:P+\p=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pqR\>d 0  
Q(Gl{#b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[[+ pMI  
MX|H}+\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 L,LNv  
UE"GJt`I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yj_4gxJ\  
bC6oqF'#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y2|R.EU\m<  
`T&jPA9eY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@)6jE!LC  
`[fx yg:u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"Cz<d w]D  
5&!c7$K0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~d >W?A  
cr;`Tl~}s  
[1yq{n=  
&[[K"aM1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[g|Y7.j8  
,  X{>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X[yNFW}S2W  
F7*wQ{~  
\wvg,j=  
!ZXUPH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RP4Ku9hk  
j]rz] k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2}U!:bn(  
J @IS\9O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07v!Zj  
s#9Ui#[=h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*iA4:EIP  
8+Llx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Fg]?zEa  
   iUk-'   
   k(VB+k"3  
   5&Ts7& .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xGk6n4Gg  
   rZXrT}Xh{W  
   K>:]Bx#F7  
   KL,/2 (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pmvT$;7I  
   Elj_,z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T4/fdORS  
   @D^^_1~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@&F@I3`{  
   EI>l-N2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Cs3^9m6;d  
   e!-,PU9+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h Ov={:  
   ~5 N)f UI\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lA(Q@yEW  
   o Pci66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lf<S_2i  
   BaF!O5M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`^JJ&)4iv  
   }T^cEfX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pL=d% m.W  
   gF=jf2{YX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^efb 5  
   ^mWybPqx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Lf([dE1  
    9fnA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,d+fDmm3  
   Z v_.na/^K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PP~rn fE  
   '3]p29v{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V=He_9B  
   5AS[\CB4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HmfG$Z  
   "vYE+ 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8[CB>-9  
   xqXDxJlns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ECdvX0*a  
   'bGX-C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JjpRHw8\  
   g*)K/Z0pJ$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9=w|)p )  
   =~Ynz7 /x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<^b7cOFQ  
   fPi3s b`}  
   &1l=X]%  
   {e|*01hE  
   f)c~cJz<q  
   B/5=]R  
   <2!v(EkI  
   ~^u16z,  
   1Gt/Tq$_b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wxm:7$4C  
   LA_3=@2.H  
   _A<u#.yd  
   qQpnLV4  
   O\K_q7iO6  
   sS&Z ,A  
   {T"0DSV   
   RH}A  
   ,f}UGd[a  
22kpl)vbU  
r'CM  
9Rm/V5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h/x0]@M&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TF2>4 p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cI]WrI2CQa  
kt4d; 4n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1b8p~-LsU  
O4<g%.HC6  
Z ,^9 Z  
`Q+moX  
gPC*b+  
   >zkRcm  
   _= #zc4U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U|G|l|Bl  
   vd`}/~o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"uLjIIl  
   \, !Q Jp4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OL7_'2_z.  
   %AF5=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crO@?m1  
   iVB^,KQ@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|%~+2m  
   Hn,:`mj4-6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tU"raP^ =  
   rzp +: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W~_t~Vg5  
   "i:T+#i({O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M>jtFP <S  
   \U%#nU{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(2?G:+C 7  
   [6jbgW~E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HxK$4I`  
   &Bx J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KC e13!  
   S{',QO*D6  
  「你說。」 dQezd-y*  
   3CTX -#)vS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-#-p1^v}  
   DjMf,wX-{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V+?]S  
   - ~O'vLG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_eLWQ|6Fx  
   C@o%J.9"#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A`O<6   
   `Lyq[zg8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QbYc[8-[  
   e2CV6F@a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N132sN2   
   8:ggECD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QzGV.Mt2  
   vUQFQ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$ &5w\P  
   G,&%VQ3P>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K0+ ;b u  
   /I&wj^   
   jm>3bd  
   HN5W@5m: .  
   hJ%1   
   &!7+Yb(1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#*q2d  
   jSt mS2n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!7H6i#g*  
   <v]9lw'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c $;\i  
   ?`sy%G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~HLRfL?  
   RcY[rnI6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^kj=<+ v#  
   <SXZx9A!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Iur9I>8h  
   _&{%Wc5W~F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B5=3r1Ly  
   gzfbzt}?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<Q`&o@I  
   i1*C{Lf;%)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m Pt)pn!rA  
   *c]KHipUIS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Vb6K:ZnF  
   2YQ#-M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~@c-*  
   k'13f,o}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N_'+B+U?  
   fp !:u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cK}Pf+r>  
   XCPb9<L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A!HK~yk~Q  
   0<P(M:a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d.}}s$Q  
   w!,QxrOV~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3z,2utH  
   i.@*t IK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fGO*% )  
   >}]H;& l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I)[B9rbe  
   }MZan" cfo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D0%FELG05  
   RjtC:H&XZ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' o=E!?  
