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1762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Y|!m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6Z l#$>P  
nv <t$r  
-- ()Q#@?c~  
oZ_,WwnE  
_Ie?{5$ng`  
/|p\l"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Ay6]vU  
O2:1aG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x=03 WQ8  
w\RYxu?  
Iw4[D#o  
!CdF,pd/)m  
t$&'mJ_-w  
\fsNI T/  
* * * S.Q:O{]  
lA` qB1x  
mT/^F{c  
u+O"c  
'0=mV"#H{  
!sp`oM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$Xh5N3  
^u2x26].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Y>T<Qn^D  
W!"Oho'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:r2d%:h%2  
_kc}: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*&tTiv{^  
Vry*=X &Q  
著實、無聊。 8;"9A  
)H`V\ H[0P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>5E1y!  
E#3tkFF0Z[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t%O)Ti  
AyW=.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H!6+x*P0  
S&.xgBR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`DE_<l  
E^gN]Z"O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L7nG5i  
db=S*LUbl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15En$6>  
Kv:Rvo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W8Wjq DQ  
? HNuffk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2s> BNWTU  
,jtaTG.>  
「喔?」 y<wd~!>Ubu  
n(|n=P:o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S{v]B_N[M  
k.jBu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WRA(k  
$TS97'$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ms!|a_H7 r  
wr=K AsH<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w El-  
GD'Z"rhI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,c0LRO   
6$f\#TR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WC37=8mA  
I}5e{jBB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F u^j- Io  
2"6qg>]-t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$~/cxLcT  
o)n)Z~  
,6pGKCUU:y  
aI ;$N|]u  
vfvp#  
H?M:<q0|G  
zJl;| E".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e8wPEDN*4  
V=th-o3[  
]];pWlo!  
Zlh 2qq  
/\uopa  
-sZ'<(3  
~Dz:n]Vk/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gPc1oc(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Uf ]$I`T#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Hhk`yX c_  
M[O22wFs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pp1Kor  
qLxcr/fK  
W+=j@JY}q9  
K8-1?-W  
hJ[keaO  
   6(htpT%J  
   bf1$:09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i,Z-UA|f=T  
   <_*5BO  
   4, Vx3QFZ  
   =^*EM<WG)  
   &"T7KXx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!H c6$  
   =F/R*5:T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[4B (rra  
   Kc1w[EQ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+ >:}   
   A>S7Ap4z>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F/tRyq`D  
   .v+J@Y a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[rAi9LSO"  
   /J!hKK^k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7OXRR)]V  
   AOL=;z9c#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|)O;+e\  
   "OkZ [E)  
   Ly v"2P  
   -{d(~XIo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Qch'C0u  
   &js$qgY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>oEFuwE  
   _wW"Tn]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[,~;n@jz  
   [fkt3fS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bsI?=lO  
   m,w^,)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%JA^b5''  
   +f_3JL$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_R ;$tG,  
   ~1,$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R-f('[u  
   iE{VmHp=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$O\]cQD`u  
   y,<\d/YY@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 .^rs VNG  
   6gq`V,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5'(#Sf  
   }:b) =fs  
   T(+*y  
   w~e$ul(IQM  
   H|;BT  
    JU=4v!0  
   U,~Z2L  
  * * * 95tHi re  
   G\r>3Ys  
   _w9 :([_  
   5jcy*G}[  
   %h=cwT6  
   sYyya:ykxT  
   4Mj cx.21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Q\Nz^~dQ:Y  
   ~5_>$7L>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EwOi` g  
   zT _[pa)O`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^36m$J$  
   E&2mFg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(>gHfC>(lq  
   #,\qjY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>^+c s^jCM  
   Bez 7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Qj/.x#T  
   `1U?^9Nf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H83/X,"!w  
   W{*w<a_ `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SRpPLY{:F  
   '/H+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"yc_*R(pU  
   ;chz};zY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|dQ-l !  
   O!#bM< *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$bT<8:g  
   ley: =(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F8%.-.l)  
   xxC2F:Q?U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Y< drRK!  
