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2046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a*o=,!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.)Du ;  
eM{+R^8  
-- x|1OGbBK  
Y68oBUd_E  
IY+P Yad  
n)[{nkS6[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yv&&x.!.Z  
!hEt UF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(rvK@  
"*<9)vQ6|  
LKTIwb>  
XB^o>/|@S  
YGNO]Q~A  
tpU[KR[-  
* * * K&\xbT  
E]i3E[T  
0)+F}SyyD  
E^qJ5pr_P  
l|R BO+}  
K2|2Ks_CS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Xt} 4B#  
UTwXN |'|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VokIc&!Uz  
wz`\R HL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oN({X/P2j  
QP>tu1B|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6Ft?9 B(F:  
WVZ](D8Gc]  
著實、無聊。 Ec'Hlsgh&T  
3V uoDmG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5-*hAOThg  
nSy{ {d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$/p0DY  
9[2qgw\D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;*u"hIl1/  
ZNDn! Sj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_ ck)yY?7  
b!p]\B!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qPQ6`rD\  
)fy-]Ky *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f`<elWgc"  
,Iv eKk5W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!\< [}2}  
dvAG}<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22OfbwCb  
^%n]_[RUn4  
「喔?」 4%B0H>  
&=^YN"=Z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TUBpRABH  
`- HI)-A97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HKL/ D  
5^ck$af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#My14u  
Uiv4'v Yg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q4#$ca[_ak  
,&~-Sq) ~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)2 lB  
Qz"+M+~%&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^sKdN-{  
[g bFs-B2/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KpBOmXE  
XJ!?>)N .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Z9G4in8  
.mHVJ5^:4\  
.p =OAh<  
cQkj{u  
v2IcDz`}7  
CNe(]HIOH  
0&u=(;Dr\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;Fo7 -kK  
=xQPg0g  
O>N/6Z  
6j8\3H~  
GEv x<:  
<BIQc,)2}  
{qGXv@ I6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: t9sAD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o|u4C{j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Xn?.Od(  
r~JGs?GH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i-;#FT+ Xc  
M%la@2SK=  
Ywv\9KL  
hr&&b3W3p  
<,0/BMz  
   q9p31b3  
   D vvi)/<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q]C_idK=  
   po'b((q  
   16]Ay&Kn!  
   ~OsLbz:  
   iPV-w_HQ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v0!|TI3s  
   ;-JFb$m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Wu<;QY($5  
   P7zUf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Dq<DW2It>  
   vf@j d}?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/>}zB![(K  
   ;,6C&|n]w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m,t{D, 2  
   8f[ztT0`g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fCN+9!ljG`  
   QEbf]U=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Jnd_cJ]a  
   gED|2%BXb  
   uq-`1m }  
   `JDZR:bMaT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%Vltc4QU  
   i.7_i78\"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h%$^s0w  
   GTTEg{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l,]%D  
   D&"lu*"tg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=bja\r{  
   "OYD9Q''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41d+z>a]  
   `:~Wu/Ogr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w{dRf!b69  
   4v _Hh<%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cf$ hIB)Oi  
   1Dc6v57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d9U)O6=  
   c%hXj#;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*_YR*e0^nN  
   aACPyfGQ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t7u*j-YE  
   <EgJm`V  
   b(R.&X  
   ,q#SAZ/N  
   ~' 955fK>  
   W?aP%D"(i  
   v'?o#_La+  
  * * * o[ks-C>jw  
   WvJ:yUb2  
   v9r.w-  
   e~(e&4pb  
   8]vut{  
   G;vj3#u?  
