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1335閱讀
  • 9回復

[普遍級]指尖之交 (01-10) by 重嬰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離線skygodvv
 
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主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作者:重嬰 N# o" W  
出處:三十六雨 http://www.36rain.com/read.php?tid=112235&fpage=0&toread=&page=1 7X \azL  
6\MH2&L<  
-- V2< 4~J2:9  
(DzV3/+p^  
}yde9b?F  
K8,fw-S%  
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。 w Phs1rL  
=yn|.%b  
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,掌心的厚度、指節的粗細,還有生繭的位置。畢竟他練的是劍,而那人修的是掌。 ^rz8c+ly  
#b[B$  
2rS|V|d  
&"^,Ubfcn"  
}R.<\  
01md@4NQ  
* * * P I gbeP  
jl# )CEx  
ekB!d  
OidF{I*O  
Z4U8~i  
p 4k*vuu>  
他在校場邊上,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。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,得知了狼主、他與那人被並稱為「苗疆三奇」,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,不然,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? y}NBJ  
a0y7a/@c  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,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,總說:「溫仔,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,我就一肚子火,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?」 =Z ^=  
mz\d>0F U.  
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,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,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。其他的,除了國事與史豔文,再不入藏鏡人法眼。 k(>hboR5n  
vas   
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,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。 b<UZD yN~  
a =LjFpv/]  
著實、無聊。 ejYJOTT{^  
o,a 3J:j]  
「……當心啊溫仔,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,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。啊還有,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,我對這事兒,實在不樂見其成。」狼主走到他身旁,打趣道。 ]$)J/L(p/]  
Q/T\Rr_d  
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,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,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,儘管他們相識已久。 .VF4?~+M-  
"g7`Ytln  
他笑,「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?」 ;Wjb}_V:_  
\ ]  
而狼主誇張地嘆氣,「是啊,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,或者被無聊所驅,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。」 '\ec ,&4Z  
W2Y%PD9a  
「噯呀,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,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,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,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,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。」 o ~"?K2@T  
xmz83Ll9  
「羅碧天生表情無聊,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,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。」 >U@7xeK  
n m4+$GW   
溫皇笑了起來,「你特地約我來此,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?」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,他以羽扇掩口,續道:「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,願聞其詳。」 gD0O7KO  
Ct[{>asun  
「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。」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,「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。」 L1#z'<IO  
T1ZAw'6(K  
「喔?」 `"J=\3->  
=\Td~>  
「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,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。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,命我護送,無法隨行。」 H3T4v1o6  
h%MjVuLn  
「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,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?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,被他得知,他定會給你我難堪。」 wowv>!N!X-  
)F;`07  
「溫皇啊,」狼主說:「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,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,羅碧怎會起疑?」 U CzIOxp}  
@O b$w1c  
「要我答應可以,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。」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。 e_6VPVa  
*9((X,v@/  
「我不會說的,」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,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,「但你會去吧?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。」 zk8 s?$  
e,/b&j*4th  
「狼主大人,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。我倒想問,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,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?」 [xiZkV([  
tW;?4}JR  
「我很想說沒有,但若有天,你的髮妻突然回歸,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,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。你作何感想?」 lNuZg9h  
We3Z#}X  
「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。」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,「但這真可笑。」 ^Nl)ocHv!  
$PA=7`\MP/  
Onoi^MDy  
N8.K[m  
=)}m4,LA  
z,/0e@B >  
4/; X-  
「所以,你會去的吧?」 e6n1/TtqM  
Erz{{kf]1V  
/MHqt=jP6  
EacqQFErl  
Bs2.$~   
WbZ{) i  
(3YqM7cqt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?d`?Ss;v  
反正,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>"< Ql8E9~h  
[ 此帖被skygodvv在2015-09-26 11:21重新編輯 ]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1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I]N?}]uZ  
xI?%.Z;*+  
指尖之交【二】 {J3;4p-&  
8Z{&b,Y4L  
9%aBW7@SK  
E5"%-fAJ  
dc UaZfON  
   fT1/@  
   ihjs%5Jo%  
  直至到了前線,他都還在想,為什麼自己會來? 1,,kU  
   ^g/    
   p^PAbCP'|3  
   \k\ {S2SU  
   e1a8>>bcI  
  那天他什麼理由也沒準備,就直直入了藏鏡人的帳內要求道:「讓我隨軍。」 TZ8:3ti  
   Dizc#!IGU  
  藏鏡人的視線充滿威壓,「為何?」 /KD KA)  
   x=(y  
  「千雪孤鳴要我來。」 1fwjW0t  
   rIYO(}Fl  
  藏鏡人於是啐了聲,不耐煩道:「他真麻煩。」 ($/l_F  
   V=th-o3[  
  然後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。 nnN$?'%~6  
   Fj2z$   
  就在神蠱溫皇即將被無聊殺死的前一刻,藏鏡人終於開口:「坐。」特別放低了的音量,讓藏鏡人渾厚的嗓音變得有些輕描淡寫,尾音的共鳴似有若無,神蠱溫皇揮了下他的羽扇驅散這種感覺。 D)DD6  
   ys>n%24qP  
  藏鏡人接著取出軍機圖攤在桌面,低聲解說起這次的佈局。 )!cucY  
   XzX2V">(%  
   #1\`!7TO3  
   Y<(7u`F  
  「——這裡,」神蠱溫皇將扇柄戳上地圖中的一點,「雖然此處地勢險峻,但若敵方突破這個缺口,與水路分出的支援匯合轉向,易由此繞至後方,截斷苗軍的補給。我見你分出駐守的人數不似能確保萬全,對此,你有何計畫?」 DTM(SN8R+n  
   `GY3H3B  
  「駐守此處的人馬將由我親自領軍,確保萬無一失。」 %t!r pyD  
   &"gX 7cK8  
  溫皇笑,「敵軍的補給線較短,地形也使得他們能擁有比苗軍更高的機動性,若我是敵方,見你不在主陣,也許我會抽回兵馬全數投注在主陣,力求一舉突破。至於你在的這個小缺口,讓給你又何妨?」 n'{jc 6&|  
   '[%Pdd]! E  
  神蠱溫皇第一次看見藏鏡人的眼神露出些微笑意,雖然輕淺,卻逃不過他的觀察。只見藏鏡人絲毫不穩重地,以食指敲了下自己的面具,「識得我的人才知道我領哪一路軍,但,誰識得我?」 ::iYydpM  
   (Cq 38~mR  
  「我想將軍大人在暗示屆時兩路人馬皆會由『藏鏡人』領軍,只是將軍大人的身手氣勢不易模仿,難保在主陣短兵相接時不被發現。」 Y3FFi M[s~  
   #>\SK  
  藏鏡人以哼聲作為回應,「我的人馬在戰場之上終會達成任務,而藏鏡人會拿下這個缺口,讓他們含恨。」 $joGda  
   mwsBj)  
  「哦、」神蠱溫皇用羽扇截住了接下來可能脫口而出的話,只是垂眼看著地圖。 wb(S7OsMO  
   GHn0(o&K  
  藏鏡人並不關心他的神情表現,他續道:「只要你手腳安份,隨你要選哪個路線走。」 Rx"+i0  
   nvLdgu4P>  
  「喔。將軍大人請放心,神蠱溫皇向來擅於安份,並且樂於跟隨將軍大人左右。」 !v=/f_6  
   *y7 Yf7  
  那時藏鏡人對於他半真半假的諷刺充耳不聞,逕自離開了軍帳。而神蠱溫皇想,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,當真不好相處。 0-{E% k  
   x7^VU5w#  
   k:j_:C&.  
   $uFvZ?w&  
   u$zRm(!RB  
   \?Z7|   
   bc~WJ+  
  * * * CMbID1M3  
   Pw]r&)I`y[  
   <A|z   
   E $\nb]JQ  
   X 5}=|%Y  
   Akc |E!V  
   ia; osqW  
  他混在藏鏡人視線之外的人群中,這個角度剛好能清楚看見藏鏡人的一舉一動。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領在隊伍的最前方,姿態挺拔從容,氣勢萬千。  >Z3>  
   1'(";  0I  
  此處地勢險峻,難攻難守,僅有一處略為開闊平坦,因此神蠱溫皇並不擔心途中有所埋伏,藏鏡人顯然也是這樣想。他一路上速度不減,直至平坦處才揮停了行軍。 fJ _MuAv  
   K re*~ "  
  平坦處的另一端,也才剛剛揚起敵軍軍旗。 NKB["+S<  
   )=#Js<&3:  
  他發現此地風勢強勁,而苗軍正處在下風處。他不喜歡處在下風處。 NX(+%EBcA  
   e:4,rfF1  
  只見藏鏡人抬起手,戰鼓隨即響起,在彷彿告知全軍肅靜的三緩聲後,鼓聲越響越急、越響越急,接著那隻手大力一揮,苗軍將士隨著動作殺向前去。而他順著人群行動,找尋著最適合旁觀的位置。 /y4A?*w6  
   VyYrL]OrA  
  藏鏡人這一路兵馬人數不多,敵軍第一波上前的人也不多。 EXH,+3fQp  
   RL]$"  
  兩軍即將短兵相接,但說時遲那時快,敵軍前排人馬突然向兩旁散去,後排之人動作劃一,投擲出數十個燃燒中的草球,草球揚起粉黃色的濃煙,隨著強勁風勢朝苗軍撲來。濃煙掩蔽之中,數支火箭目標一致,朝藏鏡人飛射而去。 L7GNcV]c  
   IDqUiN  
  神蠱溫皇不喜歡下風處,也不喜歡這麼明顯又粗劣的放毒手法,但,他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出手替藏鏡人解決當下這個局。 x5smJ__/  
   Qh Rj*,  
  然後,在戰場的吵鬧殺聲中,他清楚聽見藏鏡人哼了一聲。 aL;zN%Tw  
   9fTl6?x  
  「雕蟲小技。」藏鏡人甚至沒有出手,他往前跨出一個馬步,弧狀氣勁捲動著推出,將毒煙與火箭的來勢一緩,緊接著下道氣勁掀動他的戰袍,霎時陣前的草球與火箭,全數被真氣攜至高空中絞碎。 Gf.xr%mUZr  
   H=WB6~8)  
  戰場風勢不停,敵軍似乎也沒有放棄落毒。 Lp}V 94xT  
   o>d0R w4h  
  數十顆草球再度被拋擲至空中,夾雜著更多數量的毒火箭,朝著苗疆兵士而來,只見藏鏡人飛身站至苗軍最前,原本狀似要剷除毒煙,但不知為何又朝左翼邊緣掠去。 %t1Z!xv_  
   Lr\(7r  
  毒煙已逼在苗軍面前,神蠱溫皇的視線跟隨那道金色身影移動,只見千雪孤鳴的戰神做了神蠱溫皇最不預期他會做的舉動。左翼邊緣有一位苗兵來不及閃避毒火箭,只好以盾隔擋,毒煙乘風而來,將要吞噬那位苗兵,藏鏡人卻在那千鈞一髮時刻,以戰袍覆上苗兵臉面,將自己置身毒煙之中。 ?;5/"/i  
   :nqDX  
  藏鏡人一手將那苗兵往後送,另一手已抬出起手勢,「飛瀑、」渾厚嗓音在戰圍中炸開,「怒潮!」洶湧的真氣爆風驅散毒物,含沙帶石甩上敵軍,震蕩了天地。 + >:}   
   l6xqc,h!K  
  一股愉悅的戰慄浪潮般衝入神蠱溫皇的神識之中,他追求武學至高至強的渴望被藏鏡人的強悍驚醒,讓他幾乎無法轉移目光。 ~=HPqe8  
   .ty2! .  