   Fj~,> 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,8MUTXd@ V  
   h1`u-tc2x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'qT[,iQ  
   :CJ]^v   
   =u#xPI0:  
   {"x8 q  
   a*gzVE7W#n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W<AxctId  
   FV->226o%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- P$mN6h  
   k;bdzcMkQ  
   |6d0,muN  
    KDODUohC  
   <:rbK9MIl  
   18xT2f  
    ta\CZp  
   ; n)9  
   >)sB# <e  
   `?fY!5BA  
   bvK fxAih  
   ;MH<T6b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"?<$>\@; q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t[ Zoe+&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I}&`IUP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SGuLL+|W#8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?r~|B/ ]  
_K4Igq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L(p{>Ykcc  
/M:R|91:_  
e?Pzhh a  
c$cb2V7,  
C q/936`O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r%M.rYLG{  
   jTo-xP{lC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XZ@;Tyn0,  
   xQ4'$rL1d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uQ^r1 $#  
   s Zan.Kc#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^8,Y1r9`$  
   {Vc%ga|E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.'zXO  
   bITc9Hqc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ohK_~  
   J3oEN'8S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_JlbVe[<  
   fS08q9,S/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[dm&I#m=  
E7A psi4]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)7U^&I,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s>=DfE-;"  
   7H$0NMP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}T@^wY_Ow  
   Ls8@@b,t2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RlRkw+%m  
   =x9SvIm/tH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~H[  
   "7v/ - 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2nSX90@:  
   0GUm~zi1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+_.k\CRms  
   3\x@G)1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?gknJ:  
   |Ai/q6u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'r&az BO  
   zf@gAvJ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lSMv9 :N  
   kEQ1&9  
   "I[a]T}/  
    {{hp;&x  
   C5}c?=#bdf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a`c#- je  
   [NG~FwpRf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06ndW9>wD)  
   `SFA`B)[5@  
   0P{^aSxTP  
   l ga%U~  
   <x QvS^|[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968<yO]  
   Ro}7ERA  
   pUc N-WA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X;e=d+pw  
   4*AkUkP:T  
   FUt{-H!<  
   EZ,Tc ;f=  
   DOaTp f  
   @AB}r1E2  
   FT F`-}Hz  
   aru;yR  
   ?\Bm>p% +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<E2n M,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xyrlR;Sk  
@:/H)F^x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Ou]!@s  
V` 4/oM`  
BC)1FxsGf  
Ys>Z=Eky  
SQ057V>'=  
   ^4C djMF-E  
   !8I80 :e_~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Ce:w^P+  
   y[';@t7CC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h,ipQ>  
   1oI2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X`A+/{ H  
   GK[9Cm"v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EGzlRSgO  
   0.&-1pw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S])*LUi  
   ?>NX}~2cf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Jo\karpb  
   U^kk0OT^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x$z>.4  
   +o]J0Gu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) 3ZkKv;zY  
   NbK67p: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I7+yu>  
   & kQj)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l)f 2T@bHl  
   TiKfIv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i^)JxEPr w  
   C_&ZQlgQ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CYdYa|  
   QtLd(& !v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_$yS4=.  
