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1241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Dr;-2$Kt/&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SJYy,F],V"  
r%M.rYLG{  
-- ?w{lC,  
DNARe!pK  
e<Hbm  
6Un61s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]et4B+=i  
y^7ol;t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&3 QdQ n,  
bCM&Fe0GM  
8PWx>}XPt  
NVEjUt/  
&<!DNXQ  
@a AR99M  
* * * 0?)U?=>]p  
kB|j N~  
w"s;R8  
OnNWci|7  
"62vwWrwO  
tx$kD2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X^!n'$^u  
Vy]y73~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]*I:N  
z 6~cm6j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6S#Y$2 P  
^ olaq(z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9"KO!w  
U(lcQC`$  
著實、無聊。 gbb2!q6p  
?C( ' z7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sVk+E'q  
-^ )0c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}6;K+INT  
(IlHg^"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=?o,' n0  
m:kXr^!D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1J`<'{*  
/z<7gd~oU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2nNBX2 o&_  
Gv ';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r[doN{%  
?q^o|Y/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oRf.34  
w}8 ,ICL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_?]0b7X  
1M1|Wp  
「喔?」 VI xGD#m  
CbvP1*1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/{)}y  
uDtml$9rN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/ @v V^!#1  
0+-"9pED>E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0V RV. Ml  
oI\ Lepl*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^sF/-/ {?U  
L3/SIoqd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gGaA;YW1  
?[Sac]h ys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w@![rH6~F  
QZh#&Qf;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+$uQ_ve  
&Z3u(Eb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vE~>9  
l cX'n8/3  
YigDrW  
e0"80"D  
tLE7s_^  
;hV-*;>  
@oNYMQ@)d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r`\6+Ntb.  
1CR)1H  
WHy r;m3)  
"$I8EW/1  
7~qyz]KkE  
 ~LF/wx>  
a7>^^?|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xFScj0Y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-NPX;e$<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y$9XHubu  
_FkH;MGWS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EKUiX#p: M  
N j:W6? A  
a28`)17z  
 63VgQ  
z8j7K'vV1  
   W$J@|i  
   bZ}T;!U?I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w& )ApfL  
   esd9N'.Q*  
   !?z"d  
   7>3+]njw  
   J I E0O`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e\ }'i-  
   MADt$_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~BgNM O;|  
   dvLL~VP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>:0^v'[  
   ,uZz?7mO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P}vk5o'  
   s qO$ka{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^2nH6,LPS  
   JykNEMB#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Q 822 #  
   Ci?RuZ"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OKnpG*)u=g  
   <-HWs@8#  
   0+k=gO  
   gH0Rd WX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 kZ=yb-~  
   BX2}ar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3A3WD+[L  
   iThf\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' &Tz8.jp~  
   Ju_(,M-Vgr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ht*;,[ea  
   nr%P11U\c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&7KX`%K"D  
   o:@A%*jg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zI_pP?4;.q  
   L7N>p4h]Xj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7 ;x to =  
   Kp[5"N8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QLZ%m$Z  
   J:\O .F#Fi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@Dd3mWKq  
   l(~NpT{=V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8zpTCae^=7  
   >"D0vj  
   ORt)sn&~d  
   PBAQ KQ  
   ||#+ ^p7G  
   D/tFN+|P  
   <KZ J  
  * * * %D[6;PT  
   V.w!]{xm  
   D#11 N^-K  
   qhNYQ/uS  
   @eRv`O"  
   :BUr8%l  
   NJ(H$tB@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i",oPz7  
   4M>EQF&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rv %^2h<&  
   I>@Qfc bG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7niI65  
   ;})s o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3@mW/l>X  
   jn>RE 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&(A'uX.>pr  
   ASaNac-3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3NgyF[c  
   "@ @Z{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<_-8)abK  
   X=pPkgW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w(nQ:;oC  
   \rmge4`4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jLreN#:9  
   J.n-4J#@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Bc51 0I$c  
   HH'5kE0;d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"9!CsloWhz  
   Ozs&YZ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jW_FaPW(p  
   l*n4d[0J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`i3fC&?C  
   o'p[G]NQ1o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is}Y+^j.  