   l$l6,OzS@  
   g%m-*v*  
   }> C?Zx*  
  他想,如果那隻手和自己掌勁相抵,會有何結果?又如果是掌劍相交呢? :(3'"^_NA  
   )ytP$,r![S  
  他想,也許自己沒有忍住不該在此時揚起的唇彎。 3w[uc~f  
   "av/a   
   hmb=_W  
   r<P?F  
   `\3RFr  
   hA&m G33  
   Sv>CVp*  
   TDg<&ND3  
   iQCs 8hIR  
   Q4N0j' QA  
   kqC7^x  
   >w\3.6A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r>"l:GZ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之外的路人北競王表示:什麼”千雪孤鳴的苗疆戰神”?小千雪的心中只有本王! $Nj'_G\}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中心思想:一個S主人的養成必定從小開始,所以,孩子的教育真的不能等。 Q5Mn=  
        本集特別強調點:寫神蠱溫皇必須使用”愉悅”這個詞。 4QNwu7TeR  
        (以上都是造謠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2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9]*hP](  
w!/se;_H+w  
指尖之交【三】 Eza B}BLQ9  
oi/bp#(fa  
sRf?JyB  
#~@Cl9[)D  
M}b[;/~  
  戰事一如預料,敵方難擋苗疆戰神之威,縱使祭出毒招,這個關口仍然很快被藏鏡人拿下。 #~>ykuq  
   *Z=:?4u  
 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,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。其毒性霸道,觸則毒發,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,就算閉鎖五竅,沾黏之毒未除,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。 '"<h;|  
   T@,tlIM  
 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,藏鏡人說:「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,你既來之,何不展現手腕,助軍醫一臂之力?」 j5qrM_Chg  
   Wk&g!FR  
 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,「呵,將軍大人開口,溫皇豈能拒絕?只是在此之後,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?」 BjyGk+A   
   |oI]  
 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,藏鏡人瞇起雙眸,冷淡道:「在此之後,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。」說完旋身便走。 @{y[2M} %]  
   (*\*7dIo  
 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。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,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,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。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,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,他罵了幾句「沒命還管吃」之後,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。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,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,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。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,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,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。 MZInS:Vj  
   exQU  
 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,以至於做著做著,幾乎就要分了心。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,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,因為,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,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,如今能安然無恙。 c$[cDf~  
   @z1Yj"^Pm  
  於是,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,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,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。 z7'C;I  
lYt|C^  
 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,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,藏鏡人才睜眼,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。 nVVQ^i}`G  
  而他笑:「將軍大人,此毒有解,為何不解?」 x^ruPiH  
   "TboIABp:H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,只問:「來此何事?」 _9Zwg+oO[  
   chr^>%Q_  
  「記得將軍大人曾問,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,我助著助著便想,千雪要我來,我既來之,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?」 p%+uv\Ix  
   :n} NQzs  
  「藏鏡人不耐煩廢言!」那人怒道:「出去!」 W%bzA11l  
   ?onTW2cG;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神蠱溫皇記得,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,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。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,但稍微嚐試,也無不可。 H3{FiB]  
   ..g?po  
 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,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。 7"c^$fj  
   2MapB*  
  「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,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,可不能在此處倒下。」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:「羅碧,其實你的選擇不多,你配合,我封帳解毒,或者你不配合,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,又或者你抵死不從,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,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,讓他傷心。」 RZ#~^5DiO  
   `Z 3p( G  
 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,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,不再理會神蠱溫皇。溫皇見狀搖扇又笑,「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,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?羅碧,你要知道,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。」 X pH]CF  
   Pl}>  
 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,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,一瞬間,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,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,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,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。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,不避不閃,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。 M' d ,TV[  
   @6N$!Q?  
   _4]GP3`  
   eiJ 13`T  
   hZ ve8J  
 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,沿著他的掌緣滑落,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。 i^2yq&uT(  
   y]5c!N %8  
  那一瞬間,不知為何,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。 f`dQ $Kh  
   rk$$gXg9/  
   |@a.dgz,  
   y$f{P:!"{3  
   t=IpV l!  
 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。 Y] ZNAR  
   R*v~jR/   
   <)vjoRv  
  「羅碧,」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,「千雪孤鳴要我來,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。」 #fy#G}c  
   [HV>4,,3"  
   1Rrl59}5  
   u9.x31^  
   : " ([i"  
   Bbb_}y|CA  
   zSpL^:~  
   )<.BN p  
   BRTM]tRZ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jK[~d Y  
        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,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(喂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3樓  發表于: 2015-09-26
?w{lC,  
l?F&I.{J  
指尖之交【四】 ZnX]Q+w  
Q(P'4XCm  
$1QQidB  
qIbp0`m  
~16QdwK  
   byj}36LN62  
   * u_ nu>  
  語落,他看見藏鏡人被更勝方才的憤怒情緒所包圍,儘管藏鏡人沒有說話,沒有表示,但神蠱溫皇想,儘管只露出眼睛,那雙眼睛實在藏不了太多東西。 {-(}p+;z  
    xc%\%8C}  
  他耐心等候著,直到藏鏡人的眼底露出一絲鬆動。然後他走出軍帳,請人傳了軍醫過來,以帳中可聞的音量問:「後續處理狀況如何?可有再遇見問題?」 ^4Nk13  
   Dg^n`[WO  
  軍醫恭敬回答:「已依照先生吩咐,浸洗過傷患的藥汁重新煮沸,擦洗可能沾染毒素的布料和器具,目前沒有出現狀況。」 Y\7>>?  
   XcOfQ s  
  溫皇說:「很好,記得中毒兵士所持武器也需做此處理。另有一事請大夫幫忙,我為多人診治,恐也沾染上毒素,可否請大夫將藥浴桶送至此帳?我已得到羅碧將軍的同意,為免毒素再度沾染傳遞,可利用將軍帳處置,祛毒期間任何人不得入帳,有勞大夫了。」 'z=WJV;Vs  
   Vy]y73~  
  藥浴桶送至後,溫皇在帳外佈下簡單的陣法,然後仔細綁好帳簾,檢視過藥汁後說:「我想你不需攙扶,你沾染了太多毒煙,全身衣物都要更換。衣物、面具及束髮都要解下,入浴桶浸泡兩刻鐘,之後你需配合我運功祛毒。」 8]@)0q {r  
   2V6=F[T  
  藏鏡人下榻站起,抬手取下冠帽,解開束髮。神蠱溫皇禮貌地偏開了視線,直至聽聞藏鏡人踏入浴桶的水聲。神蠱溫皇將布巾遞向他道:「取下面罩,臉部,頭髮皆需清理。」 bRSE"B  
   +mM=`[Z`??  