   2tS,q_-=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FAq9G-\B  
   x??H%'rP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NYeL1h)l  
   =WK's8FB;8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|N|[E5Cn  
   Ki(0s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EQX?Zs?C  
   %-an\.a.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%1 rN6A!%  
   4+Y9":<  
   @eP(j@(^  
   H<   
   nMOXy\&mI  
   G%T<wKD<  
   gyob q'o-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K*5Ij]j&  
   cUwR6I9  
   P%ZU+ET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<nF1f(ky  
Ai5D[ykX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tnC,1HV0[  
]}BT'fky#  
\>  
CM+/.y T  
.$"69[1H  
     KJ8Qi+cZ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Ml9  
   cy#N(S[ 1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n; *W#c  
   1fU~&?&-u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A@JZK+WB}  
   bd3q207>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=s1Pf__<k  
   hOIk6}r4X  
   2f.4P]s`T  
   RTvzS]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Y,s@FGI2  
   bGa "r  
   $nW^Gqwj]1  
   {Qj7?}xW  
   +@5*_n\e`  
   ,{u'7p  
   6T{SRN{  
   8S7 YVsDz"  
   9U~sRj=D  
   P0XVR_TJf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APT /z0X>  
   d3K-|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MyJG2C#R  
   WHvU|rJ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F otHITw[  
   JLH,:2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ZMI vzQYI  
   Tx\g5rk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>*cg K}!@  
   JypXQC}~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1I -LGe[Q  
   z^=e3~-J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KL\]1YX  
   e<[0H 8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8Q Nd t  
   <OC|z3na_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8x9$6HO  
   V9Gk``F<RZ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?Ok@1  
   3 JR1If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bR;Zc  
   -d8||X[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(66DKG   
   tuiQk=[ c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bb^$]lT'  
   A->y#KQ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:<$IGzw}.  
   >.-$?2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5@{+V!o,  
   Iu -CXc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_2,eS[wP  
   J '^xDIZX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]U,K]y[Bj  
   @}e'(ju%R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g}-Ch#  
   +HK)A%QI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B !(t<W8cu  
   /Lc= K<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$VrKoL\ScA  
   / h6(!-"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E00zf3Jgv'  
   8O]U&A@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m\lSBy6  
   MGO.dRy_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~EU[?  
    afEp4(X~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r<oI4px  
   J{mP5<8>b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NEO~|B*oDU  
   ,h2q 37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@"s\eL,r  
   Q ;P~'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+k"dN^K]D  
    &1Fcwj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ABV\:u  
   {I 7pk6Qd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i&,U);T  
   Gx ZQ{ \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cM4?G gn  
   z K8#gif@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~+7yi4(i  
   CHpDzG>]4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na']{a 1K  
   hqD;<:.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)+t5G>yKK  
   pjj 5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j|G-9E  
   RO.(k!J .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T4!]^_t^  
   ^Js9E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#6H<JB  
   `u>BtAx8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d}o1 j  
   5ZKnxEW,(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CQ( @7  
   rbtV,Y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&\X;t|  
   m~U{ V9;*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0&nF Vsz  
   "G,*Z0V5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Q~@8t"P  
   !>:tF,fcB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(;j7 {(  
   8Cqs@<r4Od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0/gcSW b  
   /r%+hS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"QF083$  
   y%,BDyK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=@w:   
   ( 7?%Hg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/)I9+s#q9o  
   .;:xx~G_Q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19.cf3Dh  
   dc>y7$2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VL{#.;QQa  
   cMl%)j-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%8L<KJd  
   6b/b} vl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(OqJet2{+  
   i-?zwVmn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!T*B{+|  
   +*J4q5;E[?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M: "ci;*$  
   {{3H\ rR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[bv@qBL  
   2Nkn C>9(\  
   XQOprIJ U  
   Z]TVH8%|k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zN)|g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*`g-gk  
R(/[NvUb  
k{}[>))Q  
K.#,O+-Kg`  
S4k^&$;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4iYKW2a  
vSYun I  
STXqq[+Rf  
+9 16ZPk  
  * * * 9 N*S-Po=  
<i:*p1#Bm  
>ggk>s|  
vR%j#v|s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nCffBc  
^(dGO)/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I8<Il ^  
NK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gJFR1  
S.Wh4kMUe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F.~n  
n=<NFkeX  
m0x J05Zx  
*} *!+C3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_" ?c9  
MO));M)  
]+}ZfHp  