   Yl'8" \HF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BH~zeJ*Pr  
   ^ swj!da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\}.bTca  
   `W+-0F@Y?@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j5:4/vD  
   D]"W|.6@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$G)HU6hF*  
   CP2wg .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_ {#K  
   @73kry v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$)KODI>|  
   iZ}c[hC'3`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#T>?g5I  
   z?Z"*z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`<v$+mG  
   &{<hY|%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rA?< \*  
   +UX~'t_'v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=$y J66e  
   zvq}7,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,\&r\!=  
   S~fP$L5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ZD|F"v.  
   l8+)Xk> 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}s'=w]m  
   NhNd+SCZ@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b|Ge#o  
   $")Gd@aR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t$t'{*t( T  
   Rsq EAdZw[  
   F[jqJzCz  
   v9 /37AU  
   r 9M3rj]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YG= :lf  
   hPG@iX|V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w<h8`K`3  
   q&?hwX Z7  
   z(.,BB[  
   I!9>"s12  
   toD!RE  
   %rrD+  
   bw/mF5AsW  
   a[j]fv*6  
   H<ovIMd  
   WEG!;XZ  
   SQU@JKi; g  
   u^^jt(j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Lh-Y5(c o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WnOYU9 ;%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Wql=PqF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7 u Q +]d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;8e}X6YU  
|KPNl\%ID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}LEasj  
7N vRZ!  
Aq'~'hS`1  
tdu:imH~  
n1R{[\ >1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(otD4VR_  
   y6G6wk;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J=O_nup6C  
   W5Jb5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:Us+u-~  
   g*4^HbVxt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awQB0ow'$P  
   j/ARTaO1]"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-B7X;{  
   &t6SI'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E( *CEW.V*  
   3Dj>U*fP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nU2w\(3|  
   {p(6bsn_#]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5GJa+St?  
+J42pSxzoo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ej(< Le\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1u }2}c|  
   W<~u0AyO 3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IFF1wfC  
   2,h]Y=.s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,x[~|J!  
   =C^4nP-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A- #c1KU!  
   G{a_\'7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yOk]RB<'r  
   B6!ni@$M8X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GgvMd~  
   i$!K{H1{9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Y5mk*Q#q  
   h{ EnS5~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2kFP;7FO  
   '|yBz1uL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G98fBw  
   Gs*X> D  
   ~yRKNH*M  
   TSRl@QVy  
   CL!s #w1I\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S\2@~*{-8  
   qcBamf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+3R/g@n  
   u&o<>d;)  
   (/_w23rr  
   /jn0Xh  
   19\ V@d^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t8~isuiK  
   `k9a$@Xg  
   $ 3.Y2&$T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9u_D@A"aC`  
   U/{#~P5s  
   w.-J2%J   
   sN/8OLc  
   R'B-$:u  
   &f/"ir[8i  
   OT3~5j1[  
   lnrs4s Km  
   S@WT;Q2Z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di~ [Ivw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fvZ[eJ  
0Q:l,\lY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Q^Q6| n  
fOz.kK[]  
W$Z8AZ{E  
&*o{-kw  
Kq}-)  
   L?b;TjLe  
   GBGna3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*~8g:;u  
   >$;,1N $bd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3Hhu]5  
   X="]q|Z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c=4z+_K  
   ~f?brQ?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FdS'0#$  
   #e&LyYx4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7O'u5 N  
   =wFl(Q6J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hF9y^Hx4  
   LBnlaH.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X@%4N<  
   82yfPQ&UI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E^x/v_,$w!  
   gyOAvx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-5,+gakSk  
   <(BIWm*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pzxlh(a9  
   F-2Q3+7$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H]>7IhJ  
   [N1[khY`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n|!O .+\b  
   5 OF*PBZ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B \>W  
   `-<m#HF:)d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0coRar?+b  
   wm/>_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)LE#SGJP  
   [`=:uUf3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vmT6^G  
   a1A3uP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,4kipJ!,yK  
   W[.UM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5fud:k  
   q<?r5H5  
   ^HNccr  
   BG2Z'WOH  
   _@ @"'  
   Zj2tQ}N  
   0 +"P 1/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R,[+9U|4V  
   ekO*(vQ~  
   wvg>SfV,e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C,xM) V^a  
LGm>x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Ysk,9MR(F  
eY1$s mh t  
5/O;&[lYy  
kG7q4jFwP  
zU'\r~c  
     .hxcx>%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u9*}@{,  
   0/."R ;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j:9kJq>mv  
   ji[O?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|6pNe T[  
   Jn>7MuG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v^h \E+@  
   .f V-puE  
   "3*Chc  
   Xp=Y<`dX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64^dy V,;  
   "bRg_]\q6  
   onM ~*E  
   nL+*-R!R  
   bN$!G9I!,  
   uw@z1'D[i"  
   bc"E=z  
   -}m#uUqI  
   &t +   
   )*I=>v.Jq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j[XA"DZR<  
   R$&|*0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A / N$  
   ~ySmN}3~'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bh&,*Y6=  
   ~(tZW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,|_ewye  
   &+-ZXN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sQ/7Mc  
   C|Bk'<MI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,9q=2V[GP  
   c h<Fi%)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mD:d,,~  
   jMUE&/k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BBw`8!  