   w1 tg7^(@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73kL>u  
   a1# 'uS9W  
   #"aL M6Cfs  
   P};GcV-  
   ^_pJEX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wT-@v,$  
   n ^_B0Rkv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.3,6Oo  
   <Z8^.t)|  
   lF.yQ  
   L64cCP*  
   3eP7vy  
   OFcqouGE  
   u3@v  
   R SqO$~  
   ;#Pc^Yzc1  
   <<.%Gk  
   _4#&!b6  
   Wg ?P"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JW-!m8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yCG<qQz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+F3`?6UXz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('VHL!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;I+"MY7D  
7Z;w<b~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joN}N}U  
Sl{nS1q  
^3-Wxn9&  
N+vU@)_lC  
P~+?:buqc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'1}rQqZ  
   /Jc?;@{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!7g E  
   ItTIU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NS l$5E  
   TgaDzF,j{A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bw7!MAXd  
   a.5s5g)8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<(JsB'TK  
   ;UgRm#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\ooqa<_  
   OvPy+I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K.2M=Q  
   We]X+>BlO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t.pg;#  
&,Q{l$`X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Et'C4od s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 ZW2#'$b  
   lkg-l<c\J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^BM/K&7^  
   ~,e!t.339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[6S"iNiyKT  
   BHmA*3?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RQ,(?I*8\  
   "tIf$z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ID+'$u &  
   |/fbU_d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b+p!{  
   *gz{:}NX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5,AQ~_,'\  
   rF0zGNH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!v;r3*#Nky  
   J|FyY)_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A}y1v;FB  
   3`9*Hoy0c  
   @B9|{[P  
   C-Fp)Zs{0  
   H+5]3>O-$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*VlYl"  
   'c$9[|x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Na~_=3+a  
   FY|x<-f  
   2mlE;.}8  
   kxn;;  
   %xZ.+Ff%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I@S<D"af  
   #wjBMR%  
   wKeqR$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{f&ga  
   ?0(B;[xEJ  
   OXacI~C  
   V]O :;(W_  
   V0AX1?H~w  
   eLYFd,?9  
   6'%]6"&M4  
   jFXU xf  
   ``<1Lo@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)mPlB.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zt2-w/[Q  
rhTk}2@h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(u&yb!`  
 -C  ON  
|u"R(7N*  
hZWK5KwT  
3Z:!o$  
   3cO[t\/up  
   M3@fc,Ch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sK-|xU.  
   d4>-a^)V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+N$7=oGC  
   'lsq3!d.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,DuZMGg  
   pt%~,M _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mUyv+n,  
   Usf"K*A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fyq] M_5  
   |vDoqlW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&iiK ZZ`_o  
   5'c+313 lm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#1dTM-  
   Ed&,[rC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ym*#ZE`B!  
   KT;C RO>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g1 Wtu*K3  
   =PKt09b^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-=[o{r`  
   hXQg=Sj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9Ajgfy>  
   O{ %A&Ui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Z!RRe]"y  
   ksOANLRN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Pvg  
   i5E:FS^!I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d%_78nOh"  
   h*\TCl)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[Z5}2gB&  
   APQQ:'>N4~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cEdz;kbUM  
   N1+4bR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}W@#S_-e8  
   ^Z-. [Y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1fO2)$Y  
   QSn;a 4f  
   k67i`f=  
    J:~[ j  
   mV**9-"  
   "9U+h2#]  
   wv7p,9Z[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W>q*.9}Y"  
   &e HM#as  
   cYq']$]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8!Wfd)4=,F  
;):8yBMk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AyE%0KmraK  
{F;,7Kn+l  
6P0y-%[Gk  
M%7`8KQ  
\9046An  
     J$1j-\KS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S$S_nNq  
   ?g5iok {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6,B-:{{e"  
   {?w"hjy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!A~d[</]m  
   :_>\DJ'>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5i|s>pD4z1  
   1Wv{xML"  
   (RExV?:  
   k}X[u8A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YdK _.t0Mu  
   +Dd"41  
   Dh2#$[/@1  
   -RGPt D@  
   pG(Fz0b{  
   ]+mjOks~  
   = PV/`I_h  
   `ovgWv  
   9WOu8Ia  
   `{DG;J03[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n"iNKR>nW  
   >'N!dM.+9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.?B{GnB>  
   vm|!{5l:=y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cs t&0  
   kymn)Ea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3^XVQS***  
   (|dPeix|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yQ'eu;+]  
   b_|u<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R5~gH6K|  
   l0Y?v 4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Rjq a_hxrS  
   p-,Iio+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qi&D+~Gv!  