ULp)T`P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vh9kwJyT  
XysFwi  
  十足挑釁。 J- t=1  
A|p@\3 P*A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@wd!&%yzO  
);Tx5Z}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a~8:rW^  
Nj0-`j0E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R'*<A3^  
fp.!VOy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7!O^;]+,  
J}x>~?W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r/UYC"K3  
:~\LOKf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NY4!TOp  
* <B)Z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]XmQ]Yit  
^{),+S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Ya~ "R#Uy  
IO}+[%ptc*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[<_"`$sm=  
&J\B\`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d/l,C4p  
^Y$QR]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EY So=  
3.(.*>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I!61 K  
PoJmW^:}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yb69Q#V2  
xM% pvx.'L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n;%y  
9t#P~>:jY}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dl:-k  r8  
r)Or\HL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8}bZ [  
X R4)z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6eM6[  
AfN&n= d K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o_sQQF  
\9'!"-i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-]/7hN*v  
Cw%BZ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xkM] J)C  
5Q|sta!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_|X7 n~  
.A(i=!{q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3?@?-q2g  
yc[(lq.^n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9#Bx]wy  
/=T H08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=e{.yggE  
L<=)@7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[zQ WyDu  
=JW[pRI5a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4jGLAor|  
"r..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#ib^Kg  
5un^yRMB-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|dk[cX>  
7W|Zq6p i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XYAmJ   
m$:&P|!'p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>1ZJ{se  
RJ}#)cT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p/*"4-S  
e&1 \'Zq?>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pM2a(\K,k^  
<3Gqv9Y&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9Cvn6{  
FjFwvO_.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^E,1V5  
Eju~}:Lo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A-uB\ L  
=k{`oO~:9+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 &`Ck  
6rX_-Mm6w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q p~g P  
\#,t O%D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Vrp[r *V@E  
mT.e>/pa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`G$1n#&  
io%')0p5q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HeA{3s  
{9 PR()_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:`Az/U[  
aT!;{+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l]_=:)" ]  
x?yD=Mq_  
7Z,/g|s}z  
E]} n(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yL1bS|@  
NgZUnh3{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0GXO&rCG  
Y}STF  
^U  q  
USPTpjt8R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&#m"/g7w4N  
Ff4*IOZ}(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n!ok?=(kQ  
-_^c6!i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 _^t-9  
$#NQ <3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)R)a@op  
,/Cq v 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^4$ 'KIq  
   0tz:Wd*<  
   0~gO'*2P  
   zY9 H%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Y:QD   
   g@v s*xE  
   UVu DQ  
   m6n!rRQ^U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vA%^`5  
   o4^Fo p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%b!-~ Y.  
   ">jwh.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kJK,6mN  
   $.mQ7XDA9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quu*xJ;Ci  
   3 /6/G}s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E@)\Lc~  
   T=Z.U$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]> !<G8 =N  
   ug&[ IL~lc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s4= "kT]  
   =([av7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;GHvPQc_  
   t2{~bzq1X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[THG4582oB  
   6gO9 MQY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f6=w3RS  
   F1azZ (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n]CbDbNw7)  
   %i{;r35M;9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ekSY~z=/u  
   dx_6X!=.J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MFit|C  
   LX+5|u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zzpZ19"`1  
   |?m` xO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P.WYTst=  
   l3i,K^YL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mPZGA\  
   Y#V8(DTyH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jB$SUO`*  
   VAQ)Hc]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%B2XznZ:  
   P~CrtTss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czWw~'."  
   8Cf|*C+_'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|cbd6e{!  
   Qc-(*}  
   {+T/GBF-K=  
   >=,ua u7  
   >wON\N0V_  
   u</8w&!  
   BNm4k7 ]M  
   "cUg>a3  
   r#876.JK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E)p9eU[#  
   y.a]r7  
   .J.vC1 4gi  
   0&w0a P`Y  
   P_4DGW  
   Pe^ !$  
   +++pI.>(*Q  
   hSV@TL  
   QTJu7^ O9  
1 =GI&f2I  
;IP~Tb]&  
&y. dmW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KX+ey8@[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n~r 9!m$<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JP%RTGu  
24O d] f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o@',YF>OQ  
9JXhHAxD  
Y` q!V=  
k3 /4Bt G/  
nDF&EE  
   k|fh\F+$  
   wNbTM.@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~{9x6<g!  