  藏鏡人沒有接過布巾,只是哼了聲,並在取下面罩的同時將自己沒入藥汁中,而神蠱溫皇將布巾搭在桶緣靜等。 6jv_j[[  
   0GUm~zi1  
  不久後,藏鏡人閉著眼睛重新浮出,他一手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扒梳,一手扯過布巾擦拭臉部,睜眼瞬間,對著神蠱溫皇的視線,凜冽而狠毒。 J~=bW\^I  
   k[TVu5R  
  溫皇在殺意中仔細觀看藏鏡人的容貌,那人的樣貌出乎意料地俊秀有神,看來明顯不是純正的苗疆血統,也許是羅天從的私生子。但一路元帥私生子的身分,似乎沒有必要讓藏鏡人與千雪孤鳴這樣重重隱藏。 [E9V#J89  
   _a;E>   
  他將這個疑問放在心裡,他想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。 W'aZw9  
   G,tJ\xMw8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說:「讓我為你診脈。」藏鏡人聞言伸出手腕,溫皇將指尖按上他的脈門,一面續道:「請將軍大人收斂眼神,我身上掛著千雪的面子,你若想殺我滅口,還得問過他是否同意。」他頓了下,「好了,請將軍大人配合,當我的真氣在你體內運行時,請將軍大人切莫反抗。你就算不信任我,也該要信任千雪孤鳴。」 $uw[X  
   cT2&nZ  
 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,將殺意遮掩起來。神蠱溫皇將掌心抵上對方的背部灌入真氣,沒有收到一絲抵抗。帳內的氣氛突然間變得平和,祛毒完成後,藏鏡人身著乾淨單衣坐回榻上,一語不發地看溫皇將藥汁送出帳外重新煮沸,又親自提了回來,然後將藏鏡人的戰袍、衣衫、帽冠等浸入桶中。 C`G+b{o  
   `SFA`B)[5@  
  「已完成祛毒,將軍大人可覆上面罩。」 vY 0EffZ  
   1NHiW v  
  「既然你已經看到,我也不急。」 vbt0G-%Z  
   NCW<~   
  「還在想著什麼時候殺我滅口?」 s9[?{}gd  
   b 7XTOB_HO  
  藏鏡人低低笑了一聲,「你和千雪一樣麻煩。」 KT5amct  
   =`MxgK +  
  「……再麻煩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」 jHPkfwfAF  
   .<m${yU{3  
  「哼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 iXoEdt)  
   6TR` O  
   8v<802  
   Abw=x4d(i  
   ftb .CPWI  
   *VUD!`F  
   u=6LPwiI  
  那時他們還年少,而神蠱溫皇是在許久之後才真正見到了史豔文,並且了解藏鏡人的秘密究竟為何。 |o@xWs@m  
   &@v&5EXOw  
   e2"<3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4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5i-VnG  
UmLBoy&*  
指尖之交【五】 BUUc9&f3o  
'F^1)Ga$  
`Krk<G  
l\37/Z  
|`'WEe2  
     6J <.i  
  當他第一次看見史豔文,神蠱溫皇不可避免地驚訝了。他腦中思緒翻飛,思及當年無頭將軍夜奔送子回歸一事,溫皇一度猜測藏鏡人是羅天從與史夫人的私生子,但這個猜想很快被溫皇自己推翻,因為他想起了史豐洲的容貌。 j/F:j5O*  
   SM4'3d&mf  
 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毫無疑問,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,是敵營將軍之子。 U^kk0OT^  
   k54b@U52 h  
 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,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,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,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,其中耗費的心血,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。 HfEl TC:3f  
   v,Z?pYYo  
  天份加上苦修,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,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。他捏緊了扇柄。 )O8w'4P5  
   SP;1XXlL  
   #&Rx?V  
   |Y30B,=M  
 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,揮劍相向。 h*?]A  
   +&.39q !  
   mOJ-M@ME  
   #Eqx E o;  
   ;Q<2Y#  
   'jYKfq~_cJ  
   oGL2uQXX  
   >gDKkeLD  
   Wu)An  
   :ay`Id_tm  
  隔日他回返苗疆,特地找上了藏鏡人。 lr=quWDY  
   Sc:)H2k`$  
 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,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,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,「兩位何不入內再談?站著說話多累?」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,直入書齋,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。 P}vk5o'  
   /}S1e P6  
  千雪孤鳴笑道:「心機溫哪,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?」 = cI> {  
   G4%dah 5  
  「王爺此言差矣,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,差點想要教訓他,但站得遠了,嫌麻煩。」 &H%z1Lp  
   SKo*8r   
  「哦?」狼主明顯不相信,「我知道你懶惰,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,怎有可能中途抽手?」 {m" I-VF  
   -ug -rdXV  
  「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,我怎麼可以和他搶?」 54Vb[;`Kkb  
   [jTZxH<  
 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,「所以,你看見史豔文了?」 !(sL  
   -Zqw[2Q4  
  「是,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,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。」 <<&SyP  
   R.rE+gxO1  
 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,「你當日便已問了。」 `&J=3x  
   fwSI"cfM  
  「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,如何算數?」 k"+/DK,:  
   ht*;,[ea  
  「哼,那你便問,本座會依心情回答。」 \o5/, C  
   E :UJ"6  
  「我想問,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?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。」 |^O3~!JP(>  
   Se [>z(  
 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,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,並無提及這件事。藏鏡人不快反問:「我要救誰殺誰,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?」 L7N>p4h]Xj  
   7 ;x to =  
  「豈敢,」溫皇笑,「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。」 2 '8I/>-  
   C`\yc_b9Pf  
  「羅碧啊……」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,「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?」 qcfg 55]'c  
   /Mw0<#  
 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,才不甘不願地回答,「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。」 WISeP\:^  
   +`TwBN,kp-  
 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,又說:「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。」 \ZC0bHsA  
   Y~U WUF%aK  
  「那個孩子孤身一人,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,一直以來,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,也不曾要求過什麼。」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,「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,你們莫要多管閒事。」 ?d)FYB  
   wfM|3GS+.  
  狼主說:「我只管兄弟的事。」 8%;]]{(B  
   LP} j0)n  
  溫皇說:「我從不多管閒事。」 3MoVIf1  
   E>kgEfzxP  
 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,「溫仔,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,你陪我去,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。」 df9$k0Fx  
   2XV3f$,H  
  神蠱溫皇不理他,只問藏鏡人:「羅碧,所以救那個孩子,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?」 VpB+|%@p  
   @Cl1G  
  「神蠱溫皇!」千雪孤鳴喝道:「你何必如此無聊?」 }Q_ }c9?  
   - S%8  
  「千雪,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?」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,笑道:「將軍大人,你發怒了。」 Sp@{5  
   }M${ _D  
  藏鏡人沒有回應,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。 YF13&E2`\  
   gm}zF%B"  
  溫皇又說:「既然你怒焰滔天,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?」 A )xfO-  
   i$z*~SuM#  
  「對象是你,本座無此興致!」 II(P  
   BtKbX)R$J  
  「為何?」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,「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,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。」 Ce_l\J8G  
   h\*I*I8C  
  「你不如我討人喜歡!」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。 qa5 T(:8  
   6"La`}B(T8  
 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,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,固執地問:「為何呢?論劍,千雪不如我,縱使他使刀,也不如我的劍。」 =T|m#*{.L  
   Cx ;n#dn*  
  「因為和千雪過招,我們點到為止,若和你切磋,只怕我無法克制。」 0[fqF^HEN  
   $e,'<Jl  
  「這樣不是更有趣?」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,他努力控制著表情,「我們可以全力比試。」 4"Pf0PD:  
   >2K:O\&  
  「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。」 7R>Pk9J  
   IHj9n>c)[  
  「別這麼肯定,」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,「且就算結局如此,也是溫皇心甘情願。」 41\V;yib  
   w(nQ:;oC  
  「但我沒有興趣奉陪。」藏鏡人說完,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。 7)y +QU]  
   1)ZdkTF@H  
 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,失落地問:「千雪好友,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,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,同我過招便不行?」 #l_hiD`;r  
   _~uYNvmg  
 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,之後才回答:「我說過,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。不說這個,這次去中原,收穫如何?」 Bc51 0I$c  
   }G 1hB#j  
  「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,那裡終年冰雪,天寒地凍,人煙罕至,名叫孤雪千峰。」 j'|`:^ Sy  
   4AuJ1Z  
  狼主樂了,「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?聽來真是吉利。那麼你呢?假若你要留在苗疆,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?我可代為引薦。」 Ozs&YZ  
   @8V~&yqq  
  「不了,」溫皇拒絕得飛快,「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,就在中苗交界。」 K_LwYO3  
   ftbOvG/ I  
  「答得這麼快,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。」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,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,「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,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,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,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,至少有你同我一起,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。」 `FImi9%F  
   !_`T8pJ`  
  「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,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,在下恐怕無福消受。」 9 @yP;{Q  
   : {9|/a  
  「姊她個性是比較……特殊一點,」千雪孤鳴乾咳兩聲,「但至少聰明漂亮,又很獨立。」 (/_Q r2KfC  
   j}R4m h  
  「好友啊,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?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,」神蠱溫皇揮揮羽扇,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,「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,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,為苗疆鞠躬盡瘁,徹底燃燒自己。這啊,是個陰險的陷阱。」 f=}Mr8W'  
   7[-jr;v  
  「婚配這種事,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,可保證好友平安,你何不再考慮看看?」 2`* %NJ  
   \2<2&=h?  
  「嗯,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,就算今日苗王是你,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。」 cLl fncI  
   4[3T%jA  
  「你真是無情。」千雪孤鳴聳肩又道:「羅碧行前兩日,我找他喝酒餞行,你來吧。」 HHZ!mYr  
   'w%N(Ntq  
  「哈,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,還要餞行?」 &Jj> jCg  
   G 7)D+],{Y  
  「喂,我不是追著他,我本要出苗疆!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。」 J'O`3!Oy/  
   L1QQU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友,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。」 tL+8nTL  
   ?<frU ,{  
 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,他扭曲著表情問:「什麼叫做『我的戰神』?你竟能把『我們的苗疆戰神』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,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?」 }WGi9\9T&  
   ~v>w%]  
  溫皇搖著扇子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。」 ,:\2Lf  
   @@|E1'c7  
 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,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,「神蠱溫皇,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,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,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。記得來喝餞行酒,再會。」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。 e+R.0E  
   ]bnxOk  
   ^RWt  
   J#V `W&\,6  
 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,在桌邊落坐,替自己添上一杯茶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L)}V [j#  
指尖之交【六】 c2^7"`  
rl%Kn^JJ~  
q&E5[/VK:  
v)yimIHzo  
$t$f1?  