   srK53vKMHW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=e{.yggE  
   LQqfi ~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) "[HZ/  
   @cIgxp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x,\!DLq:p  
   oNIFx5*Z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m2O&2[g  
   B?3juyB`--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4H-j .|e  
   ,9\Snn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|` "?  
   $P nLG]X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$;`I,k$0>~  
   '$[Di'*;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,r`UBQ}?  
   k':s =IXW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x8\<qh*:  
   m$:&P|!'p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Pl78fs"L@  
   v{y{sA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X;!~<~@Y  
   !d8A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HnU Et/  
   Mu2`ODe]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 g_q<ze  
   S_\ F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2d`c!  
   KOSQQf o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Vz"u>BP3~  
   8\Hr5FqB(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H?Jm'\~  
   4l @)K9F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M_|> kp  
   _^\$" nw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RiR:69xwR*  
   XvKFPr0~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}V`mp  
   6rX_-Mm6w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FxRXPt FK  
   0LL c 1t>}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\#,t O%D  
   Em^ (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uaw <  
   8;"*6vHZ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]Pc^#=(R0  
   )=^w3y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<@uOCRb V  
   ;*cLG#&'M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~<9{#uM  
   HY}j!X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L%cVykWY"  
   ofdZ1F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R;}22s  
   [QczlwmO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39TT{>?`w  
   C"w {\ &R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HOi C  
   }5 9U}@xC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SpSnoVI  
   =VP=|g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T-" I9kM  
   cO#oH2}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Iy7pt~DJ,  
   ;%!m<S|%k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&#m"/g7w4N  
   nCxAQ|P?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4? (W%?  
   gn1(4 o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4Yjx{5QSAG  
   H{G{H=K_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_YHu96H;  
   KLQ!b,=q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a P()|js  
   z(HaRB3l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{1lO  
   IMLsQit*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\FzM4-  
   gQWd&)'muf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!$qKb_#nC  
   &lc8G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Bstk{&ew  
   ctmQWrk|B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E">T*ao  
   Zf*r2t1&P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I0= NaZ7  
   8%{q%+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f`<FT'A  
   {OMg d3%14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6iezLG 5  
   zzpZ19"`1  
   (il0M=M  
   '{?C{MK3Q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oN,s.Of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1"E\C/c  
Hcv u7uD  
)2j:z#'>  
iD_T P  
3:`XG2'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(F5ttQPh  
-Zy)5NB-tZ  
s-D?)  