   [ns&Y0Y`t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)v};C<  
   ItMl4P`|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?3n=m%W,J*  
   ZIDFF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<%he  o  
   YBR)s\*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X3 <SP  
   Qz'O{f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bL+sN"Km  
   o:h)~[n|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HE9. k.sS  
   "pR $cS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wHq('+{=&  
   7&#'c8]/qh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_.u~)Q`6  
   v\J!yz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Kv(Y }  
   VG? yL2y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Z#H@BWN7  
   "-G.V#zI  
  「你說。」 <!$j9)~x  
   !.x=r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GA({ri  
   ,:\zXESy4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_Eet2;9  
   (cbB %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So3,Z'z=  
   KyVe0>{_u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F!DrZd>\  
   r-Xjy*T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#RsIxpc  
   ~XN]?5GQf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x %!OP\  
   @)FXG~C*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Av\ 0GqF  
   J[Ylo&w3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`\}zm~  
   YjMbd?v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Wl^/=I4p#  
   &vGEz*F  
   9fk\Ay1P  
   CMD`b  
   i(TDJ@}  
   &Cn9 k3E\R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jmwQc&  
   T3PaG\5B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mU0r"\**c3  
   JCMEhI6d*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R,b O{2O  
   GF,|;)ly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(2a "W`  
   K^1O =1gY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R<YYf^y  
   7ump:|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8=_| qy}l/  
   88L bO(q\d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Ydd>A\v\;  
   )-:f;#xJ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.j$bCKXGx  
   f0`rJ?us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h],%va[  
   xbC- ueEj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>^)5N<t?  
   Oh85*3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wN0OAbtX'  
   Xv(9 Yh S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m6ws #%|[  
   uTloj .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wg~`Md  
   }4ju2K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;GE u.PdxB  
   Y,"MQFr(o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m8A_P:MQq  
   %{_ YJXpO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#\["y%;W  
   D}U<7=\3H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,DO mh<b  
   =8 D4:Ds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A)\DPLAG  
   `v{X@x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c9@jyq_H?  
   /8HO7E+5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ck+rOGv7{Z  
   lM%fgyX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3) 0~:  
   * XGBym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9?c^~77  
   ,RO(k4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='>UKy[=  
   Z?mg1;Q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r/2:O92E  
   fC|u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_AbEQ\P{  
   +cH(nZ*f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s+- aHn  
   e8bJ]  
   ,2bAKa  
   "M &4c:cz  
   7`!( 8  
   mO.U )tL[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R2W_/fsG  
   p\ S3A(  
   MNC!3d(D\R  
   p04+"  
   >oDP(]YGg  
   4&fnu/,Z  
   =)8fE*[s   
    H>6;I  
   B$EP'5@b  
   yTiqG5r  
   %WR"85  
   !@k@7~i  
   o#/iR]3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|>GIPfVT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vW3ZuB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bNpIC/#0K  
^~<Rzq!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^&';\O@)  
-wRyMY_ D  
VXc+Wm*W  
Ei9_h  
x\J;ZiWwW  
  0fPHh>u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"?eH=!  
4%!{?[$  
   UrhM)h?%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aq0iNbv@  
   j.;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Z`oaaO  
   9o`7Kc/g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K(Q]&&<  
    M<Wn]}7!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G !1~i*P$u  
   CP]S-o}yd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A{aw< P|+  
   Tf#2"(!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hg?j)jl|  
   vnC<*k4&v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Y^f94s:2S  
   <?LfOSdMs^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80?6I%UB<  
   TvunjTpaj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1p7cv~#95  
   :DdBn.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\~@[QGKN  
    <+AIt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AT B\^;n.  