  他不喜歡無聊的事。   4QFOO sNp  
-YV4  O  
w.aFaR)04  
-mJ&N  
  * * * XyphQ}\u  
LH#LBjOZk  
:WIf$P?X  
\hW73a!  
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。 <88}+j  
oRThJB  
 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,身披戰袍,不怒自威,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。 -Y=c g;  
.eNwC.8i  
  因為不想張揚,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,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,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。 W4*BR_H&*  
eBTedSM?t  
 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,等待藏鏡人走近。 2Lekckgv  
$a*Q).^  
WFB|lNf&  
XjZao<?u  
  瞬間,他們四目交接。 m2uML*&O5K  
+'j*WVE%5  
p5;,/ |Ft  
R^M (fC  
  劍者輕輕一抬手,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,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,削落一綹金光。 /W$y"!^)J1  
vYR=TN=Z4  
  十足挑釁。 Ed&,[rC  
'"]>`=R  
 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,肩膀僅只偏了下,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,迫使長劍飛蕩回去,斬向長劍主人。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,他接下劍,不自覺揚起一抹笑。 },EUcVXk  
S5E,f?l  
  藏鏡人冷道:「找死之前,報上名來。」 [+MH[1Vr={  
),p]n  
  「秋水浮萍任飄邈,來此、」他說著揮出起手式,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,「殺你!」 ?9zoQ[  
`YmI'  
  「妄想!」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,足下點過幾步,便避開劍鋒,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。 :S99}pgY  
}Cmj(k`~  
 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,「劍一˙破!」 Qk~0a?#y5  
M~z (a3@[V  
  藏鏡人哼聲,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,劍一被迅速化解。 ;!0.Kk 4  
=2g[tsY  
 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,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,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,他想,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。 C?/r}ly<\  
w*6!?=jP  
 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,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。 ^Z-. [Y  
cFI7}#,5  
 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,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。 @ yg| OA}  
vSYun I  
  而現在,願望正在實現。 l?@MUsg+  
2sd ) w  
  「劍四˙滅。」 o&hKg#nO83  
+B`'P9Zk@  
  「飛瀑怒潮!」 Pghva*&  
"LP, TC  
 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。 ) 8x:x7?  
{FV,j.D  
  真氣揚起塵沙,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,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,一人冰冷,一人火熱。  fW5" 4,  
BGlGpl  
  任飄邈極招上手,豁盡全力,他想,為了這一刻,他可以對任何事情、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pIZLGsu[  
` x%U  
  「劍七˙真!」 `uIx/.L  
?$30NK3G  
  「怒潮、襲天!」 jy\W_CT  
!q~X*ZKse  
 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,就在脫手發出剎那,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,背對藏鏡人,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。藏鏡人惱了聲,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,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,他的殺意無法克制,無法收回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想讓對方知曉,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,必須要嚐到苦果。 };|!Lhl+  
_Hz~HoNU  
  原本他以為,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。 F:[7^GQZ{  
ysSjc  
  原本他也以為,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。 ffmG~$Yh_  
Ph(]?MG\_  
  但是,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。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,待他回神,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。 763E 6,7  
! 6p>P4TT  
  來人瞇起眼,不快地哼了聲,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,問:「想幹什麼,神蠱溫皇?」 ;yk9(wea}"  
d u.HSXK  
  「竟是你!」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,「神蠱溫皇!」 tj#=%m?8V;  
5xh!f%6  
  聞言,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,最終只得收劍反問:「千雪,你如何看出?」 G*kE~s9R  
Si#"Wn?|  
 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,「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。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,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,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?」 IV)^;i  
=}~NRmmF  
  「哼!不必解釋!」藏鏡人怒喝:「想要找死,本座可以成全!」 >}-~rZ  
qru2h #  
  「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。」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,只是看著神蠱溫皇。 e{v,x1Y_z(  
_L$)2sl1R  
  溫皇幽幽應聲:「羅碧都這麼說了,千雪你,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?」 4st~3,lR$  
oR-O~_) U  
  「溫仔啊,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?」 W\HLal  
X7e>Z)l  
  「……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。羅碧,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?」 }16&1@8  
K|`+C1!  
  「我早已表態!千雪,讓開!」 6,B-:{{e"  
ksTzXG8  
 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對話至此,也耗盡了他的耐心,「你們都給我閉嘴!今天我是東道,這裡是我的地盤!」刷地,狼主收刀入鞘,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,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,「大家要相殺好啊!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!」 Xwn3+tSIa  
AnRlH  
  「……千雪好友,」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,「我和羅碧要過招,縱使不需要仲裁,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,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?」 g+e:@@ug  
$2Kau 1  
  「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!」 DLU[<! C  
q5%2WM]6  
  「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,我也沒說話,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?」 DG3[^B  
[w,(EE   
  「你設計羅碧!」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。 a|U}Ammr  
!IN @i:m  
  「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。」神蠱溫皇反駁。 4 ^4d9?c  
mU>&ql?e  
  「夠了!」藏鏡人不耐煩道:「千雪你讓開,從現在開始,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!」 C9o$9 l+B  
JwjI{,jY  
  溫皇笑應:「正合我意。」 2@sr:,\1  
[$^A@bqk  
  終於,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,乾巴巴地說:「我只忍耐你們一招,就一招。」 <3lUV7!  
z9 O~W5-U  
  「一招足矣。」溫皇道。 !Ri r&gF  
.?B{GnB>  
 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,沒有回話。 vm|!{5l:=y  
!Qcir&]C>  
O"\nR:\  
2yvVeo&3  
  「劍七˙真。」 ,7<DGI_y  
;@9e\!%  
  「怒潮襲天!」 G,=F<TnI'  
 #I;D  
tfA}`*$s  
\"'\MA  
 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,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,待腳步終於停下,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,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,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。 e=7W 7^"_  
XMw.wQ '?  
 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,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,神蠱溫皇笑著接過,只說不要緊。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,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。 mB`D}g$  
=T4u":#N; 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。 &wjB{%  
;%Q&hwj  
  突然間,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,那時,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。 w.uK?A>W,  
3$_*N(e  
 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涼氣,厚實、粗糙、有力,他被輕易地拉起,站直了身子,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,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,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。 UOt8Q0)}  
   cIb4-TeV  
   kYlg4 .~M  
   MwAJ(  
  然後,在不知道多久之後,他睜開眼。 /H)Br~ l  
   ^N-'xy  
   0x~`5h  
   =9$mbn r  
 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,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,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。  iSiDSeW8  
   YeyGN  
 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:「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。」 ehT%s+aUw  
   vv+J0f^  
 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,「終於!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!」 u7].}60.'  
   <2<87PU  
  藏鏡人則是問:「你有何收穫?」 URw5U1  
    g_q<ze  
 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,溫皇回答:「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。」 <3Gqv9Y&  
   >qh?L#Fk  
  「嗯。」藏鏡人點點頭,沒有再問。 O+"ac /r  
   Lgi[u"Du  
 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,「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?」 W)4QOS&  
   CDdkoajBa  
  「我想想……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。」 !p[`IWZ  
   'jjb[{g^}}  
  「喔對羅碧啊,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,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。」 XUmR{A  
   1%`7.;!i  
  藏鏡人皺眉,「你真是麻煩。」 E\th%q,mG  
   J/W{/E>;  
 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要跟著你,本王這次出苗疆,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。」 H%}IuHhN)  
   (OmH~lSO.  
  「僅是拜訪,何必找一個駐點?」藏鏡人哼聲。 rU2iy"L  
   >M;u*Go`QO  
  「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!話說溫仔,你打算做什麼事業?」 ll<NIdf\r  
   M+xdHBg  
 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,「狼主大人,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?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,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。」 e3m*i}K}  
   -<f;l _(  
  「你何時缺錢了?」狼主笑。 I021p5h|  
   * fc-gAj  
  「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。」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。 z@VP:au  
   ra6o>lI(,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,羅碧沒說,但我知道他也想聽。」 =f7r69I"  
   -1r2K  
  「千雪,別隨便替我說話!本座對此沒興趣!」 b,^*mx=  
   O'DW5hBL0  
  「溫仔,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 =o=1"o[  
   `a]44es9q  
  他們三人一面說,一面在桌邊落座。 -yx/7B5@  
   {]}s#vvy  
   5OP`c<  
   pchBvly+0  
   ^U  q  
   MXvXVhCU  
   ,?-\ x6  
   kBEmmgL  
   &%C4Ugo  
  「呵呵。」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,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,然後自己取過一杯,才續道:「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,難道不是嗎?」 <vc`^Q&4B  
   ljJ>;g+  
   \gO,hST   
   <:;^'x>!  
   9IZu$-  
   ;?L\Fz(<   
   LXfCmc9|Z  
   #gbH^a'  
   ~6[*q~B  
XSRdqU>Aun  
"4xfrlOc  
8HErE< _( 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JhK/']R  
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,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pK&I^r   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Ibr%d2yS=  
x!TZ0fq0  
指尖之交【七】 0NE{8O0;Fr  
@|-OJ4[5  
[IX+M#mf  
R'K/t|MC  
1TJ0D_,  
   W.}].7}h  
   Y>6.t"?Q^  
  說,那是苗疆三奇各自出了苗疆後的某一天。 h BMH)aU  
   )najO *n  
  當神蠱溫皇的腳步踏上孤雪千峰時,狼主正在屋內擺弄他書生模樣的假皮相,耳聞動靜,他撫平了身上藍白搭配的衣飾,就這樣斯斯文文地迎了出去。 cgZaPw2 bw  
   &_-](w`  
  神蠱溫皇見狀發出意義不明的一聲「喔」,隨即用羽扇掩住了口。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袍,又看向友人藍白搭配的裝扮,問:「何必是藍色?」 0%C^8%(x  
   |Fln8wB  
  千雪孤鳴走到雪中,雙手一攤,「可與背景融合。」 ROAI9sW0  
   I<\ '%  
  「那麼何不用白色?」 }uO5q42  
   f?UzD#50D  
  「這裡無人替我洗衣。」 PXYE;*d(  
   pa/9F[  
  「你怎麼不說,因為你身邊此種類型打扮的朋友只有溫皇,所以基於你的怠惰,你不做變化,也不找其他的觀察對象。」 d,#.E@Po  
   5G*II_j  
  狼主回道:「要我說,我會說這是專業的展現,因為我連你懶惰的天性,都表現得很精確。」 C7"HQQ  
   )iE"Tl  
  溫皇哈哈大笑,「好吧,那麼我們的易容大師,不知在下可否請你幫個小忙,代替協助你這一身行頭打扮的報酬?」 'p}`i/  
   $[CA&Y.  