   >\K<q>*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!Y-MUZ$f  
   `LnLd;Z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lph3"a^  
   bCk_ZA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FyYQ4ov0&o  
   Q;{yIa$ $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2](R}  
   %4cUa| =?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{o7ibw=E)  
   2GcQh]ohc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it\{#rb=4  
   B8 -/ C\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|hehROUn  
   -B$oq8)n*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OekcU% C  
   4QK([q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H|T:_*5  
   F {]: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N7%Jy?-+  
   7i~::Z <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[+gX6  
   7'j?GzaQ+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|]DZc/  
   JJ ,Fh .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QY-P!JD  
   NaG1j+LN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5|x FY/%  
   9+9}^B5@A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s>~!r.GC  
   wlC_rRj~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:^3MN  
   .Q?cNSWU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\ Yz>=rY  
   :cG_aO kid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i5|A\Wv"  
   @pYAqX2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:74^?  
   e<l Wel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 #It{B  
   '%V ;oJ"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<N=p_m 2T  
   R"!.|fH6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L/<^uO1  
   hBz~FB];&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E0>4Q\n{  
   T WEmW&Q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W&}R7a@:<~  
   engql;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EHcqj;@m  
   \UGs_5OT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2hw3+ o6  
   %$Wt"~WE"O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aQMET~A:  
   I &YYw8&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5X|=qZ  
   N/8qd_:8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lK9us  
   .O3i"X]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g>_6O[;t%  
   0LrTYrlj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+yVz ) X  
   2!-ZNd:(+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uz&CUvos  
   zW!3>(L/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z\oq b) a  
   )2g\GRg6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H-nk\ K<|  
    ;B^G<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Um4 }`  
   GW ?.b_6*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^p|MkB?uM  
   245(ajxHC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62PtR`b >  
   S3MMyS8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 KY!  
   =mn)].Wg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/wljb b/s  
   mSY;hJi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NC>rZS]  
   m_W\jz??k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#y&3`Nz3  
   mK%!9F V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8ysU.5S  
   ZK27^oG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!Z YMks4  
   =V5<>5"M?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x4CrWm  
   1/j J;}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GLB7h 9>  
   glH&v8  
   s_hf,QH  
   lf4-Ci*X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LG0+A}E=C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Qa,^;hZWS  
'DQp  
ta+'*@V +G  
6'Sc=;;:  
}lgqRg)F9[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(BC3[R@/l  
'aB0abr|  
r +] J {k  
(n-8p6x(  
  * * * {Izg1 N  
5eC5oX>  
m_H$fioha,  
`4cs.ab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p[e|N;W8A  
 "7!K'i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jlER_I]  
xPh%?j?*v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yZ,k8TJ",  
,{c9Lv%@J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p5C sw5  
FTt7o'U  
CF^7 {g(y_  
l)z15e5X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-e%=Mpq.  
0$,Ag;"^?  
o})4Jt1vj  
n?pCMS|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ja~b5Tf9  
Ts;W,pgP  
  十足挑釁。 *6Rl[eXS  
-3Vx jycY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R*TCoEKO  
7& k lX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 b6S86>  
KLq u[{y.'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iTD}gC  
5%?La`C9[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Vw9^otJu  
GU'5`Yzd9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D{.%Dr?  