   w]>"'o{{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$!YKZ0)B'0  
   kmm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nu&_gF,{  
   "?apgx 6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)Y3EQxXa  
   9z5\*b s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-1qZqU$h  
   A <4_DVd@@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u~s Sk  
   LnP3z5d(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9YR]+*  
   9mam ~)_ |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P @zz"~f7  
    )|v^9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?2{bKIV_  
   EQ4#fAM)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,eR8 ~(`=  
   led))qd@V-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ujU=JlJ7dl  
   h@=7R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).LTts7c  
   W+_RhJ  
  「如何說?」 7W"/ N#G  
   Bs[nV}c>>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/RGNAHtIi  
   jk$86ma!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&uv0G'"\  
   +iy7e6P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{Hl[C]25X  
   n 6{2]&sd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p~2UUm V  
   +Ng0WS_0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Q$ri=uB;+  
   ar.AL'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7\XE,;4>  
   AW,OH SXh6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'Z&;uv,l  
   %O%=rUD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'9?;"=6(  
   ~u87H?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Xm1[V&  
   Thr*^0$C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p?X02 >yA  
   >dzsQ^Nj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&<pKx!  
   vuQ%dDxI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B>y9fI  
   wJ<Oo@snm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zTbVp8\pI  
   ,m=4@ofX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9#d+RT  
   ^!8P<y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5kNzv~4B,;  
   >wHxmq8F5<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&sXRN &Fp  
   ._9 n~=!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'_k+WH&  
   Em 6Qe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ENF"c$R  
   ph>7?3;t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0$+fkDf  
   54-#QIx|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[.hyZ}B  
   iy.2A!f^.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'0y9MXRT  
   )irRO8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?m$a6'2-,J  
   1&;QyTN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cLPkK3O\=  
   ?pgG,=?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[.RO'>2z  
   L-B<nl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Y6,Rj:8  
   l]~n3IK"  
   '13ZX:  
   ?4H i-  
   fDG0BNLY  
   vad12WrG<  
   5~mh'<:  
   s w39\urf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T \w?$ s  
   ynA|}X  
   s'kDk2r  
   )M__ t5L  
   J'N!Omz  
   @as"JAN  
   A:7k+4  
   WVY\&|)$  
   lFTF ,G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uYE`"/h,1e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UI>Y0O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X3V'Cy/sy  
GO^_=EMR[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G^` 1]?  
qIAoA .  
oD$J0{K6  
a$Cdhx !  
7Ddaf>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%,k] [V  
   cwL1/DGDB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}sOwp}FV8X  
   XQ~Ke-QW)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:"!9_p(,,  
   ?|ZTaX6A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6KOlY>m]  
   {Pc<u gfl  
   78/N   
   -%I2[)F<  
   z$kenhFG/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P:N1#|g  
   e@ \p0(  
   l}lIi8  
   &zuG81F6  
   bk\yCt06y;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wWp(yvz  
   wX*K]VMn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3yNU$.g  
   "hdvHUz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H~E(JLcU  
   ~D|5u\D-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+d%L\^?F  
   :(H>2xS,s  
   A?@@*$&  
   D3x/OyG(  
   8dlw-Q'S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[S@}T zE  
   a:_I  
   ~M(5Ho  
   yu;SH[{Wi  
   AZ{^o4<q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ZKdeB3D  
   ZoB {x*IH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s<]&*e&}?  
   ^`D=GF^tX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tM#lFmdd\P  
   PG]%Bv57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z~\t|Z]G,|  
   O MX-_\")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"p3_y`h6+  
   q-Qxbg[>e  
   ~xIj F1Z  
   WX4;l(P L=  
   cc44R|Kr$$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!SKV!xH9  
   -ti{6:H8  
   pN&c(=If  
   R3X{:1{j  
   )R sM!}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Xes|[*Y!V  
   *{o UWt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x#C@8Bxq=  
   <:|3rfm#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*U l*%!?D  
   3^=+gsc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@$eT~ C  
   iK_c.b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k#:2'!7G  
   Rb}KZ+o "Z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6yAA~;*5'  
   _w ]4~V9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;,O fJ'q^  
   h?,\(KjP#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%"A_!<n@*`  
   xU9@$am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~=y3Gd B3  
   s* j fMY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K \Eo z]?  