_/x& <,3  
  * * * JZx%J)  
wq\G|/%  
f1cl';  
fPQ|e"?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"'{OIP  
z,Xk\@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]Z@k|Nw  
#+G`!<7/@f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TA;,>f*  
Bw-s6MS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rO^xz7K^  
E+{5-[Zc*$  
Oxa5Kfpa  
l2/ @<0P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# "r kuDO  
yQ-hnlzn~  
Xp^$ E6YFy  
<!!nI%NC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<.$,`m,  
EXHR(t}e  
  十足挑釁。 e6m1NH4,  
.zwVCW,u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,.7vBt6 p  
 T{Hf P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*1,=qRjL  
'FxYMSZS$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enPYj.*/0  
D(@SnI+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hXnw..0"  
lb95!.av+I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=W |vOfy  
un&>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ChVY Vx(  
wOM<X hZ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C#T)@UxBZ  
]3 j[3'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lXw;|dGF  
6ku8`WyoF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qs "s/$  
a YR\<02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ID+,[TM`  
VAt>ji7c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iPz1eUj  
O2$!'!hz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% hNn%Oy:E  
Le_CIk 5YL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KZi+j#7O  
qPp]K?.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rx{#+ iw  
XpOCQyFnM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QZWoKGd}+  
B>R* f C@g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ST#PMb'izn  
ER/\ +Z#Z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ozT._ C  
So0`c,D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fQ^h{n  
9tW3!O^_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Pxap;;\  
w($XEv;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A[K:/tB  
5L/Yi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3L%Y"4(mm  
)tJL@Qo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"#[o?_GaJ  
4KN0i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E>o&GYc  
KB$ vQ@N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OFJJ-4[_3  
`PXoJl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:/n ?4K^  
jFI]54,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k i~Raa/e  
/ n C$?w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N9~'P-V  
e!O &~#'h}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kW*W4{Fth  
BbXmT"@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hfVzzVX:  
n=<q3}1Jej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G>?x-!9qcH  
4kN:=g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XF0*d~4  
.>cL/KaP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O;.d4pO(tC  
+#2@G}j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lSKv*  
J[Ylo&w3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U7f#Z  
zjhR9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{;wK,dU  
iz$v8;w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h_}BmJh_  
x<j($iv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_@}MGWlAPt  
YQw/[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^~hhdwu3a  
N NXwT0t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7Ohu$5\  
X_Of k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=iQ`F$M  
lyc{Z%!3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DqC}f#  
*p<5(-J3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c$UpR"+  
q?'gwH37  
M%dl?9pbq  
oKqFZ,m[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)@&?i.  
?;=Y1O7N(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f4;8?  
yqc(32rF!  
hF%~iqd  
IgnY* 2FT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f0`rJ?us  
.Yv.-A=ZIg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ezy5Jqk5%  
*Zo o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 ` :  
YD>>YaH_3@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K@u."eaD  
Xv(9 Yh S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7 QJcRZ[lU  
   z7}zf@Y-qv  
   wg~`Md  
    s !vROJ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L/+J|_J)  
   %YAiSSsV  
   NB#*`|qt  
   DyTk<L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%hb5C 4q  
   ASU\O3%%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EQhV}9  
   EKw\a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F|K4zhK  
   Oo .Qz 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m =F@CA~C  
   }f'1x%RS^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F}DD;K  
   vp9<.*h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0l@+xS;  
   oA%[x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PCfs6.*5Mf  
   K7VG\Ec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Y@Y(;C"SW  
   ~{Bi{aK2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[wG%@0\  
   $3B?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fMaNv6(  
   Acv{XnB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74(J7  
   y*(j{0yd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fC|u  
   VC7F#a*V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r ngw6?`n-  
   IBh~(6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Uk6!Sb  
   0&@ pX~h: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w'XgW0j{  
   BB$>h-M/%#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q:^Cw8  
   ] '/]j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o+TZUMm  
   e`F|sz]k"H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au* jMcq  
   It-*CD9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GR `ncI$z  
   =i?,y +<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d 4R+gIA  
   3~rc=e  
   _xt(II   
   "~ stZ.  
   &Sa~Wtm|*  
   ulJYJ+CC!  
   ] i2\2MTW8  
   n4y6Ua9m{  
   %QLYNuG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8-YrmP2k  
   !Jl0Eu  
   T]-~?;Jh8  
   ^?[<!VBI  
   >]8.xkQq  
   rF3]AW(  
   tdF[2@?+  
   BK SK@OV  
   v=-3 ,C  
:=v{inN  
1[9j`~[([  
PGl-2Cr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bKZ#>%|:o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=c^=Yvc7U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+r-dr>&H@  
Dz8:; $/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bQdSX8: !R  
O\4+_y  
};"+ O  
Q$fRi[/L  
 z _O,Y  
   CP]S-o}yd  
   A{aw< P|+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&SjHrOG?  