$Miii`VS9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~<v.WP<:  
yixW>W}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w}NgFrL  
Eg-b5Z);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'[Oi_gE.  
.1I];Cy0D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#TW$J/Jb  
V.Xz n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h#]}J}si  
OM!ES%c,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r.i.w0B(  
pJa FPO..|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bvG").8$  
gyCb\y+\a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J@Zm8r<  
=#Vdz=.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Q=PaTh   
 N%r}0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D<++6HN&#  
j&T/.]dX&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a _  
AF3t#)q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mnmwO(.  
sgX}`JH?z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p+8]H %  
'd U$QO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[0&Lvx  
uhc0,V;S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M\v4{\2l0  
*?K` T^LS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JyB>,t)  
<q[ *kr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c(Ha"tBJ  
nr-mf]W&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~!&[;EM<bm  
.9^;? Ts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q!ZmF1sU  
&y(aByI y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(QRl -| +  
\FKIEg+(2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<=7)t.  
zcZw}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WX=+\`NyJ(  
ix#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ffB]4  
ncA2en?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jU#%@d6!#  
o>*{5>#k'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&qpA<F@7  
)xK!i.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lLDHx3+  
U)PumU+z$u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_0f[.vN  
.^NV e40O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}I10hy~W  
'H9~rq7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kL3=7t^ 1  
.o8Gi*PEY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n$?oZ *;  
Aa Ma9hvT!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+O H."4Z  
oaK~:'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W6iIL:sp  
' #mC4\<W8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}*t~&l0  
gi6_la+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,@;<u'1\G  
5jLDe~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@hvq,[   
;uDFd04w [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F)IP~BE-k  
OG+$F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QHh#O+by#  
FN R& :  
IviWS84  
6\K)\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E$wB bm  
O?!"15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0>`69&;g|  
6>Cubb>  
$3ILVT  
V_pBM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iiTUhO )  
a? kQ2<@g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j$^]WRt  
O2e "TH3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{V8Pn2mlo  
UQ)}i7v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SD&[K 8-i2  
A M2M87{t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7E95"B&w  
   ||V:',#,W  
   8(}sZ)6  
   wO#+8js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0 *\=Q$Yy  
   z@i4dC  
   ?la_ +;m  
   qpl5n'qHUc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Ub,unU  
   (4LLTf0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^|C|=q~:  
   3p4?-Dd|_$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&}O!l'  
   &iZYBa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!U_L7  
   TpgBS4q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YkX=n{^  
   ~\ f^L?m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lG9ARRy(=  
   F]YKYF'1I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W#j,{&KVn  
   4Z }{hc\J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E,7~kd~y`  
   KU,w9<~i(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09Y?!,  
   moR2iyO_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:N*T2mP  
   <q2nZI^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@88i/ Z_  
   ^z^e*<{WEl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X vMG09  
   ]0 RXo3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acQN pT  
   <C;> $kX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{yMA7W7]  
   RJwIN,&1.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Aq%^>YAp  
   )C]&ui~1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*)1Vs'!-  
   siYRRr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GA.bRN2CI2  
   Ir"Q%>K0f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s}9tK(4v  
   :gscW& k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_G #"B{7  
   lc7a@qnw 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QhQ"OVFr#  
   V}fKV6 v9  
   Q4Fq=kTE  
   RS `9?c:  
   fGf-fh;s  
   ^7 bf8 ^`  
   t-*|Hfp*^  
   rjHIQC C  
   8+ F}`lLA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6$s0-{^  
   _b_?9b-)D  
   {XD/8m(hN|  
   E<Dh_K  
   Fiu!!M6  
   *Ht*)l?  
   #3K,V8(  
   R G0S  
   g:DTVq  
QhX C>)PW  
/8>0; bX+  
kg: uGP9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f-3'D-{EKt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hzQ+9-qA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cMDRWh  
#P(l2(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yl$F~e1W  
gWOt]D&#/  
sw$2d  
jY/ARBC}H  
! Z;T-3^.  