   #-cTc&$O;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+iF 1sC_  
   19d6]pJ5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'5H4z7)  
   V{Q kN7-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%(LvE}[RJ  
   ulXnq`  
  「千雪!」 &:#m&,tQ  
   :%-,Fxl4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zX5G;,_  
   E8-53"m  
  「可以。」 u3ds QU  
   %<}=xJf>1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^9ng)  
   MEU[%hty_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AQ@v>wr}  
   w:Q|?30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.[f;(WR  
   'TX M{RGw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V.,bwPb{9  
   2z-$zB<vyw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4 =Fg!Eu<  
   $Q4=37H+  
  「嗯。」 8vJdf9pB*  
   dzxI QlP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D-iUN  
   `Qq/ F]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Ws>i)6[  
   +:y&{K  
   L?.7\a@  
   eE,;K1  
   Yhk6Uog{4  
   1t%<5O;R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dh?S[|='  
   }8 \|1@09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mf~Lzp  
   VlV)$z_  
   "& Ff[ O*  
   }`4K)(>4nG  
   ?U$}Rsk{#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b%<164i  
   o\:$V 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_>;&-e  
   sb`&bA;i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6/VNuQ_#  
   9y;y7i{>?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Jm%mm SYK  
   <r0.ppgY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R&]c"cO L8  
   bx;yHIRb  
   "^Y6ctw  
   &3jBE --  
   .@fK;/OuC  
   MJy;GzJ O  
  * * * f2`P8$U)R  
   ~?2rGE  
   ?s1u#'aO  
   iTj"lA  
   -08&&H  
   _)OA$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zJz82jMm  
   *?EO n-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X_vI0YX9  
   f28gE7Y\a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B, QC -Tn  
   bs<WH`P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OVDMC4K2z!  
   XD_P\z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1TK #eU  
   ]%NO"HzF~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^ I{R[O'8  
   m NUN6qVP~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lU&`r:1>_  
   fl pXVtsQ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~ERRp3Ee ?  
   *@-q@5r}!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/o<}]]YBF  
   "6`)vgI~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h 7(H%(^_  
   Q7 0**qm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h-?q6O/|  
   Ovaj":L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JR? )SGB  
   brYYuN|Vc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fwnYzd3  
   Y1U"HqNl*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={mPg+Ei'  
   SBN_>;$c5}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= h<? /Krs  
   ^?K?\ 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Vtz yB  
   z`xz~9a<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v'bd.eqw  
   hD6ur=G8u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SqA+u/"j2  
   y 8d`},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rmg";(I  
   :)J~FVLy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v_@#hf3  
   %:be{Y6  
  「說。」 j]F#p R}p  
   tN'- qdm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ZoNNM4M+  
   jK C qH$  
  「但是?」 $ Op/5j  
   c@o/Cv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C1P t3  
   TNyY60E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[vjkU7;7A  
   _KkVI7a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9 K /  
   /wxxcq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_OxnHf:|  
   | C2.Zay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+zdq+<9X  
   1\608~ZH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k2tX$\E  
   bQN4ozSi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K{w=qJBM  
   )J6b:W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]zMBZs  
   "KT nX#<0  
   &lfF!   
   [ MXXY  
   Umwg iw  
   /sC[5G%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QEHZ=Yg%3  
   "u]Fl+c  
   np>!lF:  
   S"A_TH  
   Ay6rUN1ef  
   ;Wh[q*A  
   NGQIoKC  
   dZYJ(7%  
   VQ;- dCV  
   #YVDOR{z  
   ;B7|tajd  
   128 rly  
   :*%\i' $!/  
   p 8Hv7*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"MP{z~M mj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H$iMP.AK  
;.m[&h 0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]@]"bF!Dn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60m1 >"  
2epL!j)Wh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o5d)v)Rx=  
bk|>a=o3  
@W8RAS~  
6b0#z#E  
>A6lX)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y~w$>7U.  