  千雪孤鳴咳了一聲,「是友情價麼?」 oK+Lzb\d{M  
   S7sb7c'4 k  
  「絕對超值的友情價。」 szq+@2:  
   (F5ttQPh  
  「你說。」 vOT*iax0  
   mnQ'X-q3iO  
  「我發現三途蠱了,你要不要同我去取?」 8F6h#%9  
   UzQ$B>f  
  「……活的三途蠱?」 sBjXE>_#)  
   4XG]z_+I  
  「是,而且還是三途蠱的幼體。」 .h8M  
   OgMI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在哪在哪?我們快去!」說完衝入屋內卸下裝扮,然後拖著溫皇化光離開孤雪千峰。 MUwVG>b8J~  
   /H&aMk}J@y  
  半個時辰後,神蠱溫皇領著狼主進入巫教廢墟,並且一步步探入廢墟深處。在通過幾個機關和兩條密道後,他們在一處像是圈養家畜的建物前停下,神蠱溫皇說:「便是此處,去吧好友,建物內中並無危險,取三途蠱一事,有勞好友協助。」 n2'|.y}Um:  
   \y~)jq:d"  
  狼主於是疑道:「你因何不一同進入?」 E+{5-[Zc*$  
   <Cq"| A  
  溫皇以扇掩住半張臉,並且拍了拍千雪孤鳴的肩膀,「我進入只怕會有反效果。好友,這個任務我相信只有你,有辦法達成。」 `]>on`n?  
   (#u{ U=  
  千雪孤鳴頓時剔起眉峰,「你如此諂媚,真讓人不習慣。」接著不再多問,旋身便入了建物。他自然不會相信神蠱溫皇那一套說辭,也不相信溫皇所說的「並無危險」,狼主想,心機溫從沒交代過容易的差事。 SCq3Ds^  
   /0\QL+^!  
  所以他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建物。建物中一直很平靜,狼主憑藉著一身武藝和經驗,心情也無半分波動——直到他看到了他們的目標物。 A2_Ls;]  
   fI}c 71b`  
   .zwVCW,u  
   ]Zv ,  
   jkCHi@  
   {X]9^=O"  
  此刻神蠱溫皇搖著羽扇,氣定神閒地等在建物外,他早已想得到友人將會以何種表情走出。思及此,他不自覺勾出了一抹笑。 ^0eO\wc?O  
   %&1$~m0  
  兩刻鍾後,千雪孤鳴驚慌失措地奔了出來,咬牙切齒又不敢放開音量地質問:「心、機、溫、仔!你這、這就是你說的三途蠱?!」只見狼主懷中抱著一名披髮的小女童,小女童原來靜靜靠在狼主懷中,但卻在看到溫皇時揪住狼主的衣襟,把臉撇開。 B$`d&7I;D  
   [oJ& J>U'  
  「好友果然有手腕,是啊,她就是三途蠱。」 d~/xGB`<  
   Bxt_a.LthH  
  「那你為何不敢與我一同入內?」 w= B  
   4K'|DO|dH  
  「呵,只因為擔心引她心緒波動,放毒自衛,危害好友安全。」 -s33m]a;  
   -G!6U2*#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」千雪孤鳴抖著聲音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之前對她做了什麼?」 `>y[wa>9r  
   x' ?.~  
  而溫皇反問:「我不就是發現了她,還能做什麼?」 C?(y2p`d\  
   E s:5yX!  
  「僅是發現了她,那為何這樣一個小鬼會想對你放毒?」 uzO {{S-  
   JkJhfFV  
  「好友說過,我不若你討人喜歡嘛。」神蠱溫皇眨眨眼,笑道:「這一點溫皇時刻銘記在心,不敢忘懷。你想想,苗王子多喜歡他的王叔,甚至連看到藏鏡人也還會笑,但就不喜歡我,唉,所以溫皇知曉,今天這事兒除了好友,再無人能勝任。」 QdirE4W  
   R'r|E_  
  千雪孤鳴惱了聲,無奈地說:「隨便你說,那你打算拿她怎麼辦?」 dZ-Ny_@&  
   %{Xm5#m  
  「自然是帶回神蠱峰,然後把三途蠱養大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旋身而走,「回去吧。」 Dn: Yi8=  
   Fr<Pe&dn  
  「溫仔,是說看你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……你帶過小孩嗎?」 0NVG"-Q  
   %odw+PhO  
  「呵呵,所以溫皇不正在借重好友的長才麼?」 ADTU{6UPS  
   uAChu]  
  狼主立刻叫道:「我拿小鬼沒輒!」 p$B)^S%0i  
   B6-AIPb  
  「嗯,那麼也許我可以請教藏鏡人,這女娃容貌端正,若不細看眼神,氣質也十分可取,或許藏鏡人會有興趣收為義女。」 O^y$8OKEi,  
   HE9. k.sS  
  「你還可以更煩人嗎?」千雪孤鳴忍耐道:「藏仔會把你拆成碎片。」 -=@K %\\~5  
   Lqg7D\7j  
  「我可不怕,反正藏鏡人早認為我就和好友你一樣麻煩,總有天會把我和你一同拆成碎片的。」神蠱溫皇一面說,一面笑得愉快,「在努力將彼此變成碎片之前定可以豁盡全力戰他一場,那也不錯,我幾乎無法想像屆時的畫面……」 (q055y  
   )kFme=;  
  他輕快的笑聲讓女童更往狼主懷裡縮去,甚至輕顫起來。 \?aOExG I  
   7$;c6_se  
  「夠了!」狼主拍拍女童的背安撫,「再說下去連我也想對你投毒,我可不要聽你的妄想,你也不要在這邊教壞小孩。」 77)OW $G  
   Z?vY3)  
  「那你想如何?要教好孩童,總要有個義父。」 pIk4V/ fy  
   T9aTEsA[U  
  「……你說要帶她回歸,卻不教養。」 LPtx|Sx![  
   wCqE4i  
  「要啊,」溫皇點點頭,「但她得喚我主人,將來替我辦事。收銀取命的事業,人手從來都是只少不多。」 F0DPS:c  
   fo/(()  
  聞言,千雪孤鳴翻了生平最大的一個白眼,「我早該知曉,對象是你,會無好會,宴非好宴!」 Nj! R9N  
   j(wY/Hl  
  神蠱溫皇但笑不語。 "a2H8x  
   Ktj(&/~}  
  而狼主見友人笑得眉眼彎彎,全身上下都表現得十分欠揍,忍不住冒出一句:「看你這副德行,藍白搭配的衣飾恐怕也會教壞小孩,我決定改色!」 I_{9eG1w?  
   C={sE*&dYX  
  神蠱溫皇對於狼主的決定不置可否,也無安撫友人的打算,他只是用執扇的手推了下狼主的肩膀,說:「走吧,回神蠱峰。」語落化光而去,留狼主在原地瞪著眼睛,一口惡氣無處宣洩。 2}W6{T'  
   f?oI'5R41  
   zwF7DnW<<  
   |qFN~!  
   SV$ASs  
   "'LOaf$X  
  狼主對著友人離去的方向惡聲道:「總有一天教訓你這隻心機溫!」 TU^tW  
   &QHA_+88W  
   vErbX3RY2  
   vM$#m1L?  
   zjhR9  
   {;wK,dU  
   "1\RdTw  
   yM\tbT/l  
   b]s%B.h  
   |Cxip&e>  
   5#A1u Nb  
   #gr+%=S'6C  
   [~&:`I1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>H]|A<9u(  
        某溫:來吧羅碧好友,既然這世間如此無趣,我們何不著手,努力將彼此拆成碎片?>/////< ]f+D& qZ B  
        某藏:滾!= =凸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2%yJo7f$[  
N~KRwsDH  
指尖之交【八】 :NyEd<'  
1KR|i"  
.qPfi] ty  
^<Tp-,J$EN  
EQhV}9  
  "{xv|C<*n  
  於是女童自此留在神蠱峰,而為了觀察三途蠱,千雪孤鳴開始頻繁造訪神蠱峰。 =8 D4:Ds  
;i?!qB>baX  
   1}M.}G2u/  
  那天狼主與溫皇方才檢查完三途蠱的情況,並且採了些血打算做進一步研究,千雪孤鳴突然道:「是該取個名字。」 YU,:3{9,  
   |;-r};  
  聞言,神蠱溫皇哈地笑了,「好友,莫不是你的風流債,終於修成正果。」 # Kr.!uD  
   -d)n0)9  
  「我呸,你這隻心機溫腦子有夠不端正,我是說,給那小鬼起個名兒。」 jch8d(`?d  
   itgO#(g$Q  
  「你是說三途蠱。」 i?=.; 0[|  
   X($SBUS6  
  「對啊,你叫她用『妳』,叫我用『你』,你來你去,也不知到底叫誰。」 mcG$V0D <{  
   4T E ?mh}  
  「好友,三途蠱可不是寵物。」 #L$ I %L"  
   wO%:WL$5  
  狼主用一個白眼回應。 T+D]bfjr&&  
   fMaNv6(  
  「……好吧,你是認真的。」神蠱溫皇說著擺弄起文房四寶,不在乎道:「你是義父,可以取個有你們家族風格的名姓。」 0Wm-` ZA  
   mIo7 K5z{  
  「例如什麼,說來聽聽。」 ;BVhkW A  
   =7,U qMl_  
  「我並無想法,是你提說要取。」 /D+$|k mW]  
   W2N7  
  「我是義父,你是主人,也可用你的風格起。」 aB'@8[]z  
   4] 1a^@?  