   Fu7M0X'p  
   ;F5"}x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*%\mZ,s"  
   jvHFFSK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>;4!O%F  
   sb^mLH] 3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F2;:vTA>  
   |0sPka/u16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R,t$"bOd  
   %2"J:0j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8#X_#  
   rp's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O9s?h3  
   A]o4Mf0>I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1%~[rnQ  
   q0&$7GH4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y$b]7O  
   HYCuK48F[_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iWA|8$u4gm  
   FhkkW W L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c_.-b=zm  
   3qaMO#{M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YoKs:e2/:  
   sy/nESZs  
  「你說。」 A"uULfnk  
   &GhPvrxI?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)Si2 u5  
   @1-F^G%p8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%lw! e  
   n,$z>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Jr;jRe`4c  
   % 0T+t.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"=1;0uy]  
   @7oL#-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 :A1:  
   @-&MA)SN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B<?w h0  
   lIRlMLuG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=elpH^N  
   K/=|8+IDL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n'1'!J; Q  
   P"/G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k,yZ[n|`  
   QXgE dsw  
   FRu]kZv2  
   P!G858V(  
   _Q[$CcDEE  
   q 11IkDa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TS2ZF{m  
   EJ@p-}I!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o1cErI&q"  
   \R36w^c3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j)C,%Ol  
   ,EGQ@:3/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w-wV3Q6X  
   mpPdG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E :9"cxx  
   FKNMtp[`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=U%Rvm  
   |KSy`lY-j>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~cTN~<{dq  
   3RLFp\i"s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;r_F[E2z  
   $,+O9Et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 #wL  
   T}V!`0vKw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91 =OF*w  
   3s/H2f z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3;S, 3  
   O+y-}7YX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&boOtl^  
   Hemq +]6^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WI?oSE w  
   nqInb: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{r@Ty*W} L  
   H&:jcgV*P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su*'d:L  
   I 'V4D[H5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j#cYS*^H  
   -$\+' \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-r-k_6QP  
   R8ZK]5{o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rg^'S1x|  
   bD/~eIcWL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Kx>qz.wwI?  
   xai*CY@cQ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YB-h.1T-  
   z6*X%6,8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wK?vPS  
   ,yiX# ;j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~_/(t'9  
   ibj87K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e 9;~P}  
   I}1NB3>^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f|\onHI)>  
   &5yV xL: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E=nIRG|g  
   &L=suDe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nAv#?1cjz  
   |?,A]|j  
   'uBu6G  
   'Gj3:-xqL  
   M/b Sud?@%  
   ~E17L]ete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yDzc<p\`  
   }\B><E{G  
   k>;`FFQU>  
   !|^|,"A)  
   %)1y AdG 8  
   v[1aW v:  
   G<65H+)M\  
   wW>A_{Y  
   ;U/&I3dzV  
   "\: `/k3  
   ]d$8f  
   marQNZ  
   -r`.#c4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BC^ :=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y%"{I7!A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wo3d#=   
%Tfbsyf%f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H%[eV8  
dn& s*  
.j ?W>F  
0 j^Kgx  
{B~QQMEow  
  ko!)s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lqy Qf$t  
v_yw@  
   @="Pn5<]C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 \__i  
   :@yEQ#nFp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A@`}c,G  
   kj Jn2c:y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::`HQ@^  
   gM&{=WDG6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~-k9%v`  
   T9=I$@/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X;$+,&M"  
   z'Hw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Y_liA  
   e1yt9@k,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,KH#NY]  
   /'SNw?&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@NR>{Eg  
   7g^]:3f! 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aj='b.2)  
   ,~U>'&M;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n9\TO9N  
   }CSDV9).S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l$KA)xbI  
   j^*dmX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)$2QZ qX  
   hPkp;a #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=jN.1}  
   As&Sq-NWf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h,:m~0gmj  
   kt#fMd$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0D.Mke )  
   ;?Tbnn Wn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Y(y kng  
   RMV/&85?y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g{)dP!}  
   N{!i=A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#lo6c;*m5  
   0],r0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5DU6rks%  
   +.PxzL3?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) w5SUb  
   ?=msH=N<l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DCO\c9  
   oSKXt}sh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9rX&uP)j^#  
   `{h*/Q  
  「如何說?」 .hb:s,0mP  
   ?4}h&/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i^&~?2  
   7aRi5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?p{Nwl#  
   PdFKs+Z`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 qA7>vi%  
   K7B/s9/xs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,-LwtePJ0  
   Q8tL[>Xt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Xl{P8L  
   | j`@eF/"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Kk0g0C:"EO  
   L#{S!P,"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M)+H{5bt  
   %(#y 5yJ]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U$.@]F4&  
   %XDc,AR[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'F3f+YD  
   TER=*"!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_/$Bpr{R  
   ~ 'cmSiz-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^zmG0EH,  
   `2WFk8) F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xC:L)7#aw  
   L|+~"'l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iN\4gQ!  