   +{vQS FW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-Op@y2+c  
   g\J)= ,ju,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(4ZLpsbJ  
   ]L]T>~X`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\(9p&"Q-  
   "o==4?*L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/,t| !)\]  
   R#fy60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n2;(1qr  
   w%~qB5wF6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Nh :JU?h  
   mS7E_A8  
   qa;EI ;8  
   Ps|QW  
   yUj;4vd  
   )+k[uokj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a[JZ5D  
   Yoe les-  
   0O^r.&{j>  
   , Z4p0M  
   S#hu2\9D,  
   M3PVixli3  
   l]/> `62  
   sFD!7 ;  
   ;]"n?uo  
   iPNd!_  
   ju r1!rg%  
   h#;?9DP  
   a\Tr!Be,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i"KL;t[1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vB]3Xb3a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YlZYS'_  
vLi/'|7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OpWC2t)  
(M+,wW[6  
BXQ\A~P\  
Zj%B7s1A  
yv6Zo0s<J  
  0})7of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B,BOzpb(  
tEpIyC  
   INN/VDsJ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! 0>!tW  
   ;PP_3`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mG}^'?^K  
   5WtQwN~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ShEaL&'J  
   kz$6}&uk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41 c^\1  
   q:EzKrE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hB2s$QS  
   {|7OmslC@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Y1yvI  
   TNX%_Q<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{LMS~nx  
   Hz!U_?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hX'z]Am<  
   8zWBXV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;S{Ld1;  
   pZ@W6}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@2%VU#!m  
   mhJOR'2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@=MZ6q  
   ,,wyydG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3 4A&LBwC  
   [# tT o;q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NBbY## w0  
   %xbz&'W,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)z4kP09  
   oRvm*"8B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2Xj-A\Oh~  
   1TD&&EC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I%zo>s6  
   ;2xXX,'R7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jQK2<-HZ3  
   iK6<^,]'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-SC2Zgi)A  
   :;hBq4h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<+i`W7  
   w4< u@L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te)g',#lT  
   onJ[&f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m?R+Z6c[  
   ReG O9}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enD C#  
   Kjca>/id  
  「如何說?」 ]zM90$6  
   ['N#aDh.?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dE9aE#o  
   "d^lS@~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?[>BssW  
   kp &XX|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dU04/]modD  
   GL0':LsZ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$, @ rKRY  
   ^&w'`-ra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CYic_rF$  
   U-^S<H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I8pxo7(-  
   qaSv]k.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[.#$hOsNR  
   FU v)<rK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%^@0tT  
   h^,YYoA$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oO9iB:w  
   @m d^mss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JC?V].) y5  
   )d a8 Ru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Y?SJQhN6W  
   I3=Sc^zz&V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Vblf6qaBs  
   k/rkJ|i+p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Dg4^ C  
   |8?{JKsg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YO4ppL~xe  
   $fpDABf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T//+&Sk[  
   j{+I~|ZB,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x~,?Zj)n?C  
   O*"wQ50Ou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\A"a>e  
   :<G+)hIK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uPD_s[  
   GdwHm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fC:\Gh5  
   ?4dd|n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HUX+d4sg  
   ,=yIfbFQ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V^H47O;VC  
   !: [` V!{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E0'6!9y  
   PU\q.y0R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PltPIu)F  
   Cf 8 - %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C_&tOt  
   N^>g= Ub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wn.0U  
   !kYmrj**  
   W# /Ol59  
   $ :P~21,  
   x@x@0k`A2  
   }e6:&`a xD  
   qTex\qP  
   &0blHDMj{#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N{@ eV][Q  
   A).AAr  
   +{*&I DW  
   #.aLx$"a  
   r-uIFhV^  
   6C5qW8q]u3  
    EZFWxR/  
   Gj?q+-d!(5  
   y->iv%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Ved:w^ ,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%;gWl1&5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ygHNAQG~  
6k-]2,\#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d{  Z  
| =&r) ~  
|"arVde  
NW$Z}?I  
^(%>U!<<%,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$%/Zm*H  
   fE >FT9c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{"s8X(#_sC  
   H|P.q{(G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[e (-  
   ,%u\2M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|m~|  
   s`TfNwDvU  
   k5^'b#v  
   |@ia(U~  
   I3A](`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{Tx+m;5F  
   *}FoeDe  
   ],#9L   
   x\)-4w<P  
   ?P}7AF A(W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lgU7jn  
   zg]9~i8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I\":L  
   RP6QS)|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WKP=[o^  
   P'zA=Rd&~>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iYFM@ta  
   ee6Zm+.B  
   S-My6'ar  
   By%aTuV$  
   N"T+. r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"zfy_h  
   |ML|P\1&V  
   1_ %3cN.  