  「我可以『三途蠱』稱她,以『好友』稱你,好友認為如何?」 qQvb;jO  
   -`EoTXT*U  
  千雪孤鳴啐了聲,「你的文采呢,溫皇?」 3>Snd9Q  
   H/Q)zDP  
  「取名尚要引經據典,此處便不會稱作神蠱峰了。你不如去問問藏鏡人。」 o hlVc%a  
   ]H2aYi$  
  「溫皇啊,沒有人期待你變得越來越無聊,拜託你收斂一點。」 Ghc0{M<  
   Q$j48,e  
  神蠱溫皇笑,「藏鏡人自是想不出的,但他此回任務有赫蒙少使同行,狼主一開口,那位年輕人絕對能給你一個絞盡腦汁引經據典,說不準還測算過兇吉的名字。」 2,0F8=L  
   J}CK|}  
  狼主一面覺得這個建議似乎可行,一面又覺得也許交代赫蒙少使又太過了,而且自己才是當人義父的那位…… W|U1AXU7/  
   [^~9wFNtd  
  「我看好友先行動身,拜訪藏鏡人吧,」見千雪孤鳴鎖起了眉間,溫皇悠悠道:「你路上可以慢慢想,順便請託藏鏡人,幫忙取九葉護心蓮。」 It-*CD9  
   GGtrH~zx  
  「幹嘛要藏仔取?你這麼閒,何不運動一下?」 9YhsJ~"Q  
   ^j}sS!p  
  「藏鏡人會經過雲夢深淵,可順路取蓮。好友何必讓我千里奔波?」 Mk?I}  
   Xs@ ^D,  
  狼主瞇起眼,「那你又何必讓我獨自千里奔波?不如你我同去找藏仔。」 ?UDO%`X  
   ':4pH#E  
  「藏鏡人出征之前,此時……不恰當啊。」 ]5/U}Um  
   F9r*ZyNlx  
  「如何說?」 V}+;b bUc-  
   dC#\ut%l  
  「打擾好友與你的戰神說體己話,我總是十分愧疚。」 |3ETF|)?  
   .+h pxZ  
  「你……你……!再、會!」千雪孤鳴顫抖著旋身欲走,卻又硬逼自己停下腳步,「好你個心機溫,我這次不會再被你噁心走了!藏仔此次軍務不知是急是緩,就算能抽身去取,也不知何時能送來,你若要用在小鬼身上,不怕耽誤了時辰?」 8-YrmP2k  
   QPE.b-S  
  「藏鏡人自然無法送來,只能勞好友擇日攜回。」 Ct+%  
   r0 C6Ww7u  
  「你知道藏仔軍務的行程?」 a@ }r[0O  
   'fFdqsXr  
  「不知,但我知曉藏鏡人不知神蠱溫皇所在,更不知世上還有一處神蠱峰。」 [d>yo_iB  
   'PYqp&gJ  
  「你怎麼沒跟他說?」 N o\&~  
   h xJgxM  
  「因為三途蠱在此,而好友你,總要溫皇別拿三途蠱去煩羅碧……況且羅碧不曾問過我的行蹤。」 2!?z%s-S  
   ld:alEo  
  狼主哼聲,「那好,我去找藏仔,告知他你的所在,然後再去取蓮。」 X>8?p'*  
   V_622~Tc/[  
  「千雪,讓我保存一些神秘感不好麼?」神蠱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我現在全付心神都在三途蠱上,對於藏鏡人可能丟來的麻煩分身乏術啊。」 L b;vrh;A  
   /C2f;h(1  
  「藏仔有什麼麻煩?」狼主疑問。 yUwgRj  
   L#q9_-(#  
  「現下無,不代表未來沒有。」 u;qMo`-  
   y]f^`2L!8>  
  「他幾時喜歡來討你的援手了?藏仔說過,只要想到你找人練招時的表情,他就頭痛想殺人。」 H<7DcwXv  
   13_~)V  
  「原本是不喜的,」溫皇用眼尾睨著千雪孤鳴,「但自從有人多話,告知羅碧某年某月怒潮天瀑下,他欠了我七日七夜的天大恩情後,羅碧就變得十分喜歡佔我便宜,時不時要毒要計要苦力。」 e - ]c  
   Mq lo:7 ^F  
  千雪孤鳴頓時笑瞇了眼,「很好,那表示藏仔開始喜歡你了。」 :_,]?n  
   |abst&yp  
  回想起藏鏡人數次將麻煩要求扔給他然後轉頭就跑的土匪行徑,神蠱溫皇埋怨道:「偽善不欲人知才是互助的美德,好友因何要多話?況且七個日夜的恩情你也有份,為何羅碧只佔我便宜?」 'qF3,Rw  
   7h#faOP  
  「因他有求於我,本狼主樂意相助,並不覺得被佔了便宜。你知道,本狼主沒有你懶惰的天性。」 /uXRZ  
   &DQ4=/Z  
  「你說我如果藉此衝他發怒,藏鏡人會不會使盡全力與我對招?」 &}6ES{Nr8  
   C6V&R1"s  
  「藏仔只會在交代完你所謂的麻煩後,離開得更快。因為你更麻煩。」 KD"&_PX  
   QJIItx4hE  
  「千雪,」溫皇看著狼主,半真半假地嘆息,「你為何要多話?」 +fP/|A8P  
   `\F%l?aY  
  「只因我不想讓你有機會,在往後哪一次羅碧必須拒絕你時,拿這個恩情來壓他。」 *&dW\fx  
   9oz(=R  
  神蠱溫皇將羽扇轉了一圈,「好友,你真誠實。」 0fPHh>u  
   bxhg*A  
  「是,效法好友誠以待人的品德。」 `zzKD2y  
   U.hERe ~X  
  「……我好像應該生氣。」 TI[UX16Tz1  
   j.;  
  千雪孤鳴嘻嘻一笑,輕推友人肩膀,「生氣那多累啊。我會親往取蓮回歸,並且對你的所在保密,好嗎?」 txml*/zL  
   s !hI:$J.  
  溫皇羽扇掩面,挑起眉峰,「嗯,我好像……還是應該生氣。」 ovDJ{3L6O  
   ."IJmv  
   &}nBenYp  
   -3G 4vRIo  
   a/QtJwIV  
   +HOCVqx  
   mvHh"NJ  
   kqKj7L  
  「何必如此?」狼主愉快地說:「羅碧開始喜歡你了,這不是很好麼。」 x)ddRq l  
   xS;|j j9  
   &Y54QE".  
   *L%6qxl`V  
   .3lGX`d{  
   aO.\Qe+j  
   7P<r`,~k-  
   oA4D\rn8"  
   Gb(C#,xbK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k}-yOP{  
       和正劇的設定衝突已經沒救了,我會努力減少。 (jU/Wj!q  
       但如果有會雷設定錯誤的朋友,請繞道而行,不好意思>”<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YE}s  
p'n4)I2#  
指尖之交【九】 3=  -pG  
R}:KE&tq  
w$|l{VI  
}-@4vl x$  
3WY$WRv  
  他夢到他們在大漠中前行。   BZv+H=b  
   :-`7Q\c}  
  他們。他和藏鏡人,可卻沒有千雪孤鳴。 up '  
   o4b~4 h{%  
 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,暴風挾帶砂石,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。他們在沉默中前行,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,被颳至天際。 ul f2vD  
   `Y=WMNy  
 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,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,竟是失去了感覺。 k0-G$|QgIp  
   9@ 16w  
   dq1:s1  
   qFQ 8  
   L6Wt3U`l  
  這是夢,他十分清楚。 `(6r3f~XJ  
   :!a 2]-D}  
   Nc Pgq?3p  
   2`GE  
   JO<wK  
 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,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,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,再不復見。 7pA /   
   0$+fkDf  
 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,而他們的腳步不停。 p[lNy{u~M  
   }]n$ %g (  
 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,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,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,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。 rNjn~c  
   uEyH2QO  
 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,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:別大驚小怪,我無事。 CC\*?BKj"  
   :l7U>~ o  
   "8^5>EJWv  
   5zFR7/p{  
   b"!Q2S~  
 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,他記得這種口氣。 >9RD_QG7  
   ae:zWk'!  
   OO?]qZa1  
   2C{H$ A,pW  
   +xc'1id@[  
 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。 '13ZX:  
   HV6f@  
  當日,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,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。 "qc6=:y}  
   :Mm3 gW)  
 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,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,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。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,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。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,接著越來越多,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。 E0 `Lg c  
   *@d&5  
 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,越來越密集,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,轉為雷火之聲,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。 *tm0R>?!  