   D,*3w'X!K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8 +/rlHp  
   O, wJR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S(l O(gY  
   l`{\"#4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BwGfTua  
   'Cfl*iNb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X1|njJGO1  
   DB|Y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\;3~a9q%  
   YeL#jtC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t;Sb/3  
   e7Z32P0ls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Su7?;Oh/yI  
   S(I{NL}= $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nZyX|SPk  
   Y@vTaE^w3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W=><)miQ@  
   oy=js -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kk@fL  
   vn!3l1\+J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Tod&&T'UW  
   '&tG?gb&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4#xDgxg\f  
   /{aj}M0kN  
   L-WT]&n_  
   Vpz\.]  
   .m,_N@,  
   ]d0BN`*U.  
   Lv;^My  
   36Zf^cFJ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D9=KXo^  
   t7Iv?5]N  
   v6bGjVK[  
   w !-gJmX>  
   8B K(4?gC  
   zm5]J  
   ?}tFN_X"  
   qs6]-  
   M#4p E_G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!*d I|k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:841qCW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ehGLk7@7&  
fZGX}T<)p-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L:$ ,v^2  
DD+7V@  
8?B!2  
.FP$m?  
Hs;4lSyUO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60^`JVGWH  
   M!siK2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6IN e@  
   p}}R-D&K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H*?t^  
   D=A&+6B@-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y>8sZuH0  
   zH72'"w  
   ]\-A;}\e  
   &@X<zWg  
   T= 80,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nmee 'oEw  
   {LI=:xJJv  
   np|Sy;:  
   `$Y.Y5mGtJ  
   ^ox=HNV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0Uz"^xO["  
   L8@f-Kk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R+hU8 pu  
   ~p6 V,Q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4Co6(  
   g\|PcoLm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d"1]4.c  
   `GBW%X/  
   -u+vJ6EY  
   s2p\]|5  
   3GYw+%Z]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;$,U~0  
   5+4IN5o]=  
   LG9+GszX 2  
   JJ-( Sl  
   *gb*LhgO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3Y4?CM&0v  
   LtF,kAIt7v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@}u*|P*  
   dA}-]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Ys9[5@7  
   _IHV7*u{;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>0y'Rgfe  
   _#E0g'3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lWk>z; d  
   ?/E~/;+7=  
   |)DGkOtd  
   ITXa&5D  
   .[KrlfI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A/$QaB,x  
   ;W )Y OT  
   #powub  
   J7$5s  
   mfn,Gjt3O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\~mT] '5  
   CJx|?yK2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,.8KN<A2]'  
   qH>d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/)>3Nq4Zx  
   [#vH'y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V#$RR!X'  
   z (wc0I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Xza(k  
   &-6Gc;f8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ORw,)l  
   Af2( 5]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xwq (N_  
   _4So{~Gf1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$szqy?i 0?  
   OX!tsARC@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xGg )Y#  
   Qbn"=n2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`iNSr?N.  