   \o:ELa HY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-Wlp=#9  
   . 0 s[{x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BKC7kDK3H  
   7b&JX'`Mb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=% q?Cr  
   (odR'#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SZ5O89  
   9;0V  /y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.3lGX`d{  
   .D8~)ZWN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1B)Y;hg6&  
   q&XCX$N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<w0NPrS]  
   qwq/Xcv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r]A" Og_U  
   p?+lAbe6H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=?/N5O(  
   C#MF pT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q} ]'Q -  
   Ts|--,  
  「你說。」 51I|0 ly  
   C%giv9a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G 9DJa_]X  
   *)limqe3"$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CzYGq  
   sK+ (v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hf;S]8|F  
   yJ%t^ X_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L2KG0i`+  
   /:bKqAz;M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M'kVL0p?vN  
   kr%2w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XMGx ^mn  
   YRPm^kW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{J (R  
   WzjL-a(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nSS>\$  
   %m9CdWb=w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P}0*{%jB  
   ~4Pc_%&i  
   J1bA2+5.*e  
   wJ gX/W  
   baee?6  
   &rp!%]+xAM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{Hl[C]25X  
   ?vgH"W~3>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c8{]]  
   C)Jn[/BD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mf' ]O,  
   F[saP0 *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HSN8O@dy  
   WA$ JI@g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O oSb>Y/4  
   \'Z<P,8~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w8iR|TV  
   W2Luz;(U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:!fG; )=  
   QvLZg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-?6MU~"GK  
   iWLa>z|,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W `z 0"  
   (*\jbK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@kFu*"  
   U__(; /1;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xSK~s  
   2; `=P5V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CHJ> {b`O  
   PX(p X>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FG@ -bV  
   ? 1*m,;Z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]bi)$j.9s  
   $ (=~r`O+1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]aryV?!6  
   c`*TPqw(B[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cbYLU\!  
   6 sxffJt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,m<H-gwa  
   evA/+F ,&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_ee dBpV  
   gk[{2HgN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sbj(|1,ac  
   `1OgYs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YwY74w:  
   ^u}L;`L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.`<@m]m-  
   |t iUej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Vm}%ttTC  
   dz [!-M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l!}:|N Yh!  
   ?{w3|Ef&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gBh;=vOD  
   6 5y+Z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l\M_-:I+4  
   mC?i}+4>4R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;z M*bWh9  
   *_E|@y  
   8:BIbmtt5  
   Yt|6 X:l  
   7\*FEjRM]  
   F:y[@Yn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qd8n2f  
   ~4P%%b0,o  
   qd"_Wu6aF=  
   HV6f@  
   U=hlu  
   8 k3S  
   Z|%_oR~b|  
   N3u((y/  
   Qne/g}PD`  
   oB74y  
   ?wnzTbJN  
   )(y) A[  
   k)TSR5A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!"8fdSfg w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N^Bo .U0\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G_SG  
O)"gS!,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r fq;%C  
?.YOI.U^  
^.>jG I%rB  
`(3/$%  
lIProF0  
  xe*aC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w08?DD]CDt  
>ss/D^YS  
   R~ZFy0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1n@8Kv  
   n+PzA[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)4&cph';  
   ]GRWnif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? 8LXP  
   pbU!dOU~e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Cm\6tD  
   }|XtypbL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^6_Cc  
   ETXZ?\<a5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di>cMS 4 c  
   R>(@Z M&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$]/Zxd  
   -]t,E,(!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o!!yd8~*r  
   %!PM&zV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!OuWPH. :  
   f?'JAC*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XGkkB  
   PgRDKygE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g'|MA~4yB  
   >G~R,{6U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hc'-Dh  
   f0BdXsV#g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.fdL&z  
   Rh>}rGvCUN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<&:=z?30"  
   Qx'`PNU9\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{4-[r#R<M  
   0s>/mh;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Bdu&V*0g  
   bpxeznz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+r<0zh,n.  