   @qI^xs=Z  
   PE-Vx RN)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 $33wK  
   x]w%?BlS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VP5_Y1e7  
   !Vy/-N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L -<!,CASW  
   K%)u zP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</Ja@%  
   5Q =o.wf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bt"*@NJ$  
   Xbe=_9l&p  
   /GqW1tcO  
   p{NVJ^! +  
   -6@#Nq_iWU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;X*I,g.+H  
   =HH}E/9z  
   .liVlo@  
   <BEM`2B  
   ZuH@qq\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IZn|1X?}\s  
   E:(DidSE@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E.45 s? r  
   ~nDbWv"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8Q4yllv4  
   lf-1;6nyk"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9#cPEbb~  
   sQwRlx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h6`v%7H?  
   G LU7?2`t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}6b" JoC  
   yGj'0c::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4z6kFQgu  
   @` 5P^H7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xU9T8Lw  
   <aSjK#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t[}&*2"$/  
   XN|[8+#U<@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mH6\8I  
   C@b-)In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q[}W&t,  
   T]oVNy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n~_;tO  
   nOTe 3?i>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<*_DC)&7 9  
   ? R!Pf: t  
  「千雪!」 NWue;u^  
   #V9do>Cu%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'"C& dia  
   Bi-x gq'z  
  「可以。」 pd dumbp  
   mlLx!5h=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{&TP&_|H  
   )6b`1o!7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6qR5A+|;  
   pN=>q <]L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ROi_k4Fj  
   \ v2-}jU(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x~?|bnM#3  
   ?Gx-q+H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ovk^  
   T&ib]LmR  
  「嗯。」 b Bkg/p]  
   ]u|5ZCv0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+<Y1`kV)  
   9}T(m(WQVu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@{@DGc  
   RPw1i*  
   h'B0rVQia>  
   wBCBZs$H  
   MjW{JR)I  
   =zW`+++3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wvI}|c  
   x-T7 tr&(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TBmmC}PEd  
   uQl=?0 85  
   PTpGZ2FZ  
   &UQP9wS4v  
   N&G; `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7I0K= 'D7  
   w|U 7pUz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_SrkR7  
   QV8;c^EZ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& &:ZY4`  
   /h,-J8[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qf*e2" ~v  
   3J[ 5^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]GiDfYs7%  
   e0g>.P@6  
   r5Xi2!  
   ^}4ysw  
   2+C 8w%F8  
   W;T (q~XK  
  * * * L8cPNgZ   
   6AKT -r.  
   TnLblkX  
   GD<pqm`vVY  
   VMW<?V 2Z  
   k(wJ6pc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oI9-jW  
   QW>(LGG=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[zhcb+^5l  
   oT^r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l 5z8]/  
   du^r EMb%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aR0v qRF  
   &;@U54,wV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n4G53+y'  
   ]]_H|tO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-0:B2B  
   ,E8~^\HV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9p9-tJfH.  
   Lz;E/a}s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Z.mnD+{  
   ;@I}eZ,f$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}S>:!9f  
   M ^~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b}jLI_R{  
   ^1NtvQe@Y\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0Z>oiBr4  
   a3oSSkT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 kn|z  
   M)!:o/!cS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N3g?gb"Ex)  
   !;YQQ<D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T+|V;nP.  
   {cBLm/C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cP MUu9du  
   =m= utd8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7<VfE`Q3  
   zwKm;;v8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))>)qav  
   dSBW&-p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?OPAf4h  
   ^6 sT$set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Epm=&6zf  
   E5 0$y: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N:@C% UW}  
   4r [T pb  
  「說。」 k&P_ c  
   'yM)>]u"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8}W06k>)%  
   ?y{C"w!   
  「但是?」 UI:{*N**Z  
   _r|$H_#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PaFJw5f  
   ]Zim8^n?`.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|8"~ou:.  