   <{cQM$ #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@o _}g !9=  
   Ya"a`ozq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osAd1<EIC  
   >*_$]E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Jhhb7uU+  
   `?_Q5lp/s  
  「千雪!」 <0&*9ZeD  
   q dBrQC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IueFx u  
   l'.VKh\C  
  「可以。」 <uw9DU7G  
   om z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K`zdc`/  
   IK=a*}19L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h2]P]@nW;W  
   ~IBP|)WA-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:>f )g  
   FbFPJ !fb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K;H&n1  
   nT$SfGFj8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rcG"o\g@+  
   D'PI1 0t  
  「嗯。」 {]@= ijjf  
   mL{6L?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uh  > ; 8  
   G}raA%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R.1.)P[  
   4p;`C  
   #r\4sVg  
   4!yzsPJL  
   >@_^fw)  
   6 V=9M: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Ioa$51&  
   qqY"*uJ'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2uW; xfeY  
   3bH'H*2  
   j6 z^Tt12  
   +\ .Lp 5  
   Y.rsR 6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y_-0tI\J  
   5Yq@;e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BW*rIn<?G  
   T:yE(OBf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2pa5U;u:+  
   )Y{L&A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y766; X:J  
   K1yzD6[eW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je=a/Y=%U{  
   >_T-u<E  
   g*C7 '  
   >!1-lfa8  
   }00BllJ  
   Z,Dl` w  
  * * * hT+_(>hT  
   .Vvx,>>D  
   RQ" ,3.R==  
   4O!ikmY:t  
   x7<K<k;s  
   @Z:l62l=bE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mtcw#D  
   PIS2Ed]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FP4P|kl/9'  
   7Kxp=-k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T'Dv.h  
   V/9!K%y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uiR8,H9*M  
   U-tTW*[1]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}a(dyr`S  
   <*cikXS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8$Y9ORs4  
   (V2fRv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iSs:oH3l  
   /R wjCUf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Jij*x>K>y  
   6?c7$Y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O)r4?<Q  
   L$M9w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{kR#p %E]  
   )bscBj@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R~ q]JSIC@  
   -m~#Bq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4~Q/"hMSkO  
   {&1/V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[Y| t]^M  
   1o{Mck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VRB;$  
   ;>7De8v@@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NqWdRU  
   /f;~X"!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I9ep`X6Y  
   Q>i^s@0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Q hO!Ma]  
   BLD gt~h#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=Jb>x#Y  
   JIq=* '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C e$w8z  
   cSV aI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l!u_"I8j5  
   zy }$i?  
  「說。」 1p=]hC  
   eehb1L2(b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11;MN  
   A~70  
  「但是?」 I b5rqU\  
   W7nw6;7=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9x =Y^',5  
   Qzw;i8n{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$6poFo)U+  
   >~0Z& d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aQ@oH#  
   8KzkB;=n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L.JT[zOfb  
   1bwOm hkS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CRy|kkT  
   5`p.#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]:J$w]\  
   AFwdJte9e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|+D!= :x  
    rjnrju+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mQ"-,mMI  
   DZtsy!xA  
   dG?*y  
   q'Pf]  
   8zW2zkv2|#  
   <lJ345Q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 N4TV  
   :?1Dko^  
   0?|<I{z2  
   j8:\%|  
   kvu)y`  
   S)"Jf?  
   {(Es(Sb}c  
   XfIJ4ZM5  
   ]\HvKCN}  
   s_p!43\J  
   [AJJSd/:  
   Bdpy:'fJn  
   V0a3<6@4  
   <qt|d&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)NT*bLRPQ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1s;S aq+  
6j|{`Zd)G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7tCw*t$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?&uu[y  
EiaW1Cs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:~SyL!  