   /mp*>sNr6  
  接著,轟然一響。 3 %.#}O,(  
   el:9wq  
   yHxosxd<*  
   CHV*vU<N  
   JK.ZdY%  
 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,連太陽也相形失色。 x\Z'2?u}  
   V+I|1{@i0  
   $.9{if#o&  
   6252N]*  
   .BFYY13H  
 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,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,天瀑之水,竟因此逆流千丈。 u|4$+ QiD  
   nu'M 39{  
 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,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「羅碧!」,他甚至無法回神。 q$aaA`E%  
   i\W/C  
 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,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,安放至岸上。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,他說:「內傷劇烈,心脈閉塞,命危、之相……羅碧啊,逞強會害死你自己,你為何這麼蠢?」 2(/g}  
   LVJxn2x6  
 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,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,卻異常平和。他斷斷續續道:「千雪……別……大驚小怪,我、無事。」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。 ?.D3'qv  
   d6W SL;$  
  「羅碧!羅碧!羅碧啊!!」 F^hBtfz  
   }<dRj  
 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,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,他的動作又快又穩,一隻手銀針飛閃,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。神蠱溫皇知道,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。 _Gu- uuy  
   B, 9w0  
 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。 b!)<-|IK  
   F$[ U|%*  
 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,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,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,便按下了他的掌背。  |jM4E$  
   |^A;&//  
  「溫皇,」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,「別添亂。」 9~l hsH  
   |O"lNUW   
  「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。」 -=(!g&0  
   a<@N-Exr  
  「是。但羅碧的心事,該要他自己告訴你。」 e#E2>Bj;  
   V =-WYu  
  「……好吧,那好友意欲如何?」 r fq;%C  
   4T=u`3pD7l  
  「勞好友貢獻行脈蠱,並往、咳!」語至中途,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。 n(el]_d  
   ?yj6CL(,  
  「千雪!」 e/^=U7:io  
   Hbpqyl%O>  
 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,不在乎道:「無恙,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,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。勞你往至王府藥庫,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。」 #b~JDO(  
   d20gf:@BM  
  「可以。」 W]nSR RWco  
   PnoPb k[<  
 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,待他取物回歸,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,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。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,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,狼主的臉色,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。 )LyojwY_g  
   lhkwWbB  
  溫皇見狀上前,手按藏鏡人背心,並輕輕將千雪推離。千雪孤鳴退了兩步,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。溫皇道:「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,何不稍事歇息?」 +gLPhX:`  
   y>aZXa  
  千雪沒有回答,他只說:「溫仔,千萬不要離手。」 |JVk&8 ?8  
   K5XK%Gl"  
  溫皇嘆了一口氣,「你應該運功療傷,以便稍後與我換手。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,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。」 u5Ftu?t  
   ^Y iJV7  
  「喔對對對,行脈蠱拿來!」 z5r$M  
   +*hm-lv?  
  「嗯。」 UNkCL4N  
   1SR+m>pL  
 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,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,用小刀割出道創口,填入行脈蠱。 tz&y*e&  
   .3MIcj=p  
 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,像是自我安慰。狼主說:沒問題的,羅碧,你很強韌,你會沒事。 !OuWPH. :  
   yn/rW$  
   ]._LLSzWhg  
   Xt'sQ}  
   &Ky_v^  
   npNB{J[  
  最終,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,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。 |USX[j m\  
   (1NA  
 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,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,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,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。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,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。 b&5lYp"d  
   U\sHx68  
   B0ndcB-  
   xQ'2BAEa  
   T0]*{k(FR  
  事後,神蠱溫皇想,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,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。 dS5a  
   HX6Ma{vBk  
 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,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,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,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。 bk\yCt06y;  
   }nMPSerE  
 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,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,直到之後某日。 59Gk3frk(  
   %bdjBa}  
 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,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「指派任務」後,不等回應便離開。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,暗自反省衝動無智,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。 |#*'H*W  
   \2vg{  
  然而,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,不知為何,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。 0p@k({]<  
   eBJUv]o %  
   oy;K_9\  
   1\r|g2Z :  
   %b^OeWip  
   OGY"<YH6  
  * * * Wn>@9"  
   ;q1A*f\:#  
   "jaJr5Wv=y  
   XJ Iv1s\g  
   7^Yk`Z?|a  
   raQ7.7  
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。 -$,%f?  
   -uH#VP{0M  
 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,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。 bTSL<"(]N  
   @p|$/Z%R,  
 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,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,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,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。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,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。 W k}AmC  
   M+!x}$ &v  
  此時,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。 b,IocD6v;P  
   wap3Kd>MP  
 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,女童此時睜眼坐起,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。 Vj!rT <@  
   ?J,AB #+  
  她說:「有人、流血。」 :5yV.7  
   -<#!DjV6(  
  女童才開口,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,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,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。 Y+qQIMZ  
   1J? dK|% b  
 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。 :L 3&FA   
   n& $^04+i  
 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。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,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,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,但藏鏡人彷若未察。 4"= Vq5  
   |7@O( $b  
 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,開口:「溫皇,千雪傷勢沉重,你快看看。」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,表情也被面罩遮掩,但他眸色深黑,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。 $Q+s/4\  
   /b;K  
  神蠱溫皇點頭,將傷藥、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,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,「你自己處理傷勢,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,我只需你讓出空間。」溫皇頓了下,又說:「妳,」 g-vg6@6  
   *xR 2)u  
 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。 B ZMu[M  
   =xianQ<lK  
 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:「去燒幾盆熱水來,要燒開。」語畢,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,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,狼主悠悠轉醒。 e &9F\e  
   ug`NmIQP  
  「是你啊溫仔,」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,「藏仔沒死吧?」 k#:2'!7G  
   iGXBqUQ:  
 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,「我無恙。」 EN !?:RV  
   kJ)gP2E  
  溫皇則說:「我看他有恙,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。你們真是狼狽。」 /\Q*MLwD  
   cyd~2\Kv~  
  「哈……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、噁心我,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。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,這般模樣,已算乾淨俐落。」 _U)%kY8  
   %zo= K}u  
  「可惡!本座定會揪出內賊,報復到底!」 l)+:4N?iVv  
   F:37MUQi  
  「天啊,」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:「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。」 ?HR%bn gK  
   ZYtiMBJ  
  溫皇笑,「好友看來精神尚可,不錯,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。」 W$?e<@  
   19d6]pJ5  
  「說。」 CHaE;olo  
   8TZENRzx-|  
  「目前看來,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,而後續的藥物調理,你可以自行處置。」 eXy"^x p^  
   -)w]a{F  
  「但是?」 S]2 {ZDP  
   w}<^l  
  「但是千雪,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,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。」 [N|xzMe  
   N\R=cwk  
  「溫仔啊,以你的實力,這會有什麼問題?」 %<}=xJf>1  
   A 0#Y, 1  
  「只怕一時不慎,緊張失手,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。」 &:!ij  
   -i_En^Fi  
 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:「如此情況,你們還有心情嬉鬧!」 Q\#UWsN(T/  
   1!/-)1t  
  「大膽溫皇,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,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?」 eF1.VLI  
   .5g}rxO8  
  「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,監督我落針。但這會非常痛。」 %3,xaVN  
   /2h][zrZ[.  
  「你以為本狼主是誰?」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,「怕痛是烏龜!」 2X_>vIlEm  
   .;slrg(5F  
  「很好。」神蠱溫皇正色,「羅碧,將他壓緊。千雪,盡可能不要掙扎,事後……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。」 #`j][F@N  
   aQh?}=da  
   g8Aj `O  
   b"P&+c  
   Dqr9Vv  
   %Qd3BZ  
  聞言,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,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,說:「我會盡全力。」 ` @>ZGL:  
   @Mr}6x*  
   ux&:Rw\  
   \^m.dIPdO  
   1 mHk =J~  
   K#;txzi  
   &vkp?UH  
   *JS"(. '(  
   kDg{ >mf  
   fOJj(0=y  
   1)gv%_  
   (L:`o jiU  
   aa!a&L|!  
   {\luieG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?d#Lr*m  
  新年快樂~和大家拜個早年! G ;jF9i  
-P*xyI  
 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>”< \ bC}&Iz6  
  根據官方設定,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。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(錯),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。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

離線skygodvv
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2015-09-26
+io;K]C  
nQ:ml  
指尖之交【十】 X{0ax.  
Paae-EmC  
<Cf7E  
g_rA_~dh  
1TK #eU  
  但那真的太痛了。 yRgDhA  
3Eb nZb  
*b$z6.  
  千雪孤鳴幾乎是在落針結束的同時脫力昏迷,待他醒來,時值深夜,案上留著一盞燭光,女童大大的雙眼正對著他。 5@w'_#!)  
. 1{vpX  
  千雪孤鳴微微一笑,沙啞地問:「這麼晚了,妳不睡在做什麼?」 v`z=OHc  
~ERRp3Ee ?  
  女童沒有回答,只是捧了水和丹藥到床邊,「他說,如果你醒來,要吃這個。馬上要吃。」 ?`vM#)  
>)AE |j`  
  狼主從善如流地服藥後,又問了一次,「謝謝妳等我醒來,妳剛才在做什麼?」 J[<D/WIH  
tF#b&za  
  「在畫畫。」 tj"v0u?zW  
%S(#cf!HP  
  「可以讓我看看嗎?」 /ygUd8@  
C$AIP\j- )  
  女童想了片刻,才從桌上取來一張紙。「蝴蝶,以前哥哥有教,畫蝴蝶。」 .J<qfQ  
T>%uRK$  
  「妳喜歡蝴蝶?」 _Cv[`e.  
NE; (..  