K.k=\N  
cP-6O42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8ARpjYZP  
7yKadM~)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B<W{kEY  
{ Uh/ ~zu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tH$Z_(5  
>-Jutr<I"~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3 *ZE``  
\'shnzs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+<I>]J2  
0q81H./3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b}Jcj  
zXB.)4T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TRa|}JaI"  
%ZZ\Xj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/S%{`F=  
R'He(x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XfharJ_b  
oQAD 3a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_3.=| @L  
e2~&I`ct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#f d ;]  
WZ> }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#!qa#.Yi  
d?)k<!fJk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A&XI1. j6  
{oOzXc6o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7,X5]U&A<x  
nB>C3e  
:(ni/,~Q  
Z7)la |  
F/}(FG<'>I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G*`Y~SJp  
   d|I?%LX0p  
   |T3F:],`  
;XAj/6pm  
w\SfzJN  
L{&5Ets  
pQ2'0u5w5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ey!QAEg"X1  
@?bO@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A-S!Z2m\  
d x52[W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$OGTHJA  
]&+,`1_q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nI0TvB D  
0vYHx V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L@VIC|~E  
wg.TCT2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Fm-D>PR  
S:F8` Gh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DWXxB  
e<Bw duy  
  「喔。」 hAi`2GP.  
a Byetc88/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$_5a1Lq1  
3q}fDM(@J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0pW?v:!H  
X6Wj,a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#Y>os3]  
X}5}M+'~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P(|+1$#[  
\+3P<?hD#  
  「快、說!」 \ )'`F; P  
l!7O2Ai5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Ho!dtEs  
_*1{fvv0{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4Rv.m* ^B  
vCe]iB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YYs/r  
*;u'W|"/~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S#[w).7  
K.P1|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=bgu2#%Z  
yzH[~O7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\.l8]LH  
Z!eW_""wp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tX'2 $}  
E/5/5'gBJO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8?z7!k]  
aFf(m-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yR'%UpaE  
P+2@,?9#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NG\g_^.M  
WMk;-,S!)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2T&n6t$p  
Y k @/+PE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qC4Q+"'  
ww#]i&6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jBLLx{  
)0UXTyw^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(JI[y"2  
3 z~d7J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ms/!8X$Mz  
$Si|;j$?  
  「嗯……」 {[:]}m(c  
HY>zgf,0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>HL$=J_K?  
Y DWV=/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,9YgznQ  
D&-cNxh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]@wKm1%v  
@wPyXl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AQm#a;  
,?oC+9w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tYUg%2G  
,*m{Q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Qy7pM8~h  
8z)J rO}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x%`tWE|  
AOv>O52F/Q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oZ\zi> Y,  
iT=h }>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+HkEbR'G0  
7Sl"q=>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Ti>2N  
3eN(Sw@p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O &}`R5Y;  
M,sZ8eeq  
  「賭嗎?」 S N ;1F  
%TYe]^/'y  
  「賭了。」 F0KNkL>&g  
y\XWg`X y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o+g\\5s  
QRHM#v S  
  「滾!」 IeAUVR S)  
UQnv#a>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Voo_ ?  
+^3 *Y"6Z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x }i'2   
9M7Wlx2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D)bR-a_^  
YzYj/,?r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C8$/z>tQ  
hD,@>ky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=' &TqiIv"  
]]/p.#oD,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zfK3$|  
*wV`7\@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X-_0wR  
zqm/<]A*l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'/@i} digf  
qQe23,x@5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H)NT2@%{P  
$<d3g :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qrY]tb^K  
,{sCI/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Awlw6?   
c8M'/{4rH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ZvkBF9d  
{KM5pK?,BJ  
  「嗯。」 uOQl;}Lk5  
#B8V2_M  
  #H&`wMZZ: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eC*-/$D  
V.~C.x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Oo8"s+G  
R^tDL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F!~oJ  
7Un5Y[FZo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kc}&\y  
!; COFR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O`Ge|4  
e$=0.GWT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6A*k  
5p`.RWls  
t +@UC+aW  
xix: = a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Ht!]%  
[ #1<W`95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`UDB9Ca  
XlHt(d0h  
M5>cYVG  
wYIlp  
380M &Guh  
E ) iEWc  
POtwT">z  
HbXYinG%  
2J5RZg9jL  
N);2 2-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heN?lmC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