_(zG?]y0P  
4 H&#q>  
og>uj>H&  
CNx8] _2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_WbxH  
(QiAisE  
kSo"Ak!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o,wUc"CE  
:MDKC /mC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=WJ NWt>  
nT)vNWT=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iam1V)V  
@[v~y"tE}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9Gz=lc[!7  
lUMdrt0@z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\.}c9*)  
NyuQMU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Vf1^4 t  
Yz93'HDB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|vzl. ^"-  
v(%*b,^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rU(+T0t?I  
Uoix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h zn6kbv  
YZJyk:H\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wwcBsJ1{  
_h1mF<\ X^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_GPl gp:  
J9S>yLQK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o3}3p]S\  
{BU;$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IEvdV6{K  
`~q<N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L9#g)tf 8T  
~WV"SaA)*U  
JOBhx)E  
'@P^0+B!(.  
b5n'=doR/I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-d:Jta!}{  
   8DaL,bi*.  
   o2\8OxcA  
d m%8K6|  
hP&B t  
ufT`"i  
+^T@sa`[I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y:l\$ pGC%  
$L]lHji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S|+o-[e8O  
|P}y,pNQ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UW EV^ &"x  
VY\&8n}e(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R{T$[$6S  
$iz|\m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5/Uy{Xt  
'2^Q1{ :\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i K? w6  
b|W=pSTY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N]sAji*  
C;urBsC  
  「喔。」 q'8 2qY  
!C: $?oU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ekCC5P!  
[cp+i^f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M/K5#8Arj  
}`~+]9 < 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}pu27F)&  
%bfQ$a: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9q[oa5INd  
'Qe;vZ31K  
  「快、說!」 W6/yn  
^DwYOo2B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LSr]S79N1  
?.;c$'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[HZv8HU|  
&KRX[2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^.NU|NQi'  
Q$@I"V&G.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 ZExlGC  
jtc]>]6i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W9GVt$T7  
7O-x<P;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_"rgET`vW  
pg)WKbV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ut7zVp<"  
K(,F~ .<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N5b!.B x-w  
iqQD{SRt{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'AS|ZRr/  
O[JL+g4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o]I\6,T/|  
{[?(9u7R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q9r[$%G  
|H+UOEiv,p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5uj?#)N  
H%Q7D-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8>i n_h9  
-fW*vE: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#fn)k1  
K/yxE|w<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R)s:rJQ=p  
jLHkOk5{:  
  「嗯……」 7} 5JDG  
|"CZT#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<&g,Nc'5C  
3kp+<$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XrGglBIV  
C 7ScS"~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uo%)1NS!  
a fW@T2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Pw`8Wj  
?Z[[2\DR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E,x+JeKV  
r1{@Ucw2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LG|fq/;  
.2Elr(&*h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3<f}nfB%r?  
9ZsVy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M; tqp8  
:zke %Yx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,77d(bR<  
\\H}`0m: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?(F6#"/E  
cO+qs[ BQ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u5b|#&-mX  
W ]?G}Q;  
  「賭嗎?」 pG^  
~#[yJNYQ  
  「賭了。」 qUW! G&R  
b;W3j 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0#s"e}@v  
x$.^"l-vX  
  「滾!」 yT"Eq"7/Y#  
;yLu R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v,{ :Ez(H  
bL+_j}{:N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}1c|gQ  
+-U- D?-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s_OF(o  
Fg5kX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*ebSq)  
n,V[eW#m'L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M4oy  
r4XK{KHn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qn<|-hA*  
+\c5]`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+mmSfuO&\  
7u S~MW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RXpw!  
o WrKM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ug!s7fo^  
qo90t{|c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.9on@S  
X<`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x=hiQ>BIO0  
I {S;L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HZzDVCU  
iZ3IdiZ  
  「嗯。」 3nIU1e  
+eWQa`g  
  fNli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l6T-}h:=  
^pAAzr"hv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53;}Nt#R  
?*G|XnM&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uB]7G0g:  
;v)JnbsH}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G6q }o)[m)  
F 5bj=mI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VuhGx:Xl  
?mwt~_s9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RVnjNy;O`  
v}}F,c(f  
T6y\|  
EA@ .,7F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4x=v?g&  
$-OA'QwB]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APn|\  
u:6Ic)7'  
)al]*[lY  
er("wtM  
&n}]w+w  
YFLZ%(  
6y-@iJ*ld;  
rT=rrvV3g  
m4[;(1  
!P2ro~0/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SXSgld2uS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