   $&2UTczp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IEcf  
   yOwA8^q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<$hu   
   HWVtop/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>(snII  
   5A4&+rdU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E.U_W  
   fhCc! \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]7Z{ 8)T  
   :(H>2xS,s  
  「如何說?」 - > J_ ~  
   Vy|6E#U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8dlw-Q'S  
   [S@}T zE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&< !Ufa&  
   TET`b7G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>G'SbQ8  
   @l0|*lo%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raQ7.7  
   ?}B: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VG>vn`x>a  
   8+Td-\IMk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P(a.iu5   
   Gxa x2o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F]I=+T   
   $v b,P(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M+!x}$ &v  
   aSP4a+\*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Tb1U^E:  
   SI6B#u-i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wP/A^Rs  
   [0UGuj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-TV?E%r  
   AE@NOM7u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HBB{m  
   x^*1gv $o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_Zc%z@}  
   [/_+>M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syzdd an  
   /1`cRyS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0ji q-3V)  
   wLV~F[: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J`*iZvW#Bx  
   {k(eNr,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$c&0F,   
   },[;O^Do^{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s4H2/EC  
   OU7 %V)X5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ZlKw_Sq:  
   GYB+RU}],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+{53a_q  
   iGXBqUQ: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->lu#; A5  
   :1 )DqoAJ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}vt%R.u  
   nkeI60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G"y.Z2$  
   /OGA$eP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"zZI S6j  
   xU9@$am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m W`oq  
   gd6Dm4q(  
   <Mf*l)%*  
   ,7d|O}B  
   W$?e<@  
   ] y1fM0  
   $(HjI \%l^  
   2RppP?M!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5^)_B;.f  
   NO>k  
   GHN3PEJ>  
   C9KWa*3  
   5 d ;|=K  
   O]nT>;PXX  
   |pWaBh|r  
   jM__{z  
   QB 77:E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g#W_S?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wq72% e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T[m ~6  
CR.bMF}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E2-ojL[6  
6,a%&1_  
F1E. \l  
\N4d_ fPj  
5nY9Ls(e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 JUmw$u  
   H 'D#s;SlR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Ko@zk<~"[  
   )K8P+zn~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TLXhE(o|o  
   CGCQa0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Ck:#1-t8{  
   ~v^%ze  
   `Fz\wPd  
   C{DlcZ<  
   Oi6f8*,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<>SR4  
   a$~IQ2$|6  
   \FIa,5k8  
   r9+E'\  
   <Z2(qZ^Z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)3BR[*u*  
   c*Eok?O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tZdwy>;  
   eo>/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 i<B:  
   Uc_'3|e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XRClBTKF  
   =Jsg{vI  
   b*btkaVue  
   5%2ef{T[  
   'LJ %.DJ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"z^BKb5  
   L4\SB O  
   h5LJij J  
   %E4$ZPSW  
   mXxZM;P[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}}kS~ w-#  
   J0IdFFZ|w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)![f\!'PI  
   g28S3 '2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Q\&AlV  
   yRgDhA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3Eb nZb  
   ]7#^])>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H]% mP|  
   '0'"k2"vC  
   gt2>nTJz.Z  
   JL" 3#p}  
   5~`|)~FA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hO+O0=$}wN  
   8>%jZ%`a  
   J[<D/WIH  
   .d#G]8suF  
   tj"v0u?zW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+(QMy&DtS  
   "6I-]:K-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9sfB+]}h  
   aIn)']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ijZydn  
   H}jK3;8E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:oon}_MdRd  
   3zA8pI w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s0`|G|.}  
   W[1f]w3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QigoRB!z#9  
   XoH[MJC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Dvq*XI5  
   'n>3`1E,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:C|>y4U&(s  
   Il&"=LooZ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[MQJ71(3  
   <mo^Y k3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O=#/DM;  
   E-tNB{r@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qy42Y/8'  
   yZ?_q$4kEI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d4/`:?w  
   7QOC]:r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z)<pqN  
   RZ/+ K=  
  「千雪!」 Lm*LJ_+ B  
   E/L?D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)q]j?Z.  