  「喜歡蝴蝶。」女童認真地應。 ZZ]OR;8  
Mu_mm/U_  
  狼主忍不住伸手撫摸女童的頭髮,「那以後就叫妳鳳蝶。鳳蝶,妳該睡了,孩童在這時辰應當睡覺,來跟義父一起睡。」 % L %1g  
:N+#4rtgUY  
  「義父。」鳳蝶表情茫然地重複。 },n,P&M\`  
'sjJSc  
  狼主指指自己,「妳的義父。來,」他伸手將鳳蝶抱起,取下她的布鞋,將她放在內側的寢具裡,「義父累了要休息,鳳蝶也一起歇息。」 V\rIN}7  
! 6p)t[s  
  「……義父因為受傷所以很累嗎?」 o $HJg  
`%mBu`A  
  「睡起來就好了。」千雪孤鳴替鳳蝶壓實被角,以掌風滅去燭光。 >jrz;r  
SqA+u/"j2  
[! dnm1   
 +,F= -  
0oi5]f6g?8  
  睡意朦朧間千雪孤鳴想,原來女兒,就是這樣的。  BJO~$/R?v  
   pRxlvVt  
   Kz3h]/A.  
ev;5 ?9\E  
tEWj}rX   
*p#YK|  
7AtXG^lK  
  千雪孤鳴睡得並不安穩,所以溫皇剛靠近寢間,他便醒了。 J\dhi{0  
qq9tBCk  
  那時,天光已亮。 xBI"{nGoN  
aIt 0;D  
  「好一幅父慈子孝天倫圖,千雪吾友,這是已經開始養兒防老了?」 _"w!KNX>(~  
sei!9+bZr  
  千雪孤鳴原本懶得理會,但神蠱溫皇話說完馬上替自己倒了杯茶,慢悠悠地等著,而狼主實在沒有休息時被觀賞的興致。他將貼在自己肩上的女童輕挪到枕上,才起身。 sm&rR=b  
ry'^1~,  
  「原來你當初要我抱鳳蝶回來,便是打著養兒防老的算盤。」 Jn:GA@[I  
ZV<y=F*~f  
  「我養的可是三途蠱。」 %C E@}  
Ko]h r  
  「她現在叫做鳳蝶。」 E?q'|f  
-ZoOX"N}  
  「喔。」 IO&#)Ft  
(zLIv9$  
  「喔什麼喔,說好的獎勵咧?」 4#7@KhK}  
~ {7N TW  
  「什麼獎勵?」 QsF<=b~  
^nm!NL{z^  
  「都坐在那兒喝茶了還裝傻,」狼主沒好氣地說:「羅碧的秘密。」 owY_cDzrH  
0!'M#'m  
  「哈,那其實也沒什麼。」 3]]6z K^i  
cCbr-Z&  
  「快、說!」 BiLreZ~"  
uy-Ncy  
  「你是否記得當年你要我隨他出征,那時羅碧寧可己身染毒,也要救一個羅家的表親?」 ?QIQ,?.  
yExyx?j.  
  「我記得。」 Rw=E_q{  
}]GK@nn7  
  「羅碧維護的不是羅家的表親,而是羅天從副將燕定飛的遠房表親。我原來無意細想這件事,因為這好似有些無聊……」神蠱溫皇意有所指地掃了千雪孤鳴一眼,只見狼主沉下視線,收斂了表情,「無奈苗疆不曾忘懷燕家滅門悲劇,人說燕定飛中了中原陰損之招,致使神識大亂,瘋狂殘殺數百人,而後崩潰自盡,我想、」 ]<_!@J6k  
KeOBbe  
  「別說了。」千雪孤鳴打斷他,語調甚至染上嚴厲。 C`_D{r  
.&Gtw _  
  「我想,」神蠱溫皇依然續道:「羅碧必定曾親口向你訴說真相,你早已知曉這個秘密。」 l3|>*szX  
_,?HrL9  
  「溫皇,此事不宜宣之於口,任何時候,都不應說。」 b2f2WY |z>  
z'K7J'(R  
  「溫皇生性懶散,也無廣而宣之的興致。」 xENA:j?kF  
vlyNQ7"%  
  「別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。」 R#bV/7Ol  
JJOs L!@  
  「呵,我自然喜歡讓秘密維持秘密。好了,你的鳳蝶在看你,還不整整你那張臭臉。」 RXvcy<  
by ee-BU  
  這時溫皇與狼主的視線都集中到鳳蝶臉上,鳳蝶緩緩眨眼,面無表情地開口:「義父生病吃粥,鳳蝶煮。」 n ,%^R  
a2)*tbM 9\  
  千雪孤鳴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「鳳蝶真乖。」 H t$%)j9  
jo:p*Q "F  
  「主人我也尚未用早膳,鳳蝶一併煮了。」 md_s2d  
k)_#u;qmG  
  鳳蝶沒有回應,只是對地面點點頭,然後爬過狼主往外走。 l%w|f`B:  
n9yv.p]  
  「回歸正題,好友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 !}m 8]&  
F&Z>B};  
  「尚好。」千雪孤鳴說著主動抬手,讓神蠱溫皇為自己診脈。 ,FPgs0rrS  
z`6KX93  
  「嗯……」 PkO(Y!  
artS*fv3r  
  「對了,」狼主突然又說:「她以後要跟著我學刀。」 I!%@|[ Ow  
U_04QwhK7  
  而神蠱溫皇睨他一眼,「寶典武學何時可外傳了?」 *V+fRN4 W  
+<#-52br\  
  「我又不只會寶典武學!」 A-5%_M3\G  
Yi,um-%  
  「那些不如飄渺劍法,沒什麼意思。」 >m46tfoM  
!ym5' h  
  「你什麼意思啊?!」 D-/A>  
n+w>Qz'  
  「意思是鳳蝶不如跟著我學用劍。」 m[rJFSpef  
Z7/lFS'~N  
  「哼,我們等著看鳳蝶想跟誰學。」 EJsb{$u  
^|2qD: ;  
  「我們不如開場賭注,誰先解了三途蠱對宿主的危害,誰就有權先教鳳蝶武藝。」 3Hr%G4  
bjZ?WZr  
  「『先』教?」 ?6gI8K6X  
/6fsh7 \  
  「若說輸的人自此承諾對鳳蝶的武藝不插手,那種承諾,口是心非。」 :8FH{sqR  
v}U;@3W8U  
  「你這話……在理。」千雪孤鳴無奈承認。 ~drNlt9jf  
6\L,L &  
  「賭嗎?」 >jIc/yEYKI  
j&r5oD;  
  「賭了。」 pbNVj~#6  
ZzY6M"eUXD  
  「那你可要努力了。」 -ydT%x  
`Bx CTwc  
  「滾!」 O-RiDYej  
3z#16*  
  「你得親自動手請我滾才行,或者你要對你的戰神撒撒嬌,讓他為你動手。」 b@k3y9 &  
BQ(`MM@  
  「我想吐!不過這招已然激不了我。」 UaB!,vs3st  
d+kIof,  
  溫皇沒有回應,他只是抿茶但笑不語。千雪孤鳴正奇怪友人此回鳴金收兵得特別早,便見藏鏡人提著一鍋白粥掀簾而入,憂心地問:「是否因陽虛發熱以致反胃?」 z\a#"2(G.  
5_PD ?lg  
  狼主橫了桌邊某人一眼,攤手答:「是虛了點,但養幾天就好啦。倒是你,肩處傷口見骨,在你背上時根本枕在一灘血肉旁,過來我看。」 )Fbkt(1  
!GO4cbdQ  
  「不必,傷處已經處理。」 Ood&cP'c  
:jA~zHO  
  「過來我看!」 #R &F  
Pp?J5HW  
  「別囉嗦。」 Gg_i:4F  
_d: l1jD  
  「你肩傷嚴重,今日卻仍壓著戰袍到處走,你、你怎會這麼蠢?」 0HE@L_$;2  
&BP%~  
  「本座回營善後,不著戰袍成何體統?千雪,我無恙。」 0nC%tCV'  
\ ^_3Yw  
  「你你你……!唉!說不過你。」 }I !D65-#'  
)g)X~]*  
  「鳳蝶,」看戲看夠了的溫皇說:「再取一副碗筷給妳羅碧前輩。」 S?&ntUah  
8^2Q ~{i  
  「羅碧,留下用膳。」 `uY77co6  
HI55):Eb  
  「嗯。」 ]wZG4A  
N|wI=To  
  M,zUg_ @  
  那日早晨,鳳蝶為有傷在身的義父熬了一大鍋白粥。 dG\dGSZ\h  
46sV\In>?  
  只有白粥,鍋底還燒糊了。 ;>bcI).  
; &$djP  
  藏鏡人對吃食毫不挑剔,落座後自自然然地喝粥。 ~0eJ6i  
u.43b8!  
  神蠱溫皇對吃食是否挑剔無人知曉,但其面不改色的功力也無人會懷疑。 M, f6UYo=  
q &#f#Ou  
  只有千雪孤鳴,他愁眉苦臉地喝著帶焦味的白粥,喝得身心靈都空虛了起來。而身側的鳳蝶看了他許久,最後問:「義父,不喜歡、粥?」 r Z%l?(  
{wVj-w=<W  
  身心空虛的狼主一面空虛一面又覺得鳳蝶實在可愛,只得笑著說:「喜歡啊,我們家鳳蝶會熬粥,太厲害了!」 \b6H4aQii  
%v5IR  
{oOzXc6o  
VXX7Y? !  
  鳳蝶靦腆地微笑,「那義父多喝。」 8cI<~|4_  
G&,F-|`  
  「……好。」 g$+ $@~  
/{il;/Vj  
3 vr T`  
^26vP7  
f_'#wc6  
3M~*4  
d^pzMaCI  
HFlMx  
<9Sg,ix't  
3;v%78[&P  
  --------------------- 'Sk-L 5  
  溫某人站起來啦!!(頂鍋蓋)
長空不礙白雲飛。