   WLWE%bDP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Zh.fv-Ecp  
   <nj[=C4v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OI.2CF  
   [#td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V|.aud=7z  
   zY|]bP[NEH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^ >ca*g  
   oA~m*|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<5(8LMF  
   = sIR[V'(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Hk\+;'PrN  
   H+3I[`v  
   *ftJ(  
   @WU_GQas3  
   ('uYA&9  
   g#_?Vxt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5! Z+2Cu]  
   NI(`o8fN  
   0mj=\j  
   H]=3^g64  
   X{#@ :z$  
   2ZtqZ64i  
   Lx?bO`=qg7  
   54J<ZXCs  
   y=vH8D]%X  
   Hs=!.tZ,  
   6ddkUPTF  
   p!aeL}g`  
   SC2C%.%l`  
   t48(GKF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4rM77Uw>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-'PpY302  
XFu@XUk!K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HqXo;`Yy}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NZTYT\7  
x>J3tp$2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MJG%HakK0  
r{Q< a  
&!a 2%%1#N  
iTt=aQjd  
.]e6TFsrO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_Y|kX2l S@  
V[I<9xaE  
/K!,^Xn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vQ/\BN  
U9 59=e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K D-_~uIF  
]= NYvv>H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+zdkdS,2<  
/ 3k\kkv!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z{g<y^Im+E  
5tU"|10m3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4) 3pa*  
(d;(FBk='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3=l-jGJk  
t60/f&A#7H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`Y\/US70{c  
9(F?|bfk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IJc#)J.2A  
R{o*O_qX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D:ugP ,  
G`#gV"PlC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CDYx/yO  
pInWKj[y1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{}o>ne nx\  
O|&TL9: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Hs}"A,V  
70 UgKE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K2rS[Kdfaq  
`VFl|o#H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:ZfUjqRE  
pd>a6 lI`  
:/[YY?pg-  
sHTePEJ_h  
/-YlC (kL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&#oZ>`Qu  
   `;qv}  
   +Q!xEfpO;  
p@8^gc  
FV6he [,  
=E}%>un  
&Y>~^$`J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A[ECa{ v  
UE,~_hp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9Oo*8wvGG  
9MtJo.A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88np/jvC{  
=7]Q6h@X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3@F+E\k  
+z jzO]8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Q"6hD?6.  
&^ 3~=$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9{UP)17  
/,!7jF: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6KCCbg/  
nA_ zP4  
  「喔。」 22Y!u00D  
,'1Olu{v[s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%$Jq t  
l\sS?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ycl>git]  
o3i,B),K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H81.p  
iA%' ;V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Y( V3P nH  
zh{@? k  
  「快、說!」 =!g/2;-or  
|>IUtUg\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:?$Sb8OuIL  
47C(\\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X@ bn??  
r(,= uLc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(pT(&/\8  
z|G|Y 22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E~<(i':  
un$ Z7W/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Qc&-\kQ:$u  
SG dfhno;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2,8/Cb  
;T5,T 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wO2V%v^bp  
RV0>-@/x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,Lt~u_lve  
[]A"]p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?AeHVQ :C  
zp7V\W; &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3~[`[4n^  
3d,-3U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P3>..fhoW  
&Q-[;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w+Z--@\  
8 3z'#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z +3<$Z  
ZNzR `6}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&\;<t, 3A~  
P &;y] ,)E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y-w2O]  
G0_&gx`  
  「嗯……」 U0NOU#  
B#HV20\?v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}1U#Ve,=_  
nc3sty1`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;j>*;Q`  
mgi,b2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lhLnygUk  
<lC]>L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Sg-g^ dIN1  
cU7rq j_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-Qg 2qN2{  
./5jx2V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 Sa%zre@  
VLf g[*k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m_cO<LB  
ao)Ck3]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, p_G/ OU  
 ;KZrl`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Q m $(  
o:_^gJ+|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,VAp>x+O  
Q(lku"U'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%m oJF1  
tC2N >C[N  
  「賭嗎?」 0eFb?Z0]  
BEln6zj  
  「賭了。」 L59bu/LfL  
#e*X0;m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lj)f4zu  
CoJ55TAW  
  「滾!」 cFLd)mt/  
T'8RkDI}-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X6xx2v%D  
opdu=i=E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\E Z+#3u  
,*dzJT$k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cS}r9ga Q  
&eIGF1ws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ymtd>P"  
h4Ia>^@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PPa^o8jd  
7IW> >RBF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E:FO_R(Xq  
a}>Dz 1R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\X& C4#  
!qA8Zky_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&3Tx@XhO  
1kmQX+f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Ziz=]D_  
'&by3y5w-3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/BpxKh2p  
<*u C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zE`R,:VI  
DZe}y^F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Q.k :\m*h  
 ]>Si0%  
  「嗯。」 5h8o4  
xhw-2dl*H  
  ~O: U|&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t};~H\:  
sS!w}o2X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:.iyR  
3bs4mCq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xNpg{cQ=  
q* !3C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5| w&dM  
alm- r-Kb3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`qiQ$kz  
+l?; )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f: xWu-  
*8)2iv4[  
(][LQ6Pc  
{8@\Ij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_3>djF_u  
b |7ja_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ZPO|<uR  
RFko>d  
9"sDm}5%  
cDV ^8 R  
"0&N}  
E \{<;S  
z`$J_CjY  
eW8[I'v_&  
o a<q/  
D59T?B|BdD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QH@>icAb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