   Vm1c-,)3  
  「可以。」 dn)tP6qc/  
   K}5 $;W#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MBYD,v&  
   ;cm{4%=Iqe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K` _E>k  
   Uwm[q+sTp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|_xiG~  
   Jn:GA@[I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Mi/'4~0Y  
   ,YMdXYu`s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~tj7zI6  
   ;'18  
  「嗯。」 %"KWjwp  
   `SS~=~WY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'a{5}8+8  
   _2 !e!Z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B oj{+rE0  
   -qCJwz30  
   xo_k"'f+  
   gMK3o8B/  
   0_zSQn9c  
   e"H+sM26-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Cg\)BHv~  
    iIEIGQx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vAhO!5]>\  
   ;WAu]C|  
   WI 4_4  
   Jsnmn$C  
   ZXDMbMD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%mv x}xV  
   i@j ?<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nMoF;AdKm  
   WIl S^?5I<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44{:UhJkx  
   AX Jj"hN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 F%$Ws>l  
   M6Z`Pwv];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7IW7'klkvD  
   , ZW.P`  
   ] r+I D  
   { 3P!b|V>  
   [c%}L 3B  
   dsoRPX']=  
  * * * U]&%EqLS  
   }slEkpk? ]  
   m,_oX1h  
   4[j) $!l`  
   ?UIb!k>  
   Y{{,62D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-0){C|,6  
   n8C {Okr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9uo\&,,  
   %j`]x -aOz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$>`8'I  
   xBd% e-r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O3^@"IY  
   @72G*u\Wz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v0p EN\  
   hD=D5LYAZ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XiUsaoQm3  
   oOw"k*,h:S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z#ET-[ I  
   Xp@OIn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DenCD9 f  
   =Ih_[$1dw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/$Jh5Bv  
   |hAGgo/03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uDUSR+E>  
   o qTh )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"^%Il  
   uhLW/?q.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1,,:4 *)  
   /vU31_eZt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W*#/@/5  
   UbXz`i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_,QUH"  
   s4\2lBU?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`,z{70  
   h&P[9:LH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0!T $Ef   
   YrX{,YtiX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sT ONkd  
   5Dd;?T>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%$U+?lk}  
   NUseYU``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G}g+2`  
   d4U_Wu&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c|XnPqo;f  
   +|N"i~f>j  
  「說。」 P]G2gDO  
   bZ=d!)%P-{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xK f+.6 wz  
   ;iWCV& >w  
  「但是?」 GauIe0qV  
   `%VrT`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y}8j_r  
   on~rrSK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3:r;(IaX  
   5,A/6b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<D?`*#K  
    z>!b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DLVf7/=3~  
   )7f:hg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hP #>`)aNY  
   #R &F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:)&_  
   5 gE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Gk<h_1WWK  
   {min9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3K{'~?mM  
   zg|]Ic  
   y'{0|Xj  
   NcdOzx>  
   \ ^_3Yw  
   ^;M!u8[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7JjTm^bu  
   94A re<  
   4]B(2FR[8  
   mI-$4st]  
   zbrDDkZ1  
    ,_HVPE  
   )D Y?Y-n  
   M,zUg_ @  
   oJEind>8O  
   h",kA(+P  
   a(QYc?u  
   +9M#-:qB  
   ,iV|^]X3$/  
   NvY%sx,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p{gJVP#l'Z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[WW3'= e^  
w,n&K6<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O8qA2@,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LWX,u  
~Y)h[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?j:U<TY)  
vr2cDk{  
u*"mdL2  
9jkaEn>m^  
9fhgCu]$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F<9S,  
S W; %2  
1w~@'ZyU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V!&O5T(~  
f%gdFtJ &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P-Up v6J3  
XLq%nVBM8\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5,~Ju>y*  
aK+jpi4?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JlMD_pA  
a}p}G\b|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Ho!dtEs  
aM6qYO!jA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A8jj]J+  
"tX=^4 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V;-$k@$b.  
Xe. az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]38{du  
hT DFIYV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$kD ;*v=  
GB&^<@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^$VH~i&  
]Te,m}E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'2=$pw  
@ )< 3Z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e]Q bC "  
Mv%"aFC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j8[RDiJ  
$AyE6j_1gX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~A-Y%P  
JQ"R%g` 8  
lD41+x 7  
vDit&Lh{T  
tH^]`6"QUa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79MF;>=tV  
   1/J3 9Y~+  
   Y)*:'&~2e  
WT_4YM\bz  
ww#]i&6  
^X\SwgD2w  
jn,_Ncd#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[#mRlL0yk  
e,8[fp-7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T6^ H%;G  
'J1!P:tJ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J<h! H  
SDHJX8Hq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9ymx;  
zkb[u"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oUNuM%g9Dy  
Q4e+vBECkq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q<Z`<e  
{({Rb$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6z2WN|78  
7N4)T'B  
  「喔。」 H{U(Rt]K  
vlVHoF;&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. /@C  
mV++7DY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Lu5lpeSQ  
=Ohro ' 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(;cKv  
&hu3A)%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5a%i%+;N  
iT=h }>  
  「快、說!」 M~l\rg8  
S5/p3;O\c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(q}{;  
s)~Wcp'+M: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PX >>h}%  
OMm'm\+/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<RCeY(1  
=;{8)m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1 &-%<o  
&UIS17cT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m2v'zJd}g  
R47tg&k6[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f{+X0Oj  
6ANA oWg*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H+npe'm_Z  
L8?;A9pc()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kb[+II  
'tY y_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 rqEP!S^  
Voo_ ?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+^3 *Y"6Z  
jBU!xCO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qb KcI+)47  
-)[~%n#X+t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(``|5;T\  
oB%j3aAH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m_b_)/  
N[wyi&m4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VV"1IR  
vnH[D)`@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:PP!v!vk  
&NK6U  
  「嗯……」 )P9&I.a8  
vf?m-wh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M~-jPY,+  
*7K)J8kq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A~#w gLGn  
m ?jF:] ^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L%fJH_$_s  
y-vQ4G5F|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O],]\M{GL  
-4t!k Aw`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V,>uM >$  
dPyZzMes=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8&++S> <  
z?Qt%1q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A IsXu"  
wj|[a,(r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H05U{vR  
%<;PEQQ|C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S01 Bc  
h}f l:J1C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h|XLL|:  
$D~vuA7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F@jyTIS^  
992cy2,Fb  
  「賭嗎?」 p^?]xD(  
rT28q .  
  「賭了。」 L(\o66a-rV  
UN7J6$!Cx7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kY]^~|i6  
Nt P=m @  
  「滾!」 SZm&2~|J  
GJbU1k]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_Sn7z?  
o~={M7 m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Q:sw*7"F  
Tq`rc"&7u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2N[S*#~*e  
>Mc,c(CvU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V j"B/@  
3( `NHS~h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8sGaq [  
Ph|\%P`>%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c&n.JV   
cR"?EQ] `N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jj8h>"d  
Rw#4 |&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UA]U_P$c  
J'no{3Kt z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^i!6q9<{e  
TSHQ>kP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L! DK2,  
3T7,Y(<V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|Xv]s61  
>^q7:x\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(np60mX<  
}:2GD0Ru  
  「嗯。」 vRn"0Mzl8  
d iGkwKj  
  N);2 2-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@K:TGo,%I  
ueD_<KjE=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G34fxhh  
Bc^ MZ~+ip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8Z:T.Gc  
1P[[PvkD6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s}5,<|DL  
x'IYWo ]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|MQ_VZ{6  
mv;;0xH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C0> Z<z  
8n1<nS<  
pni*#W*n  
u{+z?N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n 9X:s?B/  
b|KlWt'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-m"9v%>Y  
2YV*U_\L  
aViZKps`m  
^^FqN;  
@3_[NI%  
io1hUZ  
zZ*\v  
P1>?crw  
(G<fvl!~  
lc8zF5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=)Z~